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生命:孝道的第一课

列印

舒大剛-四川大学教授,《儒藏》主编

 

身体发肤,父母所授,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经》

《孝经》说孝悌德行是“天之经、地之义”,具有自然的客观性,这是从宇宙演化秩序、人类进步的历史中体会出来的。《孝经》还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又将孝悌的必然性纳入了个人切身体会之中,既具体而又亲切。

与《圣经》所说亚当、夏娃为上帝用泥土所造不一样,中国人(即使是圣人)都是肉身的、人性的,是有父有母的(或至少是有母的)。黄帝是少典的儿子,尧是帝嚳的儿子,舜是瞽叟的儿子,禹是鲧的儿子,后稷是姜嫄氏的儿子,契是简狄氏的儿子……孔子是叔梁纥的儿子,等等。而且,中国圣贤也有婚姻生活,黄帝娶的是西陵氏女儿嫘祖,生青阳及昌意;昌意娶的是蜀山氏女儿昌濮氏,生颛顼。帝嚳娶四妃,上妃是有邰氏之女姜嫄氏,生后稷;次妃是有娀氏之女简狄,生契;次妃陈隆氏,生尧;次妃陬訾氏,生帝挚。尧也是娶的散宜氏之女女皇氏,生子丹朱。舜也是娶尧二女娥皇、女英,生子商,等等。

《圣经》说:人人都是上帝的儿子。儿子与父亲,甚至与祖父、曾祖父等等,都共同拥有同一个父亲――天主。又说:儿子对于父母来说,不过是将幼小的生命寄放在母亲怀中,就像将一花朵存放在瓶中一样,花与瓶子并无特别的关系。中国人却与之大不一样。在中国,如果有人像这样说是会被杀头的,三国时期一代名士孔融就被曹操诬以类似的“言论罪”而砍了头!中国人特别强调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情关系,特别尊重父母的养育之恩。

《诗经·蓼莪》说: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正是对父母生育长养之恩的深情歌颂。

《孝经》说:“父母生之,续(或作绩)莫大焉!”“父子之道,天性也!”

父母给我们以生命,给我们以养育,这种亲情是天生的。十月怀胎,九死一生;哺幼将雏,历尽艰辛。孔子说:“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这其中的辛劳是无可言状的。大足石刻有一套《父母恩重经变》石雕,归纳出父母对子女共有“十恩”:

 

第一“怀胎守护恩”,讲十月怀胎母亲坐立不安;

第二“临产受苦恩”,讲临盆分娩时的危险;

第三“生子忘忧恩”,讲父母喜得贵子暂时忘却忧愁;

第四“咽苦吐甘恩”,讲父母自己吃苦却将甘甜让给儿女;

第五“回干就湿恩”,讲幼儿溺床后,父母将干处推给婴儿自己却睡湿处;

第六“乳哺养育恩”,讲母亲为哺乳婴儿不惜毁掉自己身体;

第七“洗濯不净恩”,讲为了儿女清洁母亲不停地洗濯;

第八“为造恶业恩”,讲为了儿女生庆喜筵父母不惜杀生造孽;

第九“远行忆念恩”,讲儿子长大远行后父母的思念;

第十“究竟怜悯恩”,讲无论儿女长大与否父母都有无尽的担忧和挂念。

 

从十月怀胎、由小到大,直到儿女们事业有成,父母都在付出,都在担心,都在牺牲自己!即使这样,也还只是父母对子女付出的大致概括,如果要将父母之恩的点点滴滴都讲出来、写出来,那非有一套丛书不可!

父母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身体,其代价是生死边缘的徘徊和呕心沥血的养育!我们这幅躯壳、这个生命,不仅仅是属于我们自己,而首先应该是属于父母的。我们对身体的珍惜,对生命的爱护,就是我们孝敬父母的第一课,也是人生处事的第一要务。《孝经》开宗明义就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曾子也说:“行父母之遗体,能无慎乎?”

在儒家看来,“不敢毁伤”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奉公守法,不犯刑律,不被刑伤。古代处理罪犯有“五刑”:墨(在额头上刻字涂墨)、劓(割鼻子)、剕(又作腓,剁脚)、宫(毁坏生殖系统)、大辟(死刑),每犯一刑都要在身体上予以处罚,犯罪即是伤身。孔子认为,犯罪不仅于君不忠,于己有损,而且对父母也是一种不孝。他对那种不顾后果、伤身辱亲的行为十分看不起,说:“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也就是说,由一时气愤就铤而走险,忘亲犯法,使自己生命和身体受到伤害,也使父母蒙受耻辱,这是多么地糊涂(“惑”)呵!

因此《礼记•祭义》要求人们:“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王充《论衡》也说:“孝者怕入刑辟,刻画身体,毁伤发肤,少德泊行,不戒慎之所致也。”都是同一个道理。

但是,尽忠报国、为国捐躯,却不在此列。孔子主张对鲁国参加卫国战争而牺牲的“童子”,不要使用“殇礼”而要以成人礼来安葬之,说他们“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可无殇矣”!曾子甚至说:“战阵无勇,非孝也。”在保家卫国的战争中,如果他不能冲锋陷阵、英勇杀敌,甚至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丧师辱国,让父母之国蒙难,那样即使苟全性命也是不孝!

爱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是孝,但这还不够,还必须让父母的生命通过自己得到永久的延续,那才是根本的“孝”。舜是中国第一个大孝子,可是战国时孟子的弟子万章却表示怀疑,他问孟子说:“《诗》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可是尧嫁二女于舜,舜却不告而娶,这是为什么呢?”孟子说:因为舜的父亲对他不好,如果事先禀告,舜肯定就娶不成妻。“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也。”男大当婚、妇大当嫁,这是人生最大的伦理,为了避免“废人之大伦”,也为了避免因此事而增加自己与父母的怨怼,所以他就不告诉父母了。孟子认为,只要是合理的、必须的,如果事先告诉父母就办不成的话,即使专断也是可以的。

以上还只是从人的欲望(人伦)来解释,孟子还从孝道的高度作了说明,他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意思是说,舜不告而娶的原因是怕父母没有孙子,使父母断绝后代,祖先的神灵无人祭祀,那是最大的不孝。从形式上看,舜虽然有不孝(不告)嫌疑,但是实质上他却保障了父母有子孙,香火得延续,祖先神灵世世得以血食,因此君子认为,舜的不告而娶与其他告而娶有同样的功能,都合乎孝道。

什么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呢?赵岐注说:“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穷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无后为大。”第一不孝是不敢纠正父母的缺点,使其犯更大的错误,让他们背上恶名;第二不孝是家庭贫困却不出去当官,让父母得不到俸禄的供养。但是相比之下,都没有第三不孝“不娶无子”严重。

因为犯了错误还可以改正,家境贫穷还可以致富,如果没有了子嗣,谁还来为你实现梦想呵?你错就永远错了,穷也永远地穷了,永远没有翻身希望了!在劳力缺乏、人丁稀少的上古社会,人丁兴旺就是家族致富、事业通泰的最大希望,也是种族得以延续、文化得以传承的根本保证。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