邮刊第4期

列印

德教會資訊
News of  DE JIAO HUI
東馬德教宣教工委會出版
歡迎轉發
http://www. dejiaohui.org

投稿: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郵刊第4期目錄2012227日出版

主題:中華十大義理 (卷七)

論壇:中国传统家训的孝道教化及其现代意蕴

鸞音:德教儀禮是用-扶鸞儀禮

育化:心靈驛站 24

育化:《孝經》淺解 天子章第二

育化:《孝經》淺解 天子章第十八

悲心:紫輝閣德教會布施

悲心:拿笃德敎会紫瑜阁 赠医施药

 

主题

中華十大義理 (卷七)

陳傑思

卷七               

題解:孝是最具中國特色的精神。中華孝道的內涵是:贍養父母長輩;敬愛父母長輩;繼承父母之志;祭祀祖先,承襲祖先之德;事親以禮;不自取其辱,不輕生毀己,以免危及父母;從義不從父,從道不從親。在實踐中出現的問題是對長輩的無條件服從,對晚輩的權利與人格的不尊重,尊卑觀念嚴重,男尊女卑現象突出,必須根據仁、義、智、毅的原則進行糾正。宣導“孝”的精神,可以養成中華民族踐行孝道的民族品格。

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孝經‧三才章》)

譯:孝道是天經地義的,是人最重要的品行。

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孝經‧聖治章》)

譯:天地之間,人是最寶貴的。人的德行,最大的就是孝。

故父母之于子也,子之于父母也,一體而兩分,同氣而異息。若草莽之有華實也,若樹木之有根心也,雖異處而相通,隱志相及,痛疾相救,憂思相感,生則相歡,死則相哀,此之謂骨肉之親。(《呂氏春秋》卷九)

譯:所以父母對於子女,子女對於父母,由一個整體而分開,同一血脈而氣息不同。就像草木有花朵和果實,就像樹木有根,雖然在不同的地方而實際上是相通的,隱約之中意氣相互連結,患病時互相救治,憂慮時互相感應,活著時一起高興,死亡時相互哀悼,這就是骨肉之親。

一、贍養父母

世俗所謂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從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鬥很,以危父母,五不孝也。(《孟子‧離婁下》)

譯:世人認為不孝的表現有五種:四肢懶惰,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一種;喜歡下棋喝酒,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二種;貪圖錢財,偏愛妻室兒女,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三種;放縱耳目的欲望,父母因此受恥辱,這是第四種;逞勇敢好鬥毆,使父母遭受危害,這是第五種。(很:同“狠”。戮:羞辱,恥辱。)

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斂手足形,還葬而無槨,稱其財,斯之謂禮。”(《禮記‧檀弓下》) 譯:子路說:“傷心啊,貧困!活著的時候不能好好贍養,死的時候不能按禮制來安葬。”孔子說:“吃豆類喝清水,盡情歡樂,這就是孝。以衣棺斂其身體,迅速下葬,不必有棺外的套棺,與家中的財產相稱,這就是禮。”(啜[chuò]:吃。菽[shū]:豆類。槨[guǒ]:棺材外面套的大棺。還:迅速。稱。相稱;斯:這。)

二、尊敬父母

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論語‧為政》)

譯:現在人們把能贍養父母就當作是“孝”。然而,人們也能養狗、養馬。如果贍養父母沒有尊敬之心,那麼,這與養狗、養馬有什麼不同呢?

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孝經‧紀孝行》)

譯:孝子對待父母,平時要表現得恭敬,贍養父母要表現得愉快,父母生病時要表現得很擔憂,父母去世要表現得很悲哀,祭祀父母要表現得很莊重。

孝子之有深愛者,必有和氣;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禮記‧祭義》)

譯:孝子對父母有深深的愛,必定有溫和的氣象;有溫和的氣象,必定有喜悅的臉色;有喜悅的臉色,必定有柔順的容顏。(婉:柔順。)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不辱,其下能養。”(《大戴禮記》卷四《曾子大孝》)

譯:曾子說:“孝道有三種:最高的孝行是發自內心地尊敬父母,其次是不讓父母受到羞辱,最下等的就是僅僅贍養父母。”

君子之孝也,忠愛以敬。(《大戴禮記‧曾子立孝》)

譯:君子的孝,有忠、愛、敬的感情。

養可能也,敬為難;敬可能也,安為難;安可能也,久為難;久可能也,卒為難。父母既沒,慎行其身,不遺父母惡名,可謂能終也。(《大戴禮記‧曾子大孝》)

譯:贍養做到了,尊敬就變得難了;尊敬做到了,使父母安樂便成為難事了;使父母安樂做到了,能否使父母長久安樂又更難了;讓父母長久安樂做到了,父母去世後要做好就更難了。

父母已經去世,自己慎重行事,不給父母留下不好的名聲,這就是能夠善始善終了。

子雲:“小人皆能養其親,君子不敬何以辨!”子雲:“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

([漢]鄭玄《纂圖互注禮記》卷十五《孔子閒居第二十九》)

譯:孔子說:“小人也能贍養他的親人,如果沒有敬意,那麼怎麼區別君子與小人呢!”又說:“父與子位置不同,只有用深深的敬意來對待父母。”

父母呼 應勿緩 父母命 行勿懶 父母教 須敬聽 父母責 須順承

冬則溫 夏則凊 晨則省 昏則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業無變

事雖小 勿擅為 茍擅為 子道虧 物雖小 勿私藏 茍私藏 親心傷

親所好 力為具 親所惡 謹為去 身有傷 貽親憂 德有傷 貽親羞([清]李毓秀《弟子規》)

譯:父母叫喚時,不要慢吞吞地答應;父母交辦的事,必須趕快去做,不要偷懶;父母教導時,必須恭敬聽取;父母責備時,應當順從並且承擔責任;

冬天要留意父母是否得到溫暖,夏天要考慮父母是否感到涼爽。每早應向父母問好;傍晚要向父母問安。外出時要告訴父母,回家以後要面見父母。日常生活起居有規律,所從事的事情不隨便改變。

家中事情雖然很小,不要擅自做主;假如任意而為,就有損於為子之道。東西雖然很小,也不要偷偷地私藏起來,如果私藏起來,父母心裏會難過。

父母所喜愛的,應盡力提供。父母所厭惡的,應小心排除。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會給父母帶來憂愁;自己的品格有了缺陷,會讓父母感到羞辱。

三、繼承父志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論語?學而》)

譯:父親活著的時候,要看他的志向;父親去世後,要看他的行為;長期不改變父親所走的正道,這就可以叫做“孝”了。(沒:去世。)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論語‧學而》)

譯:曾子說:“謹慎地辦理父母的喪事,虔誠地祭祀祖先,民眾的道德就歸於淳厚了。” 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經·開宗明義章》)

譯:孝,是道德的根本,教化由此產生。

繼父志,揚祖德,此誠孝子順孫之道也。([唐] 白居易《白氏長慶集》卷二十四《碑銘並序》)

譯:繼承父母的志向,發揚祖輩的優良品德,這確實是孝順子孫都應做到的普遍準則。

四、自尊自愛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孝經‧開宗明義章》)

譯:自己的肢體、頭髮和肌膚都是從父母那裏得來的,不敢毀壞,這是孝行的開端;為人處世能行正道,使自己揚名後世,從而使父母榮耀,這是孝的高級境界。

曾子曰:“父母生之,子弗敢殺;父母置之,子弗敢廢;父母全之,子弗敢闕。故舟而不遊,道而不徑。能全肢體,以守宗廟,可謂孝矣。”(《呂氏春秋》卷十四《孝行》)

譯:曾子說:“父母生下自己,兒女不敢自殺;父母養育了自己,兒女不敢自暴自棄;父母保全了自己,兒女不敢損傷。所以走水路時乘船而不游水,走陸路時走大路而不走小路。能使身體完好無損,以便守住祖廟,就可以叫做孝了。”

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禮記·祭義》)

譯:不辱沒自身,不讓親人為自己感到羞恥,可以叫做孝了。

君子一舉足,不敢忘父母;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一舉足,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徑,舟而不遊,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也;一出言,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及於己,然後不辱其身,不憂其親,則可謂孝矣。(《大戴禮記‧曾子大孝》)

譯:君子一舉一動都不敢忘記父母,一言一語也不敢忘記父母。舉手投足不敢忘記父母,所以走大道而不走小路,乘船而不游泳,不敢用父母所給予的身體去冒險;說話時也不敢忘記父母,所以傷人的惡語便不會說出來,憤怒、怨恨的話也不會落在自己的身上。這之後才可能做到不侮辱自己的身體、不讓親人擔憂,如此才可稱之為孝。(徑:小路。殆:危險。忿:憤怒。)

五、遵循正道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侍奉父母時也應該委婉地勸說父母。當父母不能接納自己的勸說時,也應該仍然保持恭敬的態度,不違背禮儀,即使辛勞也不要怨恨。”(幾:輕微,婉轉。諫:勸說。)

入孝出弟,人之小行也;上順下篤,人之中行也;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人之大行也。(《荀子‧子道篇》)

譯:孝順父母,敬愛兄長是小德行;順從于長輩,愛護晚輩和幼小是中等德行;遵從道義而無法順從君王,遵從道義而無法順從父母,是最大的德行。(弟:通“悌”,順從和敬愛兄長。)

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悅則複諫。([漢] 鄭玄《纂圖互注禮記》卷八《郊特牲第十一》)

譯:父母有過錯,晚輩就應該用謙恭的口氣、和悅的臉色、輕柔的聲音來進行勸說。如果父母不聽勸說,就尊重他們,孝敬他們,等到他們高興了再勸說。(怡色:和顏悅色。)

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于父。(《後漢書‧仲長統傳》)

譯:父親有爭辯的兒子,自身就不會陷入不義之中。當父親有不義行為時,做兒子的不能不向父親爭辯。

六、祭祀祖先

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禮記‧祭統》)

