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道

列印

君子之道
許民威

子曰:「學而不思則岡,思而不學則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由「河不出圖,吾已矣夫。」的啟示,我們終於發現「龍馬論」這門匙!按「龍馬論」的指示,我們就輕易窺見孔子提出的「仁」「仁政」的五項宗旨,既五項重要的「決定」,仁、德、禮、中庸、忠恕。對於大家都同意了的「決定」,我們要忠心遵守。不違反已有的「中心決定的忠」要能如心。「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顯然,孔子是要我們忠心遵守仁、德、禮、中庸、忠恕這些「決定」!曾参說的一點也沒錯!你抓住這五項「決定」,夫子之道就可以明確下來了!
只是,面對「利」與「仁義」的決擇時 ,孔子強調「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而「君子」由原意是君王之子,也演變成「義不容辭」的君子、「當仁不讓予師」的君子,類似老外所說的紳士(Gentelman)。這「決定」是何等重要!每個人只要堅持這「決定」,我們都尊稱他為「君子」!


不僅如此,孔子一再強調主觀能動性、以身作則!也邀請大家一起來遵守。換句話說,孔子強調自己的「決定」,也要大家一同遵守「共同締造的決定」!「克己覆禮為仁。一日克己覆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性相近也.習相遠也」修身是何等重要,正確的決定是需要學習認同才變成「個人準備」!而由「龍馬論」我們可以看到孔子的理想是建立仁政的社會,而實現這「決定」,這國家當然需要以「君子之道」做為集體人格才能實現!


當時,孔子就帶著設計好的改革藍圖開始周遊列國。拜見諸侯,希望上行下效推行改革,可是都遭遇到「口是心非」「有心無力」托詞回應,甚至常受到莫名其妙的襲擊。為脫臉逃命弄得狼狽不堪,給他人描寫成「喪家之狗」,又給譏笑為不識世勢到處亂跑的書呆子。孔子也曾經感嘆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只是「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飛禽走獸雖然可以不群居,只是吾身為人若不能和人相親愛,又要與誰相親愛呢?如果天下太平,也就用不著我出來謀改革了!

而「龍馬論」有話說;不能由「決定」到「準備」;不能由上行下效進行改革,也可以由「準備」到「決定」。通過教育宣傳,當仁政的決定形成社會普遍意識時,就可推動這國家進行仁政的改革了!


孔子回到家鄉后,就專心搞教育事業,為社會大量培育人才骨幹!這種對正確信念的執著,就像無形的力量匯聚成一個很大的正向能量,跨越時空去影響中華民族的后代,孔子不愧是我們中國人的萬世師表!我們中國人的驕傲!孔子使我們中華民族屹立在文明古國的行列中。
在過去,讀く論語>是相當吃力的。不但艱澀難懂,最大的困難是,那些格言警句是不連貫的。一行一句可能要化一二天時間去領會。甚至消化不了,形成疑團。不利於現時代的要求。可是,當你掌握了上述的要旨,讀く論語>就會感到樂趣無窮,一看就明。有關く論語>的典故,這里就不先贅述。


可是,我們又為什麼要「愛人」呢?而且還要像愛自己一樣去愛他人?!「中庸」的正確意思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中庸」是如此重要?是至高無上的美德呢?「龍馬論」為什麼是關健呢?相信這些問題,是愛好哲學的朋友們所想探索的問題!


不然,我們先瞭解一下其歷史。秦朝「焚書坑儒」五年后就滅亡。但曾經能背通儒家經典的儒生依然是健在的。這些老儒生便憑記憶背誦出那些經典,編制成く論語>,后來在孔子宅所又發現禮記、論語、孝經。


在「論語」里記載曾参的話很多,可見「論語」里的字句很多源之於曾参的門人。曾参可以說甚得孔子正傳。而禮記里很多是子思的著作。子思是孔子之孫,其老師是曾参,其學生是孟子。宋朝的朱熹,將禮記中的く大學>く中庸>單獨成書。所以く論語>、く大學>、く中庸>、く孟子>這四部書通稱為「四書」!但這四本書是否一予貫之呢?主题在那里呢?


