乩務運作于與功能

列印

乩務運作于與功能

項目

(一) 德教設立鸞壇目的

(二) 如何辨明鸞文理論是否正確

(三) 董委乩委對鸞壇正視觀

(四) 鸞壇乩務與掌生之修為

(五) 掌職命運如何

(六) 鸞壇報,錄,平沙,待鸞生職責與功德

(七) 結語

 

開場白:

(一)     德教設立鸞壇目的

鸞壇的設立其目的主要的是在於重振我們中華固有的善良道德,提升人類內在的生命精神,使茫茫衆生在物質領域中知其所止在精神領域中而達到至神性的境界,能使社會安寧,人人崇尚道德,能使大衆信服。我們的鸞壇能成為大衆信仰中心,要達到這樣的目的我們必須先達己而后方能達人,自覺方能覺他,扶乩雖然在某些宗教認為是聲色之法,但它實能導人引迷入悟功能去惡從善的效應,所以我們鸞壇實負有重大的使命。

(二)     如何辨別鸞文理論是否正確

掌生與乩筆乃為鸞壇之命脉,故是否能引入人於真理信仰中,掌生與乩筆實為一主要關鍵,我們德教鸞壇扶乩是我們中華傳統文化之文字遊戲,砌字成句,包括詩,歌賦,以及宗教論文,勤人向善及修持法門,是一門非常高深奧博的文學修養,但如果我們不去辨別其理論是正是邪是真是偽,就將其認定是我們修持之準則,最後終必落入聲色之境。難以超脫,或許會有人認為鸞文是先佛附於掌生之身所指示之文,那有可能會錯,說這話難到不怕神責天譴?是的既能成仙作佛必是一大覺者,怎會引人入於邪途之理,但問題是仙佛已無形驅的拘束,非凡夫的肉眼所能見,如此又何能斷定柳筆的揮動真是為仙佛附於掌生之身而揮動?更何況靈界亦有具五神通天魔,能知過去未來的能力,呼風喚雨的本事,若是天魔附於掌生之身,我們又如何能知曉,因此要辨別鸞文是先佛所示或是天魔所言又或是掌生本身的識觀作崇,只有從鸞文所顯現出的道理去辨別是非。因此鸞文必須加以詳細研究不可認為鸞文絕對無差,如遇不會理之處應加以探討詢問。若有疑而不問豈非墜入盲目追從。盲目附從者是迷信。若入迷信仰即離信仰遠矣!

蓋因蕓蕓掌生,資質不同,修為各异,加上所處的環境人事所然,故觀其文時有離離不洽之感,我們究味玄章必須先澈其玄后,方可實踐奉行以免誤人誤己。

(三)     董委乩委對鸞壇正視觀

我們德教的組織廣佈世界各地區,都在推展鸞壇乩務工作尤其是在我們馬來西亞,不論東馬,西馬,大多數德教會都在積極發揚乩務,把乩務工作當成閣政重要任務之一,但大家要明白鸞壇乩務所倡導的應該是一個智慧的信仰並非教人墜入迷信,可是目前鸞壇在信仰上大都呈現一片雲霧茫茫的景象,標新立异,怪相百出,雖說是應時應景,各施各法,其實已經失去了我們德教傳統鸞壇乩務以文帶教以文教化,目前有些傾向神宮色形,我們德教鸞壇乩務,它的乩之玄奧,不是乩童,神童所一般。唯信者,必須觀察乩盤所泄示的能否合乎天理地道人義。這樣才能合為正途,今天大家(董委,乩務)能否信乩而共達天職這是個大因緣關鍵。

在座的諸位德兄德姐,我們德門德徒,求法,應法以乩得渡,所以我們要深入明白德壇教化,以乩為首,它能指示閣的航綫,能感化閣中上下董職,工委圓融團結,這樣才能揚大教化,廣結善緣,乩能帶動閣運,能感化渡世,乩務的組織乃是閣中的指南。

德教以神設教,以乩為鞭,以十章八則為教條,乩的泄示,即是代天宣化,要符合乩命天理莫違反天意人理,這樣才合為正途,所以說每當一閣之展邁,必受乩務所緣。大家能否共業共舉,共鳴合運只看大家對乩務是否共業共負,更重要是大家能否獻出至誠之心,立志發揚乩務,達到神人相通,神人心期,神心和人心,心心相印。

在座諸位大德,鸞文在勸人為善,但若以「賜功德」為行善的釣餌,又沒有進一步加以疏解脫離此功德的執着,會使信者墜入如「金剛經」所說:[若以聲音求我,以色見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不是究竟解脫執相之道。

本來要衆生去迷入悟,復明清淨自性,返使人雖能行善布施,但却以功德為行善之鵠,則心已不净離自性遠矣!