譯:祭祀,是用以追念養育之恩,發揚孝道的。

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禮記‧檀弓》)

譯:祭祀之禮,與其恭敬不夠而禮節多,不如禮節少而恭敬多。

七、事親以禮

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論語‧為政》)

譯:孔子說:“父母活著,按照禮的規定來侍奉;父母死了,按照禮的規定來安葬,按照禮的規定來祭祀。”

盡力而有禮,莊敬而安之。(《大戴禮記‧曾子立孝》)

譯:盡力伺奉而且按一定的禮節,莊嚴恭敬而使之安樂。

八、真誠孝親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父母的年紀不可不知道。一方面[因其高夀] 感到喜悅,一方面 [因其高夀] 感到擔心。”(年:年齡。)

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論語‧陽貨》)

譯:孔子說:“宰我是個不仁之人啊。子女出生後三年,才能脫離父母的懷抱。為父母守喪三年,是天下通行的規則。難道宰我就沒有從他父母那裏得著三年懷抱的愛護嗎?”(期:音基,同“朞”,一周年。旨:美味。)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孝乎?”(《論語‧為政》)

譯:子夏詢問孝道。孔子說:“難就難在和顏悅色。有了事情,讓子女去效勞;有了酒食,讓長輩來享用,這就認為是孝道嗎?”(先生:此指長輩。饌:音篆,吃喝、享用。曾:釋為乃。)

人之孝行,根於誠篤,雖繁文末節不至,亦可動天地,感鬼神。([宋] 袁采《袁氏世範》卷一)

譯:人的孝行,最基本的是真誠深厚,即使是繁雜的禮節沒有做到,也可以驚天地,泣鬼神。

九、為親解憂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父母在世,自己不出遠門,出遊必須有明確的方向。”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論語‧為政》)

譯:孟武伯詢問孝道。孔子說:“唯恐讓父母擔憂子女的疾病。” (其:人稱代詞,指子女。)

十、忠孝一體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論語‧學而》)

譯:君子致力於培植根本,根本培植起來了,為人之道才會產生。孝敬父母,敬愛兄長,這就是仁道的根本吧!(弟:同“悌”,音替,意即弟弟善事兄長。)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論語‧學而》)

譯:孔子說:“年紀幼小的人,在家孝敬父母,外出敬愛兄長;做事謹慎,誠實可信,博愛大眾,親近有仁德的人。做到了這些之後還有剩餘的時間和精力,就再去學習文獻知識。”(以:用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盂子‧梁惠王上》)

譯:孝敬我的老人,推及到孝敬他人的老人;慈愛我的晚輩,推及到慈愛他人的晚輩。

子曰:“愛親者,不敢惡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愛敬盡於事親,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蓋天子之孝也。”(《孝經‧天子章》)

譯:孔子說:“愛自己親人的人,就不會厭惡別人;尊敬自己親人的人,也不會怠慢別人。以親愛恭敬之心盡力地侍奉雙親,而將德行教化施之于百姓,使天下百姓遵從效法,這就是天子的孝道呀!

中国传统家训的孝道教化及其现代意蕴

陈延斌 (徐州师范大学伦理学与德育研究中心)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崇尚孝道的民族。史料记载尧帝就曾命令舜推行包括“子孝”在内的“五典之教”,此后重视孝道教化一直是我国的传统。孝道文化通过诸种教化途径渗透于国人的道德观念和立身处世的人生态度之中,而家训就是传统孝道传播、发展的重要载体和有效途径。因而,研究传统家训孝道教化对于我们今天的孝德文化建设和家庭美德建设无疑具有积极的现实价值。

一、 中国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宗旨和基本内容

以家训进行孝道教化者当数开创中国帝王家训先河的周公。他在训 诫康叔时不仅倡导孝道,甚至将“不孝不友”视为“无恶大憝”,规定绳之以法,“刑兹无赦。”[1] (《康诰》) 秦汉之间《孝经》问世后,汉代统治者不仅将 该书规定为民众的必读书目,要五经博士兼通,而且皇帝还亲自讲授《孝经》,朝廷甚至推行“以孝治天下”的政策,由此孝道也就成为家训的核心内容和重要价值 导向之一。

笔者认为,孝作为一种从子女角度来处理父子关系的道德原则,包括以养事亲、以顺悦亲、以功显亲、以义谏亲、以祭念亲、以嗣继亲的丰富内涵。[2] 这些在家训中都被作为基本要求而加以强调,但限于篇幅,本文仅就其中主要方面的孝道教化略加阐述。

第一,立身之本。

我国古代的《周易?家人》卦辞中就已经提出了“教先从家始”、“正家而天下定”的主张,后来的《礼记?大学》篇更加明确地将身修、家齐作为治国、平天下的根本。家训的孝道教化深受此影响。如明代官吏姚舜牧在其家训《药言》开篇就把“孝”作为立身做人八个基本道德规范的首位。他说:“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此八字是八个柱子。有八柱始能成宇,有八字始克成人。”他进一步强调“孝”德在子弟品德培养中的根本地位在于:“一孝立,万善从,是为孝子,是为完人。”在立身处世上,明代东林党领袖高攀龙在其《高子家训》中要求家人子弟做个好人,而“好人”的总要求则是:“立身以孝悌为本,以忠义为主,以廉洁为先,以诚实为要。”清代学者孙奇逢《孝友堂家训》也将“孝”作为四个做人的根本之一,认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本之本也。”

第二,敬为孝先。

传统家训的孝道训诫尤其强调对父母予以精神赡养,以敬为先。明仁孝文皇后《内训》认为“敬”是孝之本,而“养”则是孝之末。“孝敬者,事亲之本也。养非难也,敬为难。以饮食孝奉为孝,斯末矣。”[3](《事父母章第十二》)康熙也训诫诸皇子要孝敬父母,他认为孝主要“不在衣食之奉养”,而在“惟持善心,行合道理”,“诚敬存心,实心体贴”,早晚问安,以得父母君亲之“欢心”,这才是真孝子。[4] 孙奇逢《孝友堂家训》中提出“孝友非难事,然却非易事”。又说,孔子论孝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然如若不敬,这与饲养犬马有何区别?对父母虽“服劳奉养”但倘若不和颜悦色,能算孝吗?

第三,扬名显亲。

显父母、耀祖先、重家声既是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大孝”的最高标准。以卧冰求鲤而位列“二十四孝”之一的晋代孝子王祥,在其《遗令训子孙》的家训中告诫子弟要以信、德、孝、悌、让为立身之本,而孝的最高标准就是“扬名显亲”。该家训曰:“扬名显亲,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清代学者石成金《传家宝》中的家训《后事十条》嘱咐子弟,对他本人最好的悼念就是“凡出言行事,俱守我之仁厚勤俭,不堕家声,是即孝道矣。”明代官吏彭端吾撰写的《彭氏家训》提出了“孝”的标准是“保此身”、“做好人”,并且认为这是最高的孝。他说:“保此身以安父母心,做好人以继父母志,便是至孝。”这种孝道思想即便是现在看来,都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第四,慈孝相应。

尽管封建道德要求“父为子纲”,但家训的不少作者都要求慈孝对应,且尤其强调父辈率先以身立范。南朝宋大臣、文学家颜延之家训《庭诰》强调指出,在处理父子兄弟关系时,父兄应该以身作则,在子弟面前起表率作用。“欲求子孝必先慈,将责弟悌务为友。虽孝不待慈,而慈固植孝;悌非期友,而友亦立悌。”这就是说,慈、孝与友、悌是双向的而且以上对下的要求在先。南宋袁采强调父愈慈才能子愈孝,为此家长就要“爱子贵均”、分析家产贵公当 [5](《睦亲》)。就连司马光这样极重封建礼教的保守派家长,也强调家长依据礼法公正治家。他在《居家杂仪》中开篇讲的就是对家长的要求:“凡为家长,必谨守礼法,以御群子弟及家众。”他指出:“为人父者能以他人之不肖子喻己子,为人子者能以他人之不贤父喻己父,则父慈而子愈孝,子孝而父益慈。”明朝仁孝文皇后《内训》中甚至将“上慈”作为“下顺”的前提条件,指出“上慈而不懈,则下顺而益亲。若夫待之以不慈,而欲责之以孝,则下必不安。下不安则心离,心离则忮,忮则不祥莫大焉。”[3] (《慈幼章第十八》)仁孝文皇后还正确地界定了“慈”的内涵,划清了与“溺爱”的界线。她说:为人父母者“有姑息以为慈,溺爱以为德,是自蔽其下也。故慈者非违理之谓也,必也尽教训之道乎!”孙奇逢《孝友堂家规》还谈到了违背父慈子孝规范的严重后果。他说:“家之所以齐者,父曰慈,子曰孝,兄曰友,弟曰恭,夫曰健,妇曰顺。反此则父子相伤,夫妻反目,兄弟阋墙。积渐而往,遂至子弑父,妻鸩夫,兄弟相仇杀,庭闱衽席间皆敌国。”

第五,俭以祭亲。

古人以生死为人生两件大事,故而以祭念亲也是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重要内容,但家训作者大多嘱告子弟家人不必厚葬,薄葬亦孝。例如陆游家训中就极力反对厚葬,告诉家人棺材埋入土中没有什么区别,故不要买价格昂贵的木材做棺材;出殡时一律不要用纸人纸马、香亭魂亭之类,也不要花钱请僧徒引导;雇人守墓,一人即可。他还叮嘱子孙,家乡气候潮湿,在丧葬期间不要拘于古礼而睡在草席上,以致损害健康。[6] 许汝霖的《德星堂家订》还提出祭祀从简,将节省下来的费用“济孤寡而助婚丧,扩宗祠而立家塾”。清代石成金在为家人留下的《后事十条》家训中,告诉家人在他死后“不厚敛”(只穿平常的布衣服,不必用绸缎,棺材不可宽厚),“不报丧”,“不开吊”(不必要亲友吊丧),“不久停”(早日入土),“不奢送”(“凡僧道鼓乐,纸扎亭幡等项,一概都不用”),“不荤供”(不在灵柩前用荤菜作供品),“不烧锞”(不烧纸钱)。[7] 这些观念即便在今天看来,也是了不起的开明之见。尤为令人感动的是十条之后的嘱咐。他说或许有人质问,死后讣吊斋醮等等一概不用,那夫妻父子之情何以表达?他的回答是将省下来的钱物用于救难济贫的善举。至于亲情的表达,他认为要懂得有生就有死的自然规律,对他本人最好的悼念就是“凡出言行事,俱守我之仁厚勤俭,不堕家声,是即孝道矣。”