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中庸之為德也,甚至矣乎!民鮮久矣!」 子思就此論點進行更詳細的論述。人又為什麼要愛人呢?孟子就以「性善論」回應。而二者的論述,也一直離不開「龍馬」論!怎樣「決定」,又怎樣去「準備」,怎樣實踐!


「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所以行之者一也。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言前定,則不跲;事前定,則不困;行前定,則不疚;道前定,則不窮。」


治理天下國家有九種不變的綱領,而用以實行的方法只是一個「誠」字。


任何事情,事前有准备就可成功,沒有準備就會失敗。說話先有準備,就不會理由站不住:做事先有準備,就不會遭遇困難,行為先有定奪,就不會出毛病;做人的道理先有定則,就不會行不通。(中庸篇魯哀公問為政之道)

顯然,這些話就源之於「龍馬論」!「決定」與「準備」,然而,我們若不知「龍馬」還有四象。接下去馬上就會遭遇困難了,以為連貫不下去!陽龍、陽馬、心是陰龍、性是陰馬。而中庸篇就集中在對心與性的討論。

性為什麼是陰馬呢?研究「人」,首先可視其為「龍馬」!我們肉眼看得到的「馬」,就分男性和女性、高頭大馬或胭脂馬。而陰馬的性,是指人的感性、理智、和慾望!


中庸,是要我們站在中正的立埸上不偏不倚去判定是非!是要我們能公平合理去「決定」!而子思的中庸,在實踐時,強調一個「誠」字!誠字是由言成來的!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的「決定」!廣東話叫牙齒當金使!打崩牙和血吞。這也是香港人的金字招牌!決定了的話,一定會守信用,既使價格有變化會虧本也一定會付現堅守信用!這就是香港由一個小漁島發展成工商業大都會的秘訣!講話沒信用,誰敢和你做生意?你買東西肯定會去信譽靠得住的商鋪買。買賣交易首先就看你的「誠」信歷史,看你是否信得過!而一個法官更要堅守中庸!在利誘與仁義之間,一定要秉公處理!要站穩立場!利的交易,常在你知我知他人不知的情况下進行,在暗處交易,也在獨處衡量,「故君子慎其獨也。」!

而亞聖孟子是完善了孔子的學說,是繼承和充實了子思的理論!對性的探索,提出「性善論」,在陰龍既「決定」的心、提出「惻隱之心」!


而「性惡論」與「性善論」是水火不相融的! 毛澤東在文革期間曾經說過:他是比秦始皇還要秦始皇. 比法家還要法家! 什麼意思呢? 諒想大家會很感興趣, 這里就順便也筒單介紹一下。

「性惡論」是戰國時期荀子提出的。 他說:「 人的本質, 生下來就是惡的! 惡是邪惡陰險, 叛逆暴亂。所謂善那全是人為的,叫偽善! 「 生之所以然者謂之性」( 正名) 「所謂惡者,偏險悖亂也,人之性惡, 其善者偽也。」( 性惡) 所以要人為的改造,要用重刑使他畏懼改正!
「從人之性,順人之情,必出於爭奪。」「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分之,以養人之慾,給人之求。」

, 「性惡論」將人一生下來就變成「罪人」!其人原本就已壞了,怎麼樣改造永遠也不會好的?!唯有強迫他勞改,讓他痛苦、死亡或随意處置!荀子除了教「性惡論」,也教「乘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兵法。而法家就俱備這两種本領。所以打起仗來很有謀畧。秦始皇就是靠荀子的學生李斯的輔助,打敗六國而一統天下的!而當宰相的李斯聽得秦始皇很賞識師弟韓非子,就馬上設計陷害處死韓非子。這就是法家的第二特性。誰敢超越他,誰不順服,就使陰謀毫不留情置人於死地!六親不認!「似秦苛政」也離不開這两大特性!建長城勞役的都是戰敗國的民眾、只替人求情就「焚書坑儒」!將六七百名的儒生活埋,問你怕未?