「六祖壇經」說:[功德須自性內見],不是布施供養之所求也

「道德經」亦說:[上德不德,是之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之無德]。

當執着於祈求功德行善時,這不是真正的功德,每當事與願違時必怨聲四起,責仙佛不佑,怪神明不護。從信佛敬神轉為不信亦不敬。甚至連內在生命深處的一點神道觀念亦現為虛無而連根拔起,任讓生命放肆蹋落,純以自家的善惡,斷人事的是非善惡。只要自己所喜,[惡]亦是[喜]。只要自己所惡,[是]亦成[非],造成善緣未植而惡緣却廣種了。本欲教人消業却反是舊業未消而新業又結,本欲渡人走向天堂,却反向地獄敲門,豈非是對渡化的一大諷刺。

德教使命之承諭,乃宏揚乩務,乩之宏化代天而宣,一閣之興衰,乩緣首重,能養乩命,必能將閣譽發揚光大。

雖言乩掌執柳揮筆容易,但泄示之乩文是否合乎邏輯合乎天義地經,方是純柳之文,一閣乩掌之成長,能否代天宣化,只觀純性養真之念。否則乖離正道,非乩玄之所亦也。

德教正統之乩務,掌天盤地儀之由,擊星斗日月之緯,合乎天經地緯,方成正道,否則離道也。是緣一閣之掌生是關天命所寄,非同小可。閣中掌生能應命,精進修持,可奪天地之靈慧貫乾坤之智悟合人靈之氣,三才合一,乩務興哉!

一生能為掌,三世前修來]。

(四)     鸞壇乩務與掌生之修為

扶乩常為有識之士所排斥,如教育界,受高深教育者,專業人士與其他宗教信仰者。他們認為扶乩是導人迷信的玩意,在許多時候批評者只是人雲亦雲,根本沒有去真正接觸或深入研究,其實真正扶乩可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全屬公開且是光明正大的進行。

大家都知道扶乩必靠乩掌,所謂乩掌是由二人共持Y字形柳枝在一個沙盤(八卦盤)中連綿不絕的傳出仙佛的文言,而奇怪的是扶乩者可能原本是胸無點墨或是教育水平不高,但寫出的乩文,却是文理通順流暢詞句華麗充滿仙氣,非常人所能及。除了古詞外還有宗教論文,勸人向善及修持法門,更重要的是仙佛皆為渡衆乘願而來,乩掌的靈性與修為最為重要。倘若能修身養性心明如境所傳寫的乩文準確獨到,乩掌可以說是仙佛的代言人,代天行命,在廣義上來講,乩掌是媒,這全歸納為玄學的範疇。

我們仙佛對乩掌要求也十分嚴格,乩掌必須具有宿慧靈根,同時也要有窮理之功。口不妄言身不妄行意不邪念,如此才能以我之心契合神之心,心與心相印,自然心思活潑。不假思索,下筆千言,龍蛇走沙,珠機滿紙。在這樣過程中身為乩務人員,當乩盤開動時。

"敬師如師在""敬掌如敬師"

局外人可能懷疑乩掌是有備而來,其實非也。其實有很多事,乩掌事先無法知道,也沒有辦法在未開乩前能知道仙佛的示意。這樣才是扶乩之能事也。

如果乩掌心術不正品行不端心印未純理境未澈無讀書涵養之功過於七情六欲之憧憂私欲障阻,神即相我,我不應神。如果乩掌一登記臺,神昏氣散意亂心煩內魔先作外魔乘之所謂魔由心造。妖由人與而種種怪相出現。

所以掌生因執柳之故,宜有慧性,掌生之慧憑柳柳之慧憑師師之慧憑道。以上句語乃乩之道理。不誠者不至德不修者不至不可教者不至失五品者不至。况為掌生者於慧根修養理境心地,四者須厚,臨乩不邪視,執筆無什念,神靈合一,始能走筆飛沙,絡繹成文,傳仙佛之所欲言,反是者,臨乩不靜,寄靈未真,扶出乩文,語失其意,句不傳神,豈得謂乩哉?

乩之純者,神靈貫注,真機暢達,若黃河天水,管樂清音,聽者悅耳,聞者醒心,文堪化世,語能寄玄,斯可謂乩之靈者,理不明則事多感,心不正則神易亂。

但掌生本身在執柳時必須集中精神,心思清净,接通師靈,代天行命。所以我們不要以常理或人為的觀點來評論,必須立于另一角度去衡量,才能有收獲,畢竟扶乩是屬于玄學範疇,我們今天是負乩務聖職,應盡力去維護乩務,去弘揚乩務,明白乩理,這樣才不辜負仙佛慈悲降鸞教化。

掌生還須忍辱負重,闡發天機以興聖教,掌生若欲有驚人至善之玄文,必先立志虔修,朝夕究味玄章,崇遵真理,心地光明,為閣求榮,物無私盡,本着一貫鈞威之宏旨,志心鸞教,這樣才能氣勢雄渾,行文包羅萬徹,若掌生中道頽志,變質,怠修,這樣必難得玄,若出行文,識意潛伏,受人以柄而笑話叢生,至斯何异自欺欺人!