上述简略叙述的是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积极方面,也是主要方面。但也应该看到,由于时代的局限,家训中也有一些“愚孝”的消极内容,例如,班昭《女诫》教育诸女出嫁后不仅要敬顺丈夫,而且要顺从甚至曲从公婆。“曲从”就是即便公婆说得再错,也不得“争分曲直”,而要一味顺从。[8](《曲从》)再如司马光《居家杂仪》中,尽管有“父慈而子愈孝”的合理思想,但也同时宣扬了愚孝观念,甚至将父子、夫妻关系的封建伦理道德规范推向了片面的极端。家训认为,做儿子的应该绝对服从父母,唯父母之命是从。他说:“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子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这就是说,即使夫妻非常和睦,感情很好,只要父母不满意,就必须将妻子休掉;反之夫妻关系再不好,只要父母满意,就得凑合一辈子。[9] 这种荒谬的说教对宋代特别是明清时期的家训产生了深远的消极影响,类似的内容是我们在批判继承传统家训孝道教化时需要注意的。

二、 中国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途径方法

第一,家族日常训诫与奖惩结合。

许多家训作者都强调子弟的孝道教育是孝亲敬长、家道隆昌的保障。如清初学者冯班《家戒》中说:“君子之孝,莫大于教。子孙教得好,祖宗之业,便不坠于地。不教子弟,是大不孝,与无后等。”《郑氏规范》规定,每月初一、十五家长率全家参谒祠堂后,在“有序堂”上举行唱“训辞”的仪式。先是击鼓24声,然后令一子弟唱“训辞”。唱词为:“听,听,听!凡为子弟者必孝其亲,为妻者必敬其夫,为兄者必爱其弟,为弟者必恭其兄”。[10] 该家族还规定从40岁以上的家族成员中选出一名为人正派、可以服众者作为“监视”,监视负责掌《劝惩簿》,记录每个家庭成员的是非功过。同时,制两块木牌,一块刻上“劝”字,用于记录好事;一块刻上“过”字,用于记录坏事。牌子挂在墙上,“三日方收,以示赏罚。”明朝庞尚鹏撰写的《庞氏家训》规定利用祭祀聚会之机表彰先进,惩诫过恶,教育族人。“子孙有故违家训,会众拘至祠堂,告于祖宗,重加责治,谕其省改。”明代官吏姚舜牧在名为《药言》的家训中规定:“族有孝友节义贤行可称者,会祀祖祠日,当举其善告之祖宗,激示来裔。其有过恶者,亦于是日训戒之,使知省改。”

明清时期,族规、族法对族人的处罚方法日渐增多,这些惩罚计有如罚跪、记过、锁禁、罚银、不许入祠、出族等11种之多。“有些宗族规定,对于乱伦奸淫、不孝忤逆等犯者,直接处以活埋、勒死、令自尽等极刑。”[11] 订立于清道光二十八年的太平(今安徽黄山北)《李氏家法》,载于李氏宗族的族谱之中,家法共有十六篇,第一篇就是“尽子道”。该篇对严重不孝行为作了法律性质的强制性惩罚规定,违犯家法严重者予以“自尽”或削谱的惩罚。令其自尽的是对极为不孝、甚至殴伤父母者;削谱则是对那些“不孝不弟,渎伦伤化,作奸犯科及娼优仆隶,寡廉鲜耻,有玷祖宗清白者”的子孙。[12]

第二,良好家风陶冶。

家风或门风,是一个家庭在世代生息、繁衍过程中形成的较为稳定的生活作风、传统习惯、道德面貌。纯朴、正派的家风对于子弟、家人良好道德品行的形成和巩固有着重要的影响。比如陆游教子诗中反复告诫子孙“汝曹且勿坠家风”[13](《示子孙》),元朝出身于皇族的大臣耶律楚材要儿子“勿学轻薄辱我门”。[14] 前面提及的姚舜牧尤其重视“清高”之训,他在广昌任县令的书房就名之为“清白堂”。为了保持姚家的清白家声,姚舜牧经常利用家庭聚会的形式进行维护“家声”的教育,他在《药言》中规定:“长幼尊卑聚会时,又互相规诲,各求无忝于贤者之后,是为真清白耳。”《庞氏家训》中记载了庞尚鹏四百多年前创立的家族聚谈形式,规定每月初十、二十五两日,全家尊长卑幼日落时聚会,会上各述所闻。“或善恶之当鉴戒,或勤惰之当劝勉,或义所当为,或事所当己者,彼此据己见,次第言之。各倾耳而听,就事反观,勉加点检,此即德业相劝、过失相规之意。”这种颇有新意的类似于今天“民主生活会”形式较好地发挥了孝睦治家的家风陶冶作用。

第三,朝廷典型倡导。

汉代统治者“以孝治天下”政策随着家训的发展繁荣影响更大,社会的孝道教化唐代以降更为突出。唐代江州(今江西德安)陈氏,制订《陈氏家法三十三条》,以孝义治家。昭宗时皇帝诏赐立义门。到宋至道三年,宋太宗又赐御书33卷,题词“真良家”,大力表彰。明太祖朱元璋基于“为治之要,教化为先”[15]的治国理念,极为重视社会的孝道教化。他说:“孝弟之行,虽曰天性,岂不赖有教化哉。”洪武三十年九月,朱元璋还亲自制订、颁布了《教民榜文》(也称《圣谕六言》等),将“孝顺父母”排在“圣谕”第一,足见朝廷对孝道教化的重视。这对社会孝道教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许多家训作者都在自己订立的家训中要子弟家人恪守这六条“圣谕”。[16]

朱元璋还在全社会树立家训孝道教化的典型——浙江浦江的郑氏家族。该家族是一个一再受到封建统治者赏识的封建大家族,宋、元、明史中均被列入孝义传、孝友传中,朱元璋更是对其培植、表彰。早在洪武初年,朱元璋就亲自接见郑氏八世孙郑濂,问其治家长久之道,并欲赐其官职。当朱元璋看到郑家的家训《郑氏规范》后深有感慨地说:“人家有法守之,尚能长久,况国乎!”此后,朱元璋又对郑家屡屡表彰:洪武十八年,朱元璋称赞郑氏家族为“江南第一家”;洪武二十三年,又亲笔题写了“孝义家”三字赐之。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聘请郑氏家族的郑济为皇家的家庭教师,专门为太孙讲授“家庭孝义雍睦之道”。[17] 朱元璋还于洪武十一年亲自编撰家训《诫诸子书》训诫皇室子弟。明成祖朱棣在为政之余,也采辑圣贤格言,编为《圣学心法》一书供皇子皇孙学习效法,书中要求子孙“以一身之孝,而率天下以孝”,他认为这样就可以在全社会收到“不令而从,不严而治”的效果。[18]

第四,官僚士大夫积极传布。

除了封建统治者的倡导之外,饱受儒家思想浸润的官僚士大夫的积极宣传也是传统家训孝道教化成效斐然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明代的儒士王相和清代的官吏陈宏谋、张师载等就是其中的代表。王相编辑的《女四书》,成为流传甚广的女教尤其是家庭女教读本。陈宏谋在地方做官期间,编辑刊印了许多社会教化读物,影响最大的是《五种遗规》。其中的《养正遗规》、《教女遗规》、《训俗遗规》都辑录有不少家训著作,流传甚广。他还将朱柏庐的《治家格言》(又称《朱子家训》)大量印行,广为传播。陈宏谋在一封信中谈及他做此工作目的时说:教化之事,“不知者以为迂,而知者以此为根本功夫。我之本意,总望化得一人是一人耳。”[19](《寄四侄钟杰书)正因为这些官僚士大夫及民间饱受传统孝道熏陶的知识分子的积极传播,家训孝道教化更加卓有成效。

第五,从小处做起、在践行上着力。

注重从小处做起、倡导实践力行是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重要途径。家训作者们要求子孙把读书明理和践履结合起来,身体力行孝道。孙奇逢在《家训》中要求儿子们,“读一孝字,便要尽事亲之道;读一弟字,便要尽从兄之道。”要从“自家身上一一体贴,求实致于行。”姚舜牧特别重视在实际生活中加强子弟的孝道教育,他认为力行才是修养孝德的根本。他说:“讲道讲甚么,但就‘弟子入则孝’一章,日日体验力行去,便是圣贤之徒了。现儒训道言也,又训道行也。言贵行,行方是道,不行,虽讲无益。”家训作者都非常重视率先垂范,以身立教。明代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家庭妇女李氏就是典型代表,她对子弟的身教感人至深。据其子记录他们夫妇训诫的《庭帏杂录》载,李氏对丈夫前妻之子不仅在生活上关怀备至,而且为了培养孩子的孝德,使他们记住亲生母亲的养育之恩,李氏居然每天都虔诚地亲自带领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祭奠他们的生母。丈夫前妻的长子袁衷深情地回忆道:“先母没,期年,吾父继娶吾母来时,先母灵座尚在。吾母朝夕上膳,必亲必敬,当岁时佳节,父或他出,吾母即率吾二人躬行奠礼,尝洒泪曰:‘汝母不幸蚤世,汝辈不及养,所可尽人子之心者,惟此祭耳。’”做后母的,谁不希望丈夫前妻的孩子忘记自己的生母?更何况如袁衷所说,“予辈不自知其非己出也”。四五岁的孩子,尚不太记事,而李氏反倒这样做,足见其博大的心胸和高尚的人格,正因如此,袁衷在《庭帏杂录》中记载此事及李氏的话后接着告诫后辈:“为吾子孙者,幸勿忘此语。”[20] 明代官吏吕坤始终注意从小处、从萌芽状态加强子弟的孝德及其他方面的品德修养。恰如他在《孝睦房训辞》中所说“切要在潜消未形”。在儿子入学之时,吕坤就谆谆告诫儿子要将做人看得高于做官:“孝、弟、忠、信、礼、义、廉、耻,此八行者,望汝努力;怠、惰、荒、宁、放、辟、邪、侈,此八字者,望汝深戒。不然,纵中三元,官一品,那值一文钱!”[21]