「性惡論」古今中外都有,荀子的「性惡論」還不算頂级,外國進口的更加高級。這里先賣個關子,留給愛好哲學的朋友先去探討吧!
而從學習「龍馬論」,我們可以看出許多人忽略的問題!也由「龍馬論」我們可以斷定荀子是智者,但他是否定仁義,不能列入孔子的門徒,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题,不能猶疑!


荀子對「龍馬論」是甚有研究!他說:「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出令而無所受命。自禁也、自使也;自奪也、自取也;自行也、自止也。」(解蔽)意思是說,心是形體的君主,精神的主宰。做出决定,或否决外來的決定。心能約束自己;驅使自己;命自己放棄或接受。自動自覺!這不就是在論述「龍馬論」中的陰龍既心的功能嗎?!再看「乘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戰畧思想,不就是將敵方視其為「龍馬」,乘他無法注意,攻他不準備的地方,而旗開得勝!


分析了「龍馬」,我們又回歸正傳來分析子思的「中庸」。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须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隐,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天所賦予人的稟賦叫本性,遵循本性處世做事叫正道,修明循乎本性的正道,使一切事物都能合于正道,叫做教化。這個正道,是人不能片刻離開的,若能離開,就不是正道了。所以君子在無人看到之處要警戒謹慎,在無人聽到的地方要恐懼護持。須知道,最隱暗看不見的地方,也是最容易發現的,最微細得看不見的事物,也是最容易顯露出來的。因此,君子一個人獨居的時侯,是需要特別謹慎的。

喜怒哀樂的情感還沒有發動之時,心是平静而無所偏倚的,這叫做中;如果情感發出來都合乎節度,沒有過與不及,就叫做和。中,是天下萬事萬物的大本:和,是天下共行的大道。人如能把中和的道理推而極之,那末,天地一切都各得其所,萬物也都各遂其生了。


若我們不知,「中庸」是站在中正的立場上不偏不倚去判斷是非的「決定」的話,子思如此的解譯真是撲朔迷離,艱澀難懂!其實子思也講的很清楚:「沒有過與不及,就叫做和」,「和」非中庸也!

性是與生俱來的,沒錯!但性是包括感性、理智、和慾望的。所以孟子提出「性善論」就非常明確!充實其老師不足之處!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里仁篇)。……富與貴,是每個人都響往。若以不義的手段取得,我也不願享有。貧與賤,每個人都討厭。只是受到不正常的對待,我也不會逃避。孔子對利與義的立場是很明確,而孟子分析利與仁義就更加精彩有力!


子思分析「中庸」雖然飄浮,可是強調「誠」字就得分!起初能中庸,待到利益所趨,就會動摇甚至后悔,「而不能期月守也。」所以,強調「誠」字是很重要!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擇善而固执者也。

誠,是天生的真理,實踐此誠字,是人為的真理。所謂誠,是不須勉強而合、不須思維而得,一舉一動都合乎道理,只有聖人才能做到。所謂實踐之誠,那就是要選擇至善之道而堅守不逾才可以。

子曰:「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孔子說:「人人都會說﹔我是聪明人,可是被別人驅入网內,驅入機檻中或陷坑里,却不知道避開。人人都說﹔我是聪明人可是自己选择中庸之道,但連一个月的時間還守不滿呢。」


博學之,申問之,慎思之,明辯之,篤行之。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强。


要廣博的學習,詳细的求教、慎重的思考,明白的辯別,切實的力行。不學習則己,既學習,不到學識淵博不止。不求教則己,既求教,不到徹底明白不止。不思考則己,既思考,不到想出道理不止;不辯別則己,既辯別,不到辯別明白不止。不實行則己,既實行,不到切實做到不止。別人學一次就會了,我學一百次、別人學十回就會了,我學一千回。一個人如果真能照這樣做,既使是個笨人也會聰明起來,既使是個柔弱的人,也會堅強起來。