我們德教使命之承諭,乃弘揚乩務,乩之宏化,代天而宣,一閣之興衰,乩務首重,能養乩命,閣譽必定能揚大教化。

掌生堅貞與否,只觀掌生本身之努力,勤閱善書玄文,福慧雙修,這樣一定可以加速乩靈之成長,掌生之性情亦對乩靈有所牽絆,是緣掌生之性情所修,是關靈慧之純濁與否,靈慧之純養,非一日可成,要乩靈之純,掌生必須下一決心苦修。

所以說,乩學難與易,非一日可知,但掌生之重任本身應知悉一切不可非來則來,非去則去,乩務組應有紀律。凡誓掌者,必須遵守規章,嚴律自己,勤修禪功,多閱善書,多修陰功,必須能夠做到精修如如,掌生的靈慧一定可以一氣可成才。乩靈之運化以達神人相感相通。掌生功夫已否下足,誠心是否緣厚,這一切的一切都能使乩靈淨化。

一掌之求是非常不容易,一生之緣都難求。我們德教乩鸞是以乩傳化,以乩揚道,以文結緣,我們的乩務非營非利。德教乩務乃慈航再造,勵之以善,勉之以良,這是慈善事業,這個慈善事業是否能推行,這是在於我們人心,在於良性。我們乩務乩柳之功乃是代天宣化,宣些什麼?十章八則。化些什麼?化于迷黎羔羊。使這種善良事業邁進推行。

大家須知德教的宗旨為救困扶危,導人向善,去惡從善,仙佛聖賢啟示天道無差,但人事有錯,錯如能改,善莫大焉!絕不能因為少數人的錯誤,而毀謗整個宗教與乩務。

(五)     掌職命運如何

立德立修造化功德棄除三世惡業以求化大同,窺規乩法而行,立志揚教而行普化共命,以造慈航普渡衆生

因果循環報應律以,善緣終皈淨土法界,雖然少者不果之運乃前惡未盡,但暫受業報終得正果。

我們德教鸞壇之設,是行五行八卦之位,一盤而立,二掌不行,必配報,錄,平沙,待鸞生方向圓融。

(六)     鸞壇報,錄,平沙,待鸞生職責與功德

問心可修立定崗位不怠不慢不驕不偽,以三者立心之要,神貫寶盤不二視。注目靈貫,修而直剛,成就非凡,然言神人相合之理,今生我們能為閣務,乩務獻身,必能見地而起,但切記莫妄為莫作惡衆善奉行,尤以念頭,"心造净土","心造地獄"。這是自己選擇的念頭。

本身能修能得已修已得,觀柳揮旋,能定念之觀,除非非想,修念念善,習練自心以養浩然之氣,能靜立乩盤而觀,必有善緣助運。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能監能察,功果必然斐同,不管乩掌,報字,錄字,平沙,待鸞生此緣是關係到三世因果,能入德門是緣,能修心境是善,進而修己克己律己行無為之道造善業而入净地修十德而證品位

(七)     結語

乩掌有,玄,純,清,濁之分

玄者:窮哲通玄,格思澈理,清微入妙,應數而定,降貴天膺。

純者:一筆千言,文格詩體,出語絕塵,順時而就,夙命天縱。

清者:言旨清明,文詞正直,循理不偏,順時而就,因緣締悟。

濁者:論失倫次,意旨含糊,流文粗俗,數運時乖,濫芋充數。

事實上前三者()甚難區分,簡單來說只有上下或靈與不靈之分而已。

不過我們也要特別注意,身為乩務領導者更應該要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尚若掌生半途起异心或為別有居心者所利用,其破壞性與所造成的禍害,是無窮無盡的,一般平民(閣友信衆)或是知識較淺者是無法分辨乩文的真偽與矛盾。以為師尊所說的絕不會出差錯,殊不知師尊有靈。但掌生却可能出錯。所以我們身為乩務主策領導者必須有所警惕與預防才是。

近年來社會風氣的迅速敗壞令人觸目驚心,冰凍三尺。雖非一日之寒,但我們鸞壇有沒有盡到『代天宣化』的責任,亦應反躬自省。在渡化的道路上,若缺乏自覺的觀照能力,而隨波逐流是無法挺立豁顯鸞壇所負的渡衆本質。但要祭起渡衆大,使大衆感受德教的慈善。接受我們的宣化,自身應該是一『明達』者方可,若已已不達不明,有可能渡人出迷暗?就如被黑雲遮住的太陽是無法普照萬物的,鸞文理論若不正,而又一味的服從,將亦使鸞壇如同被黑雲遮住的太陽失去普照的功能而頓成『無明』,又如何引導衆生邁向光明?是以,莫因恐神責而不敢執疑,只要行得直坐得正,何須畏神,若因畏神致有疑不敢問而如是奉行,已非信仰者應有的觀念。我們乩務人員應具有追求正道真理的壯志與智慧,方不致入迷而不知,亦方能入於理性的真諦,進而傳佈真理,導人入於精神領域而達致聖賢之境界

謝謝

阿彌陀佛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