第六,编写易记易循的歌诀箴语进行潜移默化的孝道熏陶。

家训作者还利用撰写的诗词、歌诀、箴语进行训诫,这些形式大多对仗工整,押韵整齐,通俗易懂,便于记诵,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像邵雍的《诫子吟》、孙奇逢的《孝友堂家规》,陆游的示儿诗,庞尚鹏的《训蒙歌》,王守仁的《训儿篇》,朱柏庐的《治家格言》等等都属此类。譬如王守仁的家训歌诀《训儿篇》,既是教育子孙的,也是训诲年幼学童的。它采用三字一句的韵语,琅琅上口,易懂易记,内容是包括孝道在内的道德常识的教育。“幼儿曹,听训教:勤读书,行孝道。学谦恭,循礼义”;“吾教汝,须谛听:尊父母,敬兄弟。师必严,父要厉。”[22] 明代万历进士曹于汴在《示戒》这首专门教育子弟的劝戒诗中,将孝作为核心内容。诗说:“我爱孟子书,论孝万年鹄。斗很父母危,纵欲父母戮。……百行孝为原,芳名千古矗。”[23] 康熙年间进士彭定求的歌诀体家训《治家格言》三字一句,押韵合辙,读来琅琅上口。篇幅虽短,却涉及孝亲齐家、为人处世等许多方面:“凡治家,须起早”,“孝父母,敬兄嫂。为夫妇,和顺好。”[24] 韶山毛氏家族的《百字铭训》,以短短百字的篇幅,韵律齐整的语言,告诫族人治家睦族、处世做人应以“孝悌”为本。《百字铭训》前几句是:“孝悌家庭顺,清忠国祚昌,礼恭交四海,仁义振三纲。”[25] 可谓是言简意赅的座右铭。这种歌诀箴言形式的家训深受儿童、青少年的喜爱,在传授知识、思想的同时,进行情感的熏陶,比板着面孔的说教更能为他们所接受。

三、传统家训孝道教化对当前孝道文化建设的价值

传统家训的教化形式虽然随着大家族的解体和时代的发展衰落了,但其孝道教化的宗旨和积极内容并不因此而失去其价值,而卓有成效的孝道教化途径、方式的合理部分仍然可以借鉴来为我们今天的孝德建设和孝道文化建设服务。

首先,在培养宗旨上着重吸取传统家训孝为立身之本的观念。传统家训孝道教化十分强调“孝”德在子弟品德培养中的根本地位,如上述“立身以孝悌为本”、“一孝立,万善从,是为孝子,是为完人”等等。这种见解极有道理。古语云“忠臣出于孝门”,“百行孝为先”。很难想象一个对父母不孝的人,能是一个对国家忠诚、对社会他人关爱的好人!这启示我们在青少年道

德素质培养上,从调适父母子女这一最基本的家庭伦理关系、从遵守孝德这一人之为人最基本的家庭道德规范抓起,并逐渐积淀、拓展,养成我们社会所要求的道德品质。此外,传统家训的孝道教化注重从小处着手培养青少年尊亲敬长的孝心,提倡“端蒙养是家庭第一关系事”[26],这种孝道教育从蒙养阶段抓起的思想说明启迪我们,孝德培养必须从小时、小处做实抓好,方能事半功倍。正如《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所说“高尚品德必须从小开始培养,从娃娃抓起”。2002年2月,由中宣部、全国妇联、共青团中央、教育部、环保总局、广电总局颁布了旨在培养未成年人`基本品德的《中国“小公民”道德建设计划》。计划指出:在全国3-18岁的少年儿童中开展“我做合格‘小公民’”的宣传教育、实践创造、评选展示活动。计划针对儿童特点推出“五小”行动,第一“小”便是“在家庭做孝顺父母、关心亲人、勤俭节约、热爱劳动的‘小帮手’”。

其次,在内容上,着重吸取传统家训中敬为孝先、以功显亲以及慈孝相应等思想。在加强青少年孝道教育,培养其“孝顺父母、关心亲人”的孝德品质方面,我们应该古为今用,认真吸取、借鉴传统家训孝道教化的上述积极内容,充实今天新型孝道观的内涵。例如,随着独生子女的增多,一些做父母、祖父母的长辈过分关怀,以至无原则的溺爱,导致孩子只知有“慈”,不知有“孝”,甚至出现了一些逆子打骂父母、弑父弑母的悲剧。这都警示我们必须从小抓起,加强青少年的孝道教育,重在教育他们爱亲敬长,养成关爱、帮助父母长辈的良好道德行为习惯。“以功显亲”的孝德规范也有其合理成份,即教育青少年砥砺志向,诚实做人、认真做事,培养为家庭、为国家、为社会成材的责任意识,从道德观上杜绝一切遗亲忧、致亲羞的不良行为。此外,我们也要看到,封建孝道中“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的消极影响亦然存在于某些家长之中;子辈与父辈之间的代际冲突也有发展趋势。近来网上80后子女形容50后父母的“父母皆祸害”的讨论,很能反映这一现实。在这方面,传统家训孝道教化中调节父子关系的“慈孝相应”的伦理规范或许可以给我们以启迪:在包括道德教化在内的人生教化中,家长应平等相待,尊重子女的人格、尊严,将教化与引导结合起来,这样可以减少代际冲突,增强父辈与子辈两代人的感情。

再次,在途径方法上,借鉴传统家训孝道教化以身立教、注重践履、家风陶冶的做法。传统家训在孝道教化途径、方法、形式上形成的不少行之有效的措施和经验,可以借鉴来为今天提高孝道教育实效服务。比如,传统家训孝道教化倡导的“以身立教”就是青少年孝德培养的重要途径和应该坚持的核心原则。俗话说“父母是子女的样子,子女是父母的镜子”。中央电视台“给妈妈洗脚”的公益广告形象地诠释了这句朴素的格言,显示了孝道身教的强大力量。父母是人生最长久的老师,父母的言行在孩子心目中最有权威性,最具楷模的力量,他们的孝道观念及其相关行为对孩子发生着重要的影响。这就要求家长,在对孩子进行孝道教育时要自觉加强自身孝德修养,在面对老人、长辈时以身示范,为孩子树立遵守孝德规范的楷模。再如,强调践行也是传统家训对子弟进行孝道教育的一个好方法。与其他道德一样,孝德也是在实际生活实践中养成、积淀起来的,我们应该像传统家训的作者那样,注重从小事、小处加强教化,引导孩子在践行上着力,通过日常训诫与奖惩结合,不断在生活实践中养成良好孝德。此外,良好家风熏陶、利用家庭聚会形式在孝道建设上反省自身,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编写易于记循的歌诀进行潜移默化的孝道教育等做法,都是很有参考价值的,需要我们结合时代的特点和新型孝道建设的要求,运用于青少年孝德教化之中,以提高孝德教育的针对性和感染力,增强孝道建设的实效性,使得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优良孝道文化精华得以发扬光大,世代传承。

鸞音

德教儀禮是用-扶鸞儀禮

無禮、失禮!還有德嗎?

德教鸞務,是我教的源頭,是我教的重要支柱。近來,東馬、西馬不同的閣,皆有師尊下文傳諭,要德生重視儀規,特別是扶鸞禮儀,有師尊用嚴厲口氣訓諭,再繼續失禮將鄙棄我們。這之前,不少大德、閣長也時有提及,要端正扶鸞禮儀之事,真是無獨有偶,或者是我們言而未行,師尊不得不下達鞭策,是人神感應的力量。

由於每個閣有頻密的扶鸞活動,難免會出現素質落差。有些鸞生,修行不足造成一些馬虎的行為,雖然失禮的孿生只佔一小部分,也是危害德譽,如今師尊下諭,正是及時糾正的時候--無禮、失禮!還有

鸞務的禮儀、儀規不需要創作,過去的鸞文所提及,鸞堂儀規,儀禮都有記載,是繁瑣了些,而我們只需要取其簡約部分,讓大家遵循,就能取得禮儀精神--試想,當看到一班人東歪西斜、雜亂無章、馬虎懶散,却是在處理扶鸞神聖的工作,如此態度,怎能令人生起尊敬之心,豈不是在褻瀆神靈,罪過不輕。

教不離德、德不離身

1. 德不離身

德生的功課,便是天天誦唸《心典》,記住師尊的教誨,不忘落實實踐,才能不斷地提升自己。經文前就開章明義“教不離德,德不離身”,德教會的宗旨便是“揚德”,換句話說,離開“學德、修德、弘德”,就不是德教會了,德生以此為命,“德”不可或離“自身”。德是天命之性;其自然而然含藏着“六不”!這六個“不”,就是行“禮”!能行此“六”禮,塵世之間沒有邪魔外道的鬼魅,人與人之間不會互相傷害損侵,不會受困於是是非非而鬥爭訴訟之中。

2. 至誠無物,至妙至精

《禮記·中庸》:“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一切事物能和平存在,皆賴於“誠”,“誠”是禮的根本,最古老一本書《易》澤風大過卦“初六,籍用白茅,無咎”。子曰:“苟錯諸而可矣;籍用白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

“席用白茅”就是“誠”,有“誠”的人,何來咎呢?