前面曾經提及過,「大學」原是「禮記」中的一章,但列在「四書」的前頭。以前中國學童讀「四書」,順序就由「大學」「中庸」「論語」「孟子」。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知所先后,則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庶民,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謂知本。

高等教育的目標在於保存人高尚的品德。在赋予人民新的生命。在止于完美之境。知道止于完美的境界之后,對人生才有固定的宗旨。才能得到心境的寧靜。得到心境的寧靜之后,才能安然自處。能安然自處,才能用心思考;能思考才能有所知。物體之組織是由基础及高層所構成,而每件事務之演變上也是有其開始,有其終結的。因此了解事務之正常關聯的順序,乃是智慧之始。


先賢凡是要保存普天下人那清新的品德的,必要先把本國人民的生活納入正軌,必須先把家庭生活整頓好。要想把家庭生活整頓好,就須要先修養個人的生活,要修養個人的生活,必須先把心安放端正,必須使自己的本意發乎真誠。要使自己的本意發乎真誠,必須獲取真知,而真知在于研究萬事萬物。將萬事萬物研究之后,便有了真知。有了真知,其本意便能發乎真誠;本意能發乎真誠,内心便能放得端正;內心能放得端正;個人的生活便可有了修養。個人的生活修養好,而后家庭生活才能整頓好。家庭生活能整頓好之后,國民的生活才能上軌道。國民的生活上了軌道,整個天下才能太平。上自帝王,下至庶民百姓,必須把個人生活的修養看做一切的基本。


基本不好,其上層好者,是絕不可能的。樹的主幹瘦弱,而其上面枝葉茂密者,天下也絕無此事。這就叫做知道根本。

在過去,七八歲的學童一開始就讀「大學」「中庸」,的確難以想像!除了那老師識「易經」,明「龍馬論」,不然其背后的哲學意義,又怎能教明白呢?唯有先死記硬背,以備將來年長可理解和用上。


今天我們已識「龍馬論」,當然就會一目瞭然!「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子路篇)大學篇就是完善孔子的這番話。要教什麼呢?怎樣才能富裕?這裹是少不了用「龍馬論」的四象,陰生陽、陽生陰的「龍馬精神」來論述!高尚的品德,源之於正確的「決定」后去「準備」。有了「準備」才能發揚「仁政」安定繁榮。


「基本不好,其上層好者,是絕不可能的。樹的主幹瘦弱,而其上面枝葉茂密者,天下也絕無此事。這就叫做知道根本。」呼應孔子仁政的社會要有「君子之道」做為集體人格才能實現的理想!而高尚的品德是包括了「豐富的知識準備」和「重仁義的決定」,「大學」這一篇所強調的就是「仁心仁術」!致知在格物就是要掌握「龍馬論」!「有了真知,其本意便能發乎真誠」!怎樣才能真知,又回到對「龍馬論」的研究了!


而孟子的「性善論」認為: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若相倍蓰而無算者,不能盡其才者也。く詩>曰:天生素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彜。好是懿德。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造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彜也,故好是懿德。


人天生的素質,可以使他善良。這便是我所說的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至於有些人不善良,這不能歸罪于他的素質。同情心,每個人都有;羞恥心、恭敬心、是非心,每個人都有;同情心屬於仁,羞恥心屬於義,恭敬心屬禮,是非心屬於智。這樣的話,仁義禮智不是别人給予我的,而是我本來就有的。只是不曾探求過罷了。如果探求,便會得到。如果放棄,便會失去。人與人之間,有相差一倍,五倍甚至無數倍的, 就是没有充分發揮他們本來就有的本性的緣故。詩經上說;上天養育眾民,萬物皆有規律;百姓堅持這些規律,喜愛美好的品德。孔子說:寫這首诗的人真懂得道啊!天下事物都有它的規律。老百姓掌握了這些規律,

所以喜愛美好的品德! 