《禮記·中庸》:“誠者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道德修養的方法和境界。

《說文》:誠信也。《廣雅》:敬也。《增韻》:無偽真實也。

《中庸》說誠(附)

《易·乾》閒邪存其誠。

《禮·東記》著誠去偽,禮之經也。

Sai Baba講一個故事說:一位虔誠的信徒,站在恒河淺水處,很誠懇地用雙手奉起恒河水向上恭敬,“神啊!我用恒河水供養您!”神悠然接受。這水是神的,為什麼神接受他的供養,不是水啊!而是他那顆虔誠的心。

誠是打開德之門的一把鑰匙呀!最妙之中妙,是精中之精,精微神妙。

3. 道化成理,虔誠至靈

歷來師尊處處要我們循“道”而修,但因為凡夫俗子根淺,無法領略,故師尊把“道”轉化為“理”來說明,此句話共有四個“至”,至誠、至妙、至精、至靈。

虔誠具備至妙,至精,故能至靈。

從心典看,“至”可解為最,可解為到,兩意都可,德生要以一顆“誠”的心,便可以達到“靈”境界,扶鸞之中提及的人靈與神靈感應的起點處便是“誠”了!

德教會立會,就是“誠”所感召:一九三九、己卯年(民国二十八年),是時本已極為貧困的中華大地,正受着日寇蹂躪,社會水深火熱、民不聊生、人心動盪;西風漸侵、崇尚新学、习染欧风;孔教不遵、纲纪逐废、五伦不顧,八德虧敗,內外交困,已不復礼教之邦。在广东省潮阳县和平区英西港鄉,居士楊瑞德等人,鑒於人民流離顛沛、生灵涂炭,苦不堪言,为祈求战争早息。數人斋戒沐浴,虔设香案,以其家藏珍存扶戰柳笔,祝禱祈請鸞諭,焚香頂禮歷月,終於誠德動天,承蒙師尊杨筠松,柳春芳两师鸾乩降諭,立閣“德教”,賜名“紫香閣”,並訓誨德生以揚道德、淨人心為志;賑災黎、濟苦難為修,在潮汕開始名“德教” 肩賦使命。

4. 用語體解釋誠有,誠信、誠心、虔誠、誠實、忠誠、誠懇、誠敬。德生以此修行,而聖工的鸞務要更勝一層。

《禮記·大學》寫“誠於中,形於外”,心中有誠,表達於行止就是“禮”了。

“誠”者,能不亢不卑——不會傲慢,不會自卑;傲慢者,只看到別人的弱點因此瞧不起人,自卑者,只看到自己的短處,而自哀自怨了。

“誠”能真實,扶鸞者最容易犯“不誠”之病,往往把師尊的功能,誤會為自己“了不起”,把別人的尊重當成自我高抬,最嚴重是,以為自己是師尊。

“誠”者不會傲慢,因此不敢“遲到”。

第一:身心清淨。

鸞務工作人員,是一位聖工者,其唯一責任就是為師尊服務,其心態就要有一顆虔誠的心,那麽,要以行“禮” 表達其 “誠”。

淨壇:聖殿本來是清淨的,不是我們凡夫所能 “淨”,而所謂淨壇,對象是“淨人” “淨眾生”。扶鸞是聖工,故先要從“鸞生”開始,所有鸞務人員如何清淨自己。

1.  是日的活動之前,鸞生要淨身、口、意、心。如避免花天酒地,酒醉、吵架、發怒、胡鬧、搬弄是非……等等。身心保持平靜,才不會影響扶鸞的情緒,到來閣所以前,淋浴穿上乾淨衣服。

2.  所有鸞生應提早一點抵到聖殿,一起共修一陣子。在禪堂或是在一個靜室,或是聖殿的一個角落,一起共修,最少半小時。共修方法,如大家在一起靜坐或一起誦念經典。這麼做有兩個好處,一、所有鸞生能夠學習 “一體性” ,借大家共修力量,更趨精進。二、強化與師尊相應。

召集:我們的生活習慣於散漫,也往往表現在聖殿之上和開鸞聖工。時間到了,是用大聲呼喚,粗俗的叫喊方式,以召喚集聚,這種行為在聖殿上,實在太無禮,難怪師尊要下諭嚴訓。

古人早就落實了這個儀禮,應用擊鼓(小鼓)來作召集禮儀,方法是急鼓一趟,凡所有人在鼓響起,都會主動和快速到聖殿集聚排班,那些非鸞務人員,可能都在做其他的事,也應該放下手上的功夫 (儀式完畢,再回來繼續),齊集聖殿。來賓,問事者也應一起到聖殿集聚,他們不懂,老德生此時就要負應有的責任,以最有禮貌的態度,最友善的口氣,主動並隨緣引導他們参於。

此時鸞生要以最熟練的動作把鸞盤排好。鸞盤以單數為主,單數含義:天數、為陽、為生。鸞筆由主鸞雙手奉請,齊眉。所有鸞生要比所有人更快更齊地排班。

柳筆不可随處亂於,要做個墊以供放,平時要用青布遮蓋。鸞生奉請時,先揖禮,再頌偈請鸞:

1.  領命鸞務乩責在,護法守職不容疏,願與賢能神人主,乩鸞揮柳傳天意。

2.  神人相通唯心感,意化靈柳盤中揮,接承天職代師意,靈靜慧定見真彰。

頌畢,雙手揭蓋布,雙手奉起柳筆,齊眉,退至鸞盤震位恭立。

鼓手靜候,所有人齊班,便可以開始儀式。

註:鼓聲不僅是召喚德生齊集,也是召喚其他眾生前來相集,特別是那些設有功德堂,或有辦春秋二祭,或有辦清明節和中元節的閣,更要嚴格遵守禮儀。試想,其數眾多的眾生,看到德生凌亂無禮,只會增添許多煩惱,或是和德生一樣缺 “德” 無 “禮” ,亂七八糟,這樣的閣所環境,怎麼能產生出 “閣和萬事興” 呢?所以用“禮” 不可缺少,彼些互相嚴肅恭敬,才能福臨福生。

禮生:

司禮1人:負責唱禮(要多培訓幾人,以作備手),唱禮人立正於左邊,要嚴肅端莊,聲音響亮,可用mic。由開始至司儀完畢,必須保持正立,間中不準有一句閑話,絕不可走來走去,因為所有眾生等他“下今” 。

鐘鼓各一人:鐘(磬)在左,鼓(木魚)在右(左右是以師尊之方向分別),各有司職。用磬者,磬內要保持清潔,不許有任何他物,包括磬棒,磬棒應做個棒座置放,木魚槌亦應有一個座架。若用鐘鼓,兩側要有獨立之座。

淨水一盆:上献時用以淨手,備有毛巾。

司獻:左右各一人(多人)。備有燭、香、果……合為三獻。負責準備,負責傳達(可以一人,可以二人)。淨水。司獻禮生,立在左邊。此為龍動,龍口入意。

獻官:1至多人。事前安排好一人、多人,人多可三人分開三獻,或者陪獻。
凡是主獻陪獻皆應該衣著齊整和淨手。

陪獻接獻品自司獻,手奉齊眉地傳過去,不應該上下搖擺,到主獻手上才高舉過頭,停頓一陣(可三次),再以齊眉高度傳給陪獻及到右邊司獻手上。主獻也不要上下搖擺,這個舉動,不莊嚴亦無禮。

獻前三拜,獻後亦三拜。

全體德生肅立於師尊之前。

第二, 開鸞禮儀,綜合說明:

1.  鐘鼓司:準時起鼓,先以鼓槌擊鼓框三,后鼓一擊兩作,一擊兩作,再一擊而後兩擊,密鼓。一重一輕,由緩而急,由弱轉强,復趨緩,至于静止之后,再重擊鼓心一响。鐘一響做结。

(靜待全體集合,排班、肅靜、肅立。有禮生靜靜地引導現場的人)

2.  司禮唱:淨壇禮

鐘鼓司:一鼓一鐘

大眾頌:

(淨水讚)       北方壬癸,液體芬芳,淨洗靈台與八方,萬物滋潤昌,災劫淨光,世 界沐恩長,南贍清淨地,尊崇奉玉皇 (三頌) 。

(淨心真言) 内清淨莊,意清淨莊,氣清淨莊,五臟清淨,尊崇奉玉皇。

(淨口真言) 喉修淨莊,舌修淨莊,齒修淨莊,三业修淨。 尊崇奉玉皇。

(淨身真言) 體潔淨莊,清潔淨莊,整潔淨莊, 一身潔淨。尊崇奉玉皇。

3.  司禮唱:獻禮!
鐘鼓司:二鼓二鐘

司禮唱:司獻就位

司禮唱:主獻某某淨手,就位。陪獻某某淨手,就位。全體就位。
司禮唱:主獻、陪獻行三拜禮,

一拜!興!

二拜!興!

三拜!興!

稽首! (全體同拜)

司禮唱:主獻、陪獻下跪
“獻燭” 禮生傳燭,由左開始傳至右,右禮生奉到桌前點燃。
“獻香” 禮生燃香,由左開始傳至右
“獻帛”(帛:白色无文的绢制品)

“献爵”(酒)

………

(主獻、陪獻肅立)

4. 揭盤禮

司禮唱:揭盤禮。

揭盤某某淨手,

恭請某某揭盤禮。就位。

揭盤偈:

1. 陰陽分曉,天地定位,乾坤五行,道體德用。揭!(或者)

2. 思惟清靜神意接,柳書文字沙盤現,唱喻唸字錄諭記,平沙專注 消筆跡。揭!

5.  司禮唱:請聖!

鐘鼓司:三鼓三鐘

大眾頌:德教心典

 

祝香辭

縷縷清香繞聖空 香繞聖空神人通

神人相通惟心感 心感信香化蒼穹

南無天雲海會諸仙 三稱

起 讚

陰陽分曉日月尊 渾渾五行合乾坤

帝德玄黃參化育 訂立慧緣休真根

奉請

東方木德星君 奉請

南方火德星君 奉請

中央土德星君 奉影

西方金德星君 奉請

北方水德星君 奉請

德德社諸佛仙尊

經文  (重復,師臨)

玄旻高上帝 玉皇大天尊,慈念塵土末劫,發大悲心,揚大教化,渡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眾善子!教不離德,德不離心,天命為性,率性歸真。是故有諸行藏,不欺不偽,不貪不妄,不驕不怠,塵世無魅,無侵損相害,無是非訟擾。赤心古樸,積精為神,水火刀兵不見,災疫疾厄不遇,恬愉自得,慈志潔淨,常持聖典,正覺開志,超凡化真,心廣體胖,家室安寧,以增天爵,以邀古亨。旻誠無物,旻妙旻精,道化成理,虔感旻靈。

(最後一遍經文,接)

南無大慈大悲伏魔大帝德德社旻上上古佛玉皇大天尊。三稱

全體揖手胸前,低目專心誦典,一遍至多遍,乃至師尊蒞臨。

師臨,鸞務者扶鸞,餘人繼續把經典誦完,嚴禁半途而輟,給眾生增添煩惱。

收經辭

玉皇大天尊 義氣貫乾坤 忠心如赤日

紫德訂道宣 願以此教典 普化於世間

同登極樂土 共齊天堂歡

南無德德社諸佛仙尊三稱

 

司禮:主獻,德生行禮三拜,

一拜!興!

二拜!興!

三拜!興!

稽首! (全體同拜)

大眾合揖:唯德至道,以禮齊之。

三擊掌,解班。

6.  息盤禮:師尊退鸞後,

司禮唱:送師。全體排班。

鐘鼓司:五鼓五鐘

大眾頌:德教心典

司禮唱:拜
拜!興!

拜!興!

拜!興!

拜!興!(全體同拜)

稽首!

大眾合揖:唯德至道,以禮齊之。

三擊掌,解班。

收盤。(置放一邊固定位,加蓋黃布)

退禮:凡執事者上來執務,自行一旁行三拜禮,退下前亦自行一旁行三拜禮。

第三, 五生一體

鸞生:扶鸞的時間可能會幾小時,鸞生行止上便會因為體累而東依西靠。除了主副筆外,其他鸞生常常表現散漫,這是要注意的。依桌子,更甚者借盤座扶靠,這是非常要不得的舉止,鸞生時時刻刻要保持尊敬,因為師尊正在訓諭,還有身旁的眾生也在觀察。東斜西歪、散漫隨意、甚至講話,是不尊重自己也不敬神靈,師尊特別指責這一點。在旁觀筆者,亦應該肅靜。若有閑話,請到聖殿外,遠離鸞盤,有事吩咐,用最細小的聲量。

一個聖盤的鸞生,最少五人一組,一位主掌、一位副掌、一或二位報諭、一或二位錄諭、一位平沙。扶鸞時,各就各位,主掌為首,應在震位,帝出乎震;副掌立在艮位,終始之德,含有約制之功;報諭以口,兌位合乎說;录諭在離卦,明亮與相見;平沙者順筆而行,入以巽德。天地定位,乃師尊之所,宜留空,問事者,乃有惑,居坎合其意。我問過師尊,問事者是允居於天位微側,不直背聖像,免有失敬。

 

盤是以先天卦為準,故太極圖要陰陽合德,不可隨意旋轉移。盤蓋揭了之後許多時候順手靠在地上,這亦不宜,應有個台面台架放置,以免被人的腳不小心碰踢。

五位一體,共同修行、共與師應。

從修心養性處着手:鸞務組鸞生,總是認為修行是主掌的功課,其實,五人皆要修行,還要五人一起共修。可能大家覺得各修各的方便,五人一起共修就很難了,這是觀念上錯誤了。凡承諾了師尊的示諭,當上鸞務“聖工”,即日起,就要有强烈的心願,唯一責任就是服務師尊,因為師尊給你最大植福的機緣,萬不可輕心馬虎,所以要比其他人,更加緊修身、修口、修心、修意,不僅是要個人修行,更要定時“共修”。靜坐、誦典、誦經,是個人在家的早晚功課。共修內容也是相同,却因為互相扶持,效果更大。長期恆心,篤行不倦,必見功德。

扶鸞時,能與師尊感應者不只是要求主掌一人,主掌副掌同時感應會出好鸞文;若三人同感應,是大好鸞文;四人感應,非常好的鸞文,五鸞生皆感,才真正一等鸞文,就符合師尊所說的五位一體了!

未達以上境界之前,先要求五位在扶鸞前,應淋浴,穿著整齊淨身,在開盤前(揭盤者亦應如是)靜坐一會,或誦經或誦典,以增加淨語、淨心、淨意之功。開盤之後,五生要端莊,立正坐正,不可東歪西斜,(錄諭的桌子越小越好,以免佔位)更要嚴禁以手撐沙盤或斜靠沙盤的舉辦。

穿著整齊,穿着T恤,給人印象不精神,也不敬重,故最好能設計五人穿着“精神奕奕”的服裝,出門(開盤)如見大賓(會見師尊)的精神以敬。

休鸞時,聖具要放置好,最好能用黃綢、紅綢覆蓋。若講究些,可印先天圖於綢上,以示尊敬,也可以預防不知者揭玩。盤有破損,脫漆,應擇日修補,永保存整潔齊全。

鸞務主任應該負起扶鸞聖務莊嚴進行,對那些屢勸不聽,沒法守禮的聖工,應予解職,以免褻瀆師尊。凡屢勸而改不了的人,其業障一定奇嚴重,應勸他先進行個人自修,未改善之前,讓他當聖職,造成他積善植福不得,反遭殃災惡報。

德教會,“德” 為當然之本,為什麼要修德,目的在達“道”(如起贊誦典所闡明);而德的完成,就是執行八則(履行以禮),故鸞生在禮儀上要下工夫。

扶鸞有禮儀嗎?當然有--以古禮補充一些現有的禮儀。希望大家多加學習,我們不是為統一,而是為了“敬”,古人把敬之以禮,已經詳細寫明和實踐,“古老的再生”的德教會,不採用,豈不是有失 “繼往聖賢絕學”之天賦之職嗎?--從儀禮着手!

~  鸞生在家淋浴整裝,提早到來(是日最好齋戒,簡單齋戒:如存平靜定心,    不慍不火;能素最好)。

~  先行共修,如靜坐、誦典、誦經。

~  淨手,佈置鸞壇。

~  求師解惑:傳道、授業、解惑。所以德生(鸞文研究者)要準備,在適時向師問學,要有書面寫問的內容。
第一,前期鸞文研學後有不明之處。
第二,前期師誨,落實有不明之處。
第三,請師檢查“鸞文心得”
第四,請師解惑:人難解之閣務疑難,宣教疑難、慈善疑難、世事疑難…。

附件:德教交流綱要2013-1-1修文

各宗教重視教理宣說工作:

現代年輕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性提高,在信仰上不會滿足於拜拜,他們求知欲强,要知道來龍去脈,能解、可行、印証的信仰,故得以“說道明理”教育,才具吸引力。

德閣要及早把宣教强化:

唯有教育活動,可以吸引,同時留下青年人,免於青黃不接。我們可以感覺到,扶鸞活動時,人會多一點,却只是那幾個,連問事的人也越來越少!另一點,浩瀚無邊的德理,由於沒人講,老德生也到別處去聽道聽法。

德教會教理是包涵整個華夏傳統文化體系:莫讓它空置。

~心典,就明示了 “道 – 德 – 禮”體系。

~教理廣備浩瀚,要深入加以研,足以終身闡述不盡。

~可以專題研究、應機傳授、修習篤行、印証悟性。

~宣教組織加以强化,及時快馬加鞭。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先從辦講座會開始:最簡單最容易開始的活動,從這個點突破,逐步吸引那些追求“值得嚮往,可以學習”的年輕人和有知識的一輩。

~辦教理、文化的密集課程、生活營,提升德理體系的認識。

~再辦研習班,學經典、培養宣教員。

遵循師尊七十多年的“宣教”指示:

~各閣可以在不同層次上進行,就是要落實師尊的教化。

~德教會,扶鸞以應師尊會感召,行慈善以深入群眾,宣教(教育)為德教會延續慧命

~此時應該是閣領導發願的最佳時刻!吸引年輕人,促成大批高知識信眾,培養有理想的接班人。

附件:鸞務交流提綱2012-12-12

今年出現求改趨勢,許多鸞文示諭,多閣鸞務提出相同的問題:扶鸞作風必須糾正。我們以此綜合所提做為交流。

扶鸞是德教會獨有的特色,師尊提了多次扶鸞“總統”事務,其本意要求扶鸞必須恢復到“傳統”。認真看待

人靈與神靈感通

五生一體。

保持鸞德。

弘揚師尊傳諭。

師尊甚至在鸞文中提及,若德生執迷不悟,師尊將捨棄我們。

人靈與神靈的感通:是依靠修行、德行來達到,唯有如此,我們德教會才不致陷落魔道。德教會有不少閣的主鸞,已成為“跳童式的靈乩” ,對此要有萬二分的關注。眾所周知,華人社區出現許多假神鬼騙財騙色事件,都是無修的神棍所為。個人生活不修,花天酒地不檢點,絕對不可成為乩手,更不可成為鸞務人員。無德者怎能夠與神靈感通,他只會惹來邪魔鬼怪--師尊才會示“魔高一丈” 的警句。

五生一體:凡德教會德生都要修德,鸞務組人員,更要修身、修心、修意、修口、修文,這是因為他擔任“聖工”的職責,此職最能消業障,也最可能受重業。我們德教會越來越不重視這個問題,連簡單的道德都失守。好像扶鸞人員居然敢遲到,簡直是擺明要師尊在門口痴等他,很具污辱性,你說此人怎麼不受惡報,負責人也不給他嚴勵警告或停職,那真是不怕共業。還有扶鸞者傲慢,鸞文有成就的主鸞手,是師尊的恩賜,他却以為自己變成師尊了,不知是憑什麼可以自己傲慢;傲慢會造成許多罪過,師尊遠離他,阿修羅和惡鬼馬上接近他,結果他干涉和指揮閣務和董班,製造事非,甚至向德生要錢……看那些亂點職位,受職人居然三幾年毫無作為,或者連到來閣所都沒有,師尊會如此無知嗎?這只是簡單的分析。

鸞德:所有德生都懂得道理,“人靈神靈感通,借柳筆象鸞傳音”,鸞是民間神鳥,所傳皆佳音,只有勸人修行、勸人行善、勸人習德;解糾紛治病除苦,不可能是“是非” 者。鸞德:鸞不言,因為有沙盤,斯文,文雅,美文,鸞德也。現在德教會有主鸞人講話,還美名“開金口”,動作粗野,奇裝怪服,滿場飛,指手畫腳,把外道“乩童”作風全用上,大毀“鸞德” 。若這種歪乩不糾正,果報太大了,豈能不現眼惡報呢?