   
孟子的「性善論」再次强調孔子所指的「仁是愛人」的原因。而與梁惠王的辯論是彰顯「君子之道」的重要性!


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哩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后義而先利,不奪不餍。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


孟子去拜見梁惠王。梁惠王當面就問道:「老先生,你不遠千哩來我國,將帶什麼利益給我國?」孟子回答說:「大王您為什麼一定要談利益呢?其實只要有仁義就足夠了!王假如说;怎樣才有利于我的國家呢?大夫也問;怎樣才有利于我的封地呢?士人庶民又問?怎樣才有利于我自己呢?這樣上上下下都互相追逐私利,國家就危險了!擁有萬輛戰車的國家,能殺了其國君的肯定是擁有千輛戰車的將領。擁有千輛戰車的國家,能殺了其國君的肯定是擁有百輛戰車的將領。在萬輛戰車里擁有千輛,在千輛戰車里擁有百輛是不算多。但若他輕公義重私利,他不把國君的一切奪過來也不會滿足。但從來沒聽說講「仁」的會遺棄父母,講「義」的人會怠慢君上,大王只要講仁義就可以,為什麼利字當頭呢?!


孟子的這一番話,給現時代只「向錢看」追逐私利的風氣敲響了警鐘!過去叫喚「砸爛孔家店」、否定仁義,不仁不義的事就降臨在自己身上。親身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劫後餘生的朋友諒想會深深體會。今天,生活改善了,就必需學習和堅持仁義。


到這里總結孔子的學說也告一段落。也在此呼籲運用孔子的智慧是解决現代社會困擾的必修課。而由外國進口的「性惡論」,是否可以用「龍馬論」來破解呢?


月前,有去雲南旅遊,香格里拉是指定要去的地方。但到了中甸這地方,導遊說;這里也叫做香格里拉。喔,原來叫香格里拉的地方還有好幾處呢,其他都不適合像我們走馬看花的旅客去,高山反應一來呼吸困難,是神仙住的地方、是我們很響往的美景、性命攸關還是打退堂鼓回去吧。

可是,遠在三千多年前,猶太民族在受埃及人奴役的時侯,摩西要帶他們離開苦海,到一個鳥語花香、泉水如奶的地方,在那里過着自由自在幸福的日子!可是,摩西也沒去過那個地方,出埃及后就在沙漠地區艱難度日團團轉四十多年。摩西一死,猶太民眾就下山建立以色列,經過大衛王、所羅門王就分裂至到亡國。一個智商高超的民族為什麼擺脫苦海后,又墮進另一個更深渊的苦海中,成了爬不起來的民族呢?
而謎底就是共產主義理想加上「性惡論」!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過着美好的生活,但受魔鬼化蛇的引誘,偷吃了能生智慧的禁果,給上帝趕出伊甸園,從此就要痛苦、死亡。所以他們族人一生下來就帶有「原罪」!還說不定是蛇的后人、魔鬼的化身,那就要楸出來,用石頭活活砸死!誰又能辯別那人是「蛇的后人」呢?是摩西在十二支族人內指定撒都該族人成世襲的祭司階層,法利赛人為律法學群。誰不遵守「摩西十誡」就可判其為「蛇的后人」亂石砸死!


共產主義理想加上「性惡論」,在解放戰爭時期是特別有功效,有使命感,消滅妖魔鬼怪的光榮和義務是在一起!但到了和平時期就麻煩了,誰是妖魔?要繼續追踪打擊嗎?尤其民眾的生死權掌握在那些世襲的宗教特權者手上,公報私仇造成社會黑暗互相傾斬。「心死了,國也亡了。」猶太民眾就這樣過了近千年的黒暗日子,雖然也出了許多改革浱、先知團可是却一筹莫展。