師尊:凡我德教會師尊,皆為當代立言、立功、立德的聖賢。文質彬彬、謙謙君子是師尊的甚本特色,因此才會與“鸞”共鳴!師尊:傳道、授業、解惑。我們德教會德生對這個聖職要多加努力!

今天德教會的扶鸞,古怪百出,令人擔心,德生連師尊的話也不聽,百份九十的鸞文,都是要德生修德弘教,他們依然背逆。若由我們凡子去勸說,他們不聽,可能還會起大衝突。如今要挽救“鸞務”的危機,唯有大家不斷向師尊請求,請求師尊傳訊協天嚴肅對待。這是德教會的興衰關鍵,要求協天嚴厲懲罰,以示效尤,以正德教!

附件

《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天的根本属性,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认为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离娄》上)。又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尽心》上)。

他认为反省自己,已达到诚的境界,就是最大的快乐。荀子虽“不求知天”,但也把“诚”看作是进行道德修养的方法和境界。他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则无它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荀子·不苟》)。

这里把诚也视为道德政治的准则。还说“夫诚者,君子之所守也,而政事之本也”(同前)。《大学》引申《中庸》关于“诚”的学说,以“诚意”为治国、齐家、修身、正心的根本。

唐代的李翱融合儒、佛思想,以尽性或复性为“诚”,认为人之本性原为纯善,但被情欲所蔽,因而必须去情欲,“复其性”,使“其心寂然,光照天地”,达到“诚”的至静而又至灵的内心状态。北宋周敦颐以诚为人的本性。

他在《通书》中说,“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他认为,“诚”原于乾元,为一切道德的基础,依靠“诚道”得信用“五常之本,百行之源”;君子“惩忿窒欲,迁善改过”,而后能达到诚的境界。程朱学派认为“诚”是天理之本然。

朱熹说:“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四书集注·中庸注》)。永嘉学派的叶适则把“诚”解释为客观诚然的规律,说:“是故天诚覆而地诚载,惟人亦然,如是而生,如是而死。

君臣父子,仁义教化,有所谓诚然也”(《叶适集·进卷·中庸》)。明清之际的王夫之,提出“诚与道,异名而同实”。他所说的“诚”表示客观世界具有的客观规律。有时他又把“诚”直接解释为“实有”,用以说明物质世界的实在性,说:“夫诚者,实有者也,前有所始,后有所终也。实有者,天下之公有也,有目所共见,有耳所共闻也”(《尚书引义·说命上》)。编辑本段中国古代哲学术语

诚,中国古代哲学术语。《中庸》认为“诚”这一精神实体起着化生万物的作用:“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质之终始,无诚不物。”唐李翱将诚视为“圣人之性”,是至静至灵寂然不动的“心”(精神),北宋周敦颐用以为至高无上的宇宙本体:“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通书)”明清之际王夫之提出“诚,以言其实有尔”,用以指客观的“实有”,并作为宇宙的一般规律。词条图册更多图册

來源:陳啟生老師提供

育化

心靈驛站 24

小故事大启示:给妈妈的感谢信

在美国一家旅馆里, 有三个黑人孩子, 在餐桌上埋头写著感恩信. 这是他们每天必 做 的功课. 老大在纸上写上八九行字, 妹妹写了五六行, 小弟弟只写了两三行. 再细看其中的 内 容, 却是诸如[路边的野花开的真漂亮], [昨天吃的披萨很香], [昨天妈妈给我讲了 一个很 有意思的故事] 之类的简单语句. 原来他们写给妈妈的感谢信, 不是专门感谢妈妈给他 们帮 了多大的忙, 而是纪录下他们幼小心灵中, 感觉很幸福的一点一滴.

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大恩大德, 只知道对於每一件美好的事物, 都应心存感激. 他们 感 激母亲辛勤的工作, 感谢同伴热心的帮助, 感谢兄弟姐妹之间的相互理 解…….他们对许 多我们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都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一直以来, 感恩在人们心中, 是感谢[恩人] 的意思. 其实, [感恩] 不一定要感谢大恩大 德, [ 感 恩]  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 一种善於发现美并欣赏美的道德情操.

读后偶感

人生在世, 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如果我们象这些孩子一样, 拥有一颗 [感恩]的心,善於发 现事 物的美好, 感受平凡中的美丽, 那我们就会以坦荡的心境, 开阔的胸怀, 来应对生活中 的酸 甜苦辣, 让原本平淡的生活, 焕发出迷人的光彩!

德教文粹:德德社诸佛仙尊圣训

[德门之立, 无名可争, 无利可图, 非一心一德, 不能为善. 德教门徒, 理应知德行德, 尽 心尽力而为, 不得怀有私见, 不得心怀不轨, 纵有吃亏, 亦该让人, 以德化解.] 道济天尊圣训.

[酒与色, 在德教教义中, 皆非正之品质. 酒为穿肠毒物, 色为削肉利刀. 两者都应 远 离, 不可随意沾之.] 白云至尊圣训.

[天无德则宇宙不明, 人无德则狂乱纲常, 所以德生于世, 就必须学习仁义道德, 明白 做人的道理与尽做人的义务, 千万不要黑白不分, 得过且过, 白白浪费好时光. 唉, 青山有千 古常绿, 世人难寻百岁寿翁.] 何野云师尊圣训.

[德教之创设, 当初最主要的宗旨, 以自身的爱心, 去影响他人之心, 从而开阔自已胸 怀, 广布德路, 使天下之人, 尽入慈善之门, 继而无是非之争, 无疾病相缠.] 柳春芳师尊圣训.

太上感應篇

(九) 太上曰 :造作恶语, 谗毁平人; 毁人称直, 骂神称正; 弃顺效逆, 背亲向疏; 指天地以登 鄙 怀, 引神明而鉴猥事; 施与后悔, 假借不还; 分外营求, 力上施设; 淫欲过度, 心毒貌慈; 秽 食喂人, 左道惑象; 短尺狭度, 轻秤小升; 以伪杂真, 采取奸利; 压良为贱, 漫蓦愚人; 贪婪无 厌, 咒诅求直;

语释 :

随意捏造不利于人的坏话, 造谣毁谤平白无辜的人; 毁坏了别人的名誉与人格, 还说 自已最为[正直], 污骂神明, 竟说自已最为公正; 放弃依顺天理行事, 效法逆反天理的事 去 做,  背离亲人, 转向外人大献殷勤; 自已存心不良, 反向天地做见证, 做了污秽事, 还请神明 来照察; 施舍财物予人, 过后竟感懊悔, 欠人财物, 总不肯偿还; 不守本份, 终日妄想营谋名 利 富贵, 把精力全耗费在奢侈豪华布置上, 只图享乐. 终日饱暖又思淫, 纵欲过度且不知 节 制, 外貌虽慈和,内心却恶毒无比; 把变质脏腐的食物, 拿给别人吃, 以妖法邪术迷惑大众; 做 生意时,尺度不公, 买入量长, 卖出量短, 秤升亦不公道, 卖出称轻, 买入称重; 以假货掺杂在 真 货内卖出, 尽可能以不正当手段来获取利益. 仗势强权, 压迫清白人家操守贱业或非法勾 当, 故意欺骗愚笨的人; 对名利财势, 贪得无厌, 且再三对天地神祗咒诅, 以证明自已理直.

徳語一读

<关圣帝君觉世真经>

凡人心即神, 神即心, 无愧心无愧神,

若是欺心, 便是欺神.

故君子三畏, 四知, 以慎其独.

(三畏: 即是敬畏天命, 畏大人, 畏圣人之言.  四知 :即是指天知, 地知, 人知, 我知.)