我們試用「龍馬論」來分析吧;改革派必需擁有高於那些祭司的權威或「決定權」,其二,他必需能說服在他們族人里根本就沒有什麼「魔鬼的后人」!這是普通人甚至要進行武裝革命派所無法解决的問题。

但耶穌出生了,他能解决以上的難題,而給尊稱為救世主!誕生在馬糟上的耶穌是贫窮木匠家庭出生的。他以宗教家的身份提出「天國論」,若視他為歷史人物,他是個偉大的社會改革家。

他自稱是上帝的兒子!當然比那些祭司擁有更高的權威,擁有更高的「決定權」來立新約!他到處傳道醫病,當驅魔人,意在告訴大家,他們族里根本就沒有魔鬼的后人:把附身的魔鬼、病魔驅走,那人就恢复成好人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他更指責那些祭司和法利赛人是假冒偽善的,常貪污制造冤案!

「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就有說:「你們這假冒偽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朋友,這段話今天也成為西方現代律法最重要的宗旨!

耶穌深知他的改革必招來殺身之禍,就決心以「死而复活」將其信念傳開。最后,他給愛徒猶大用親咀的暗号出賣,祭司長以「冒瀆神靈」的罪名判耶穌死刑,雖說還應該有證人,但是大家都同意了這種宣判。人們就隨着那些士兵往耶穌身上吐唾沫,並且毆打他。在暗中看到這種情形的大弟子彼得,被一個打雜的女工發現,就準備把他拉去交給大祭司,指稱他是耶穌的同黨,彼得連說三遍:「我不認識那個人」一邊說一邊慌忙跑掉。

眾議會的議員、法利赛派、撒都該派和群眾、川流不息地湧進總督官邸。耶穌在希律王護衛兵的押解下,任由民眾歐打辱駡,幾乎給打的遍體鱗傷。再加上两三夜沒睡,已經疲勞到極點。在民眾「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吼聲下,波拉多總督說:「此義人血的責任,就在於你們猶太人。」


筆者是一九六六年底由僑居地回國,也正是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展開,第一次見到斗爭大會原來是如此暴戾,感到迷茫和不安。一直思考這場面是在那一本書曾經提及過。最后才發現原來是和處死耶穌的情景相似!不表示激烈憤怒、划清界限立場鮮明可能會給懷疑是同黨、保皇派,秋后算帳!在這裏那有公義、憐憫、和信實呢!


據說,馬克思是法利賽人的后裔。眾所週知,猶太人大部分是頑固信仰猶太教即「舊約」,很少會信「新約」的耶穌教的。「否定之否定」是肯定前者的意思。馬克思是肯定摩西,否定耶穌的!再用「龍馬論」來分析,馬克思所構思的共產主義,根本是摩西的翻版。標榜是科學的經過實踐的,由奴隸制社會回到共產主義社會的例子,其實就是指摩西的事跡。馬克思很喜歡轉彎抹角,他極力將資產階級打成魔鬼的化身!可是,「龍馬論」研究「人」時,是將「人」視為「龍馬」,其「馬」就是他擁有的寶貴資產,擁有一個身心健康的軀體是人最寶貴的資產、有罪嗎?怎樣「興無滅資」呢?工人階級是小資產階級,要接受其教義才能成為無產階級!要興無滅資!我們的資產已經非常貧乏還要「大公無私」?「量變成質變」!你的資產階級思想多了,「走资」了就會變成叛徒、內奸、特務。要經常清理階级隊伍,任他職位有多高,隱藏有多深,也要把他們揪出來拉下馬,要叫他們劳改、痛苦、死亡!


其實,在書房裹構思的共產主義藍圖,靠得住嗎?怎麽一早連「會背叛」也算計在内並設機關呢?是真先知還是偷師呢?鳴呼!「量變成質變」使數以萬計忠貞死的不明不白!孔子曾經說:「人人都會說﹔我是聪明人,可是被別人驅入网內,驅入機檻中或陷坑里,却不知道避開。」

以耶穌教为主流社會的西方國家,根本就無動於衷,在和平的環境下努力改善生活。而也是以耶穌教为主流社會的東歐國家,看到中國的十年浩劫都很驚慌,這不是處死耶穌的翻版嗎?為免浩劫降在己身便一哄而起紛紛倒革。而中國的問題就復雜多了,信耶穌教的人比率並不多,而多數也以宣傳天國論和信主得恩典為主,根本就不知道其内幕的斗爭。加上不斷宣傳宗教是麻痺人民的革命斗志,又砸爛孔家店,唯有埋頭建設以不變應萬變。

但這可行嗎?一個民族沒有正確的精神建設行嗎?猶太人共產主義理想加上性惡論使他們亡國幾千年的歷史教訓不能忽視!信奉性惡論的秦朝,不是很強大嗎?但「似秦苛政」第二代就滅亡。反看崇儒的漢朝,號稱「禮儀之邦」却富強延續幾百年。近來,胡錦濤主席提出「以人為本,創造和諧社會」的口號。很好!但在「大學」里裏就提及過「基本不好,其上層好者,是絕不可能的。樹的主幹瘦弱,而其上面枝葉茂密者,天下也絕無此事。這就叫做知道根本。」


在國外建的中文翻譯班美其名叫「孔子學院」!計劃在世界各地建ニ三百間。現在的中國政府真的又再遵重孔子的智慧嗎?若不是口是心非,不如也在神州建幾百家真正做研究的「孔子學院」,響應胡錦濤主席的號召,做好基層建設!


孔子是比耶稣早出生近六百年。其時空的差距可以如此比較;比如耶稣在今天出生,而孔子却是明朝鄭和下西洋的人。古希臘的哲學家蘇格拉底,是孔子死后九年才出生。老外最喜歡研究耶稣的「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這句話。憐憫的含義可能很廣,將心比心、同情心等等。但得知孔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要像愛自己一樣愛他人等名言后更深感欽佩。的確,孔子為仁政設想周全!孔子不愧為世界第一偉人。

再說,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解决香港回歸的問题。以「龍馬論」來看,是行不通的!一個國家肯定只有一個制度,一個「決定」,不然會混亂。其實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確是很大膽也很有遠見。留一個香港行使資本主義制度,容易就近觀摩和取經。另一方面鄧小平曾經三起三跌,對不經過獨立的司法程序,就判其有罪要劳改,肯定是深恨痛絕之。又已經沒時間給他好好思考,唯有找一個權宜之計,留给后輩有努力的機會。


其實,西方的司法獨立、人權、言論自由、宗教不許参政等,都是因處死耶穌血的教訓而設立的「決定」,若你判错了「此義人血的責任,就在於你們身上。」。你不堅持仁義,那不仁不義的事就會發生在你身上!十年浩劫的教訓太刻骨銘心了!真如孔子所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今天,我們若不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愿意阻止文革重來以造福后代,這些都是值得借镜的方向!


近百年來,中國人為迎接「德」先生,却先掀起砸爛孔家店的思潮。接着文化大革命時譚愛晶和紅衛兵又到曲阜大肆毀壞孔庙,要把孔子的思想徹底剷除,結果在扭曲人性的「改造」中死了數於千萬人,顛倒是非思想混亂前途暗淡。


毛澤東在紅衛兵大串聯時,向到訪的老外自豪地說:我們中國是世界上最自由、最民主的國家!並封紅衛兵為革命小將。紅衛兵也發出誓死捍衛毛主席無產階級司令部的呼聲,其光榮和義務是在一起的!開始到處串联,要揪出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大鳴大放大字報,「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捨得一身剮,敢杷皇帝拉下馬」「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隨著漸漸失控去打砸搶、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甚以為代表真理横行霸道,目中無人處處盛氣淩人!派性大發,文攻武衛大搞武斗,槍戰…。越亂越好!這就是毛澤東理解的民主,你意下又如何?