育化

《孝經》淺解 天子章第二

【原文】

子曰:「愛親者,不敢惡於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愛敬盡於事親,而德教加於百姓,刑於四海,蓋天子之孝也。《甫刑》云:『一人有慶,兆民賴之。』」

【章節主旨】

這一章講述天子的孝道。天子雖然地位尊貴,但也是父母所生,天子如果能夠以身作則,愛敬父母,那麼人民一定會受其感化,都能盡孝。

【詞語註釋】

1. 天子:古代統治天下的君主。意為接受天命而治理人民,是天帝之子。

2. 愛親者,不敢惡於人:親愛自己父母的人,不敢憎惡別人的父母。惡,音wù           厭惡,憎恨。

3. 敬親者,不敢慢於人:尊敬自己父母的人,不敢輕易怠慢別人的父母。慢,輕慢,怠慢。

4. 刑於四海:作為天下的典型。刑,通「型」,法則,模範。四海,古代以為中國四境環海,故稱四方為四海,即天下。

5. 甫刑:《尚書‧呂刑篇》的別名。呂侯(一作甫侯)所作。呂侯,是周穆王(武王第四代孫)的臣子,為司寇,穆王命他作書,取法夏時輕刑之法,以佈告天下,故又名甫刑。

6. 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天子一人有善行,天下億萬的民眾都仰賴他。一人,指天子。慶,善事。此處專指愛敬父母的孝行。兆,十億。(一說:兆,萬億。)

【章節淺譯】

孔老夫子說:「親愛自己父母的人,不敢厭惡別人的父母;尊敬自己父母的人,不敢輕慢別人的父母。竭盡愛敬之心侍奉父母,將這種德行教化推行到百姓的身上,作為天下的典範,這就是天子的孝道。《尚書‧甫刑篇》上說:『天子一人做好了孝道這個善行,天下億萬的民眾就都會仰賴(進而傚法)他。』」

育化

《孝經》淺解 天子章第十八

【原文】

子曰:「孝子之喪親也,哭不偯,禮無容,言不文,服美不安,聞樂不樂,食旨不甘,此哀戚之情也。三日而食,教民無以死傷生,毀不滅性,此聖人之政也。喪不過三年,示民有終也。為之棺、槨、衣、衾而舉之,陳其簠簋而哀戚之。擗踴哭泣,哀以送之;卜其宅兆,而安措之;為之宗廟,以鬼享之;春秋祭祀,以時思之。生事愛敬,死事哀戚,生民之本盡矣,死生之義備矣,孝子之事親終矣。」

【章節主旨】

這一章是說明親喪時孝子應盡的禮法。為人子女,「生事愛敬,死事哀戚」,這是孝道,也是《孝經》全書的結論。

【詞語註釋】

1. 哭不偯:氣竭而盡不能委曲也。偯,痛哭時發出婉轉拉長的聲音。

2. 容:保持端正的容貌。

3. 文:文飾;修飾。

4. 服美不安:穿著美觀的服飾,心裡感到不安。

5. 旨:美味。

6. 三日而食:父母去世,孝子不食三日,三日之後,就可進食。

7. 無以死傷生:不可因親人之死而傷害到活著的人。

8. 毀不滅性:因哀痛而身體瘦削,但不危及生命。毀,哀毀。

9. 政:法則。指聖人制禮施教的法則。

10.喪不過三年,示民有終也:喪期不超過三年,這是對人們表示哀傷要有終結。

11. 為之棺槨衣衾而舉之:準備棺、槨、衣、衾,舉行斂禮。古代的棺木有兩重,盛放屍體的叫棺,套在棺外的叫槨。衾,死人蓋的被子。舉之,舉行斂禮。分小斂和大斂。為死者穿著衣服稱小斂,把屍體放入棺內,稱大斂。

12. 陳其簠簋而哀戚之:陳列簠簋等禮器而悲傷懮痛。簠簋,古代祭祀宴享時盛黍稷的器皿,用竹木或銅製成。大抵簠多為方形,簋多為圓形。

13. 擗踴:搥胸頓腳。古喪禮中,表示極度悲痛的動作。擗,搥胸。踴,跳躍。

14. 送:送殯;送葬。

15.卜其宅兆而安措之:占卜墓地,安葬靈柩。卜,占卜。宅兆,墳墓的四週區域。

16. 為之宗廟,以鬼享之:營建宗廟,以祭祀之禮,請鬼神來享用。

17. 生民:人民。

18. 孝子之事親終矣:孝子侍奉父母的本務到此結束了。(或有問孝子之事親終矣,豈自是而後可遂已乎?曰:非也。孝子之心無窮,身在一日,則思在一日。古者大孝所以有終身之慕也。此雲終者,畢之謂也。謂生盡其養,死永其思,然後子職畢盡無遺。非謂從今日後遂不必容心也。)

【章節淺譯】

孔子說:「孝子喪失了父母親,悲傷痛哭,聲嘶力竭,不再拉長餘音;容貌無法保持端莊有禮;言辭無法加以修飾;若穿著美觀的衣服,心中將感到不安,故服縗麻;聽到動人的音樂,並不覺得快樂;吃美味的食物,也不覺得好吃;這是做兒子的失去父母親以後,哀傷懮戚的真情表現,並非有所勉強而為之也。禮,人子於父母之始死也,水漿不入口者三日,然過三日則傷生矣。教民三日而食粥,使之無以哀死而至於傷生,雖毀瘠而不至於滅性,此聖人之為政,所以為生民立命也。喪則定為三年而不過者,孝子報親之心雖無限量,聖人為之中制,以示民有終極之期也。父母親去世,要準備棺、槨、衣、衾,舉行小斂和大斂的禮節,陳列簠簋等禮器,而表達悲傷懮痛。搥胸頓腳,痛哭悲泣,哀傷地送葬;占卜選擇墓地,安葬靈柩;營建宗廟,以祭祀之禮,請鬼神來享用;春秋兩季,舉行祭祀,以追思先人。孝子之事親,於其生也盡愛敬之道;於其死也,盡哀戚之情。生民之本,孝為之先,於是而盡矣。養生送死,其義最大,於是而備矣。孝子事親之道於是而終矣。夫孝之大,至於生死,始終無所不盡其極。」

【作品读解】

这一章书,是说明一国的元首应当尽的孝道,要博爱广敬,感化人群。人无分种族,地无分中外,天子之孝,起感化作用,故为五孝之冠,列为第二章。

孔子说:“要亲爱自己的父母,必先博爱。就不敢对于他人的父母有一点厌恶。要恭敬自己的父母,必需广敬,就不敢对于他人的父母,有一毫的简慢。”

元首的孝道,只要把亲爱恭敬的诚心,尽到自己父母的身上,他的身教之德,如风吹草,自然风行草偃,很快的普及到百姓身上。外国人看见了,也要摹仿实行,争相取法。大概这就是天子的孝道吧?

书经吕刑篇有两句话说:只要国家的元首,他一人有敬亲爱亲可庆幸的事,那天下几万万老百姓,都是欢欣鼓舞的仰赖效法,而敬爱他们自己的父母了。

 

悲心

紫輝閣德教會布施

配合癸巳年春節來臨,砂晉漢省德教會紫輝閣於2013年1月23日開始舉行布施活動,這項活動將惠及335名貧困及弱勢群體。

布施活動將分為兩天舉行,即1月23日及27日舉行。23日的布施行程將前往古晉5間福利機構布施,即砂云南善堂、王長水路濟世之家、救世軍男童之家、兒童癌症中心及三馬拉漢殘障復原中心。5間福利機構共有320人受惠。

至於27日的布施活動,則於當天上午10時,在閣所舉行,以讓貧窮和弱勢群體能在來臨的農歷新年,感受社會的關懷與溫馨,受惠人數共有215人,其中華裔140人、巫裔43人、達雅族31人及印裔1人。

工程部副部長拿督楊昆賢將擔任活動主賓,其他受邀出席者包括古晉南市市長拿督曾長青、巴達旺市議會主席羅克強等。

向來本著慈悲為懷,為善最樂的本市殷商兼紫輝閣名譽閣長貝仁光慷慨捐獻5千令吉,作為布施活動部分經費,并答應出任布施活動總贊助人。

紫輝閣閣長蔡子今對貝氏這項慈善義舉表示感激,特別是多年來,貝氏一直支持慈善活動。

“紫輝閣創閣以來,無論大小活動都獲得貝氏出錢出力支持,這種取之社會,回饋社會的精神是我們學習的楷模。”

他說,貝仁光事業又成,但從未忘記對社會應肩負的責任和奉獻。

新春布施活動是紫輝閣一項常年主要且具意義的慈善活動,以讓面對各種困難的民眾或弱勢群體,能在即將來臨的佳節感受社會的關愛。

此外,張宏大有限公司與綠康私人有限公司也加入此次布施行列,聯合捐獻216包EMI快熟面。

圖:砂晉漢省德教會紫輝閣布施小組主任甲必丹林順昌(右四)移交邀請函給工程部副部長楊昆賢,以邀請他擔任活動主賓,右起為紫輝閣宣教吳得榮、秘書余悅鳳、署理閣長陳正諨、閣長蔡子今及財政王茀國。

來源:Dejiaohui.org – 活動報道

http://www.dejiaohui.org/2011-05-31-07-47-07/2012-08-10-16-23-08/384-2013-02-02-12-05-07.html

悲心

拿笃德敎会紫瑜阁 赠医施药

拿笃德敎会紫瑜阁福利组与医药组以及亚庇紫瑞阁福利组2012 年12月10日翻山越岭的进入甘榜进行了赠医施药,扶贫済困活动。

这次的赠医施 药,扶贫済困活动是由,紫瑜阁阁长沈培城率领该阁的福利组与医药组,联同紫瑞阁福利组的德友们,共乘5部双廂型四轮驱动车,翻山越岭驾过踦踑的黄泥山路, 到达远离高速公路35公里的三个甘榜,布施糧食予村民,隨行的两位医生以及理髮师,也为村民义务的义诊和理髪。

这三个甘榜是位 於Tampios路口进入(靠近都鲁必与兰脑之间的长桥),它们是1)Kg  Tinanom(34家屬),2)Kg  Kigiwit(30家人),3)Kg  Kodop(20家人) 这次的赠医施药扶,扶贫布施活动,是由紫瑜阁与紫瑞阁,共同配合所一起进行的。

这次的布施糧食 超过一百份,潘华鸣医生与李怡宁医生义务的义诊,受益的村民超过45位,叶瑞霞,叶瑞兰两位理髪师也义务的为40多位的村民剪了头髪;紫瑜阁与紫瑞阁同德 感谢各位善长仁翁的义举捐献食物,兩位拿笃中央医院的医生们的协助,使到此次的赠医施药,扶贫済困活动能夠圆滿进行。

参予这次的活动 有来自亚庇紫瑞阁的邱国友(副总务)、魏啓鸿(董事)、鈡传(德友)、叶瑞霞、叶瑞兰(理髪师);拿笃紫瑜阁阁长沈培城、叶瑞轸(福利组主任)、叶亿成 (副福利)、叶爱梅(医药组主任)、黄德雄(副文敎)、卓世彬(副青年)、谢美凤、曾依玲、庞斯丰、黄洁慧、孫家欣(德友)、潘华鸣、李怡宁(医生)。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