民主似乎又和革命划成等號。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是推翻一個政權的暴烈行動!而這種紅衛兵的民主抗爭模式,在臺湾和香港都有市場。近年來也在泰國發酵,民眾分兩派武斗,政局混亂,經濟損失巨大。在印尼實行民主政制后,為了爭選票,候選人向宗教領袖和勞工團體靠攏。徧袒勞工的法律通過,外資關廠撤出,中小企業骨牌效應倒閉。害得工人失業問題更嚴重,社會更加不安,繁榮進步遙遙無期,資源和精神都消耗在明爭暗鬥中去…。


但奇怪的是,在以耶穌教為主流的歐美國家,實行民主政制使社會更安定和諧。這又為什麼呢?是不是他們隱瞞了其優點,却將缺點壞處推銷給我們?還是我們理解錯了呢?


聽說,民主還有分生活民主和政治民主!生活民主的要旨就是求同存異!而政治民主也就是政黨政治!一個為執政黨,一為在野黨。互相支持互相監督、求同存異。政治民主却需要以生活民主為基礎,不然也會混亂!


可是「求同存異」太簡單了,如果用孔子的「忠恕」之道,那就很明確!「忠」是由如心形成的中心決定,雖然不一定最好,也不可能最好,但大家都同意了,就要放棄過去的成見,維護大家共同的决定!「主忠信,徒義,崇德也。」而且也強調誠信!政策一旦「決定」,成敗都要承擔!為免「亢龍有悔」,所以「決定」前深思熟慮是很重要,但不是拉后腿故意拖延!雖然言論自由,可以如心,但却不可違反仁、德、禮。既人權、律法和道德。不可無限上網乘機辱罵,要堅持中庸、信實!如果我們再回頭看耶稣:「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我們對民主的含義就更加明確了!


每次由外地回港,一下飛機就如釋重負立刻感到無比舒暢,深深舒一口氣,啊!我到家了!他人赞揚說,香港是法治的地區。可是我却深感擔憂!香港的法治又能維持多久呢?過去的英女皇是耶穌教的領袖,也可以說是法治的監護人。老百姓多數信耶穌教。可是在今天,香港法治的監護人沒了,香港市民信耶稣教的也不是大部分。以「龍馬論」來看,擔當「龍頭」的監護人沒了,其「基礎的馬」又薄弱,危矣!加上大陸經濟猛飛,工業北移,香港面臨的競爭力越來越大,危矣!

其實,香港市民有一個很寶贵的資產,是其他城市都無法超越的本錢,那就是誠信指數高!金融業要發展就要看你誠信的歷史,維護法治也要靠誠信!政改也要靠誠信!這強項是我們要保持的優良傳統,要努力宣傳發揚光大!形成社會巩固的普遍意識!

幾年前,曾去信特首、立法局主席,聲援以湯恩佳為首的孔敖學院,爭取孔誕日為公眾假期,陳於利害。但勞工處處長回應說,社會尚未有此普遍意識。近月來在立法局表决,以小比數給否決,是有所進步有待再努力。這次政改方案通過,雖然不是最好,但能得到大部分議員的同意,實在難得。其實也不要忽略暗流汹湧,及時提出孔子的「遊戲規則」是當務之急!市民尤其年青人明白遊戲規則后才能心平氣和减少怨言激動!仁政的教育是何等重要,是安定的基石!是刻不容緩要進行的工作!要領一抓就事半功倍!

我們爭取「孔誕日」為公眾假期,不僅是民族自尊的問題,而是強調我們誠信的操守,是源之於這位萬世師表的孔子教誨!建孔廟不僅是信仰崇拜,是我們驕傲有這麽偉大的精神領袖,是我們終生學習的榜樣,也讓欽佩孔子的老外有機會來香港参拜。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賞試用孔子的智慧,完善和巩固法治!給大陸做實驗田!讓中國人開辟一個文明的新局面!統一在仁政的宗旨,共同享有長久安定繁榮!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