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十大義理(卷七) 孝

列印

陳傑思  編著  中華書局2008年2月出版

卷七

題解:孝是最具中國特色的精神。中華孝道的內涵是:贍養父母長輩;敬愛父母長輩;繼承父母之志;祭祀祖先,承襲祖先之德;事親以禮;不自取其辱,不輕生毀己,以免危及父母;從義不從父,從道不從親。在實踐中出現的問題是對長輩的無條件服從,對晚輩的權利與人格的不尊重,尊卑觀念嚴重,男尊女卑現象突出,必須根據仁、義、智、毅的原則進行糾正。宣導“孝”的精神,可以養成中華民族踐行孝道的民族品格。

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孝經‧三才章》)

譯:孝道是天經地義的,是人最重要的品行。

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孝經‧聖治章》)

譯:天地之間,人是最寶貴的。人的德行,最大的就是孝。

故父母之于子也,子之于父母也,一體而兩分,同氣而異息。若草莽之有華實也,若樹木之有根心也,雖異處而相通,隱志相及,痛疾相救,憂思相感,生則相歡,死則相哀,此之謂骨肉之親。(《呂氏春秋》卷九)

譯:所以父母對於子女,子女對於父母,由一個整體而分開,同一血脈而氣息不同。就像草木有花朵和果實,就像樹木有根,雖然在不同的地方而實際上是相通的,隱約之中意氣相互連結,患病時互相救治,憂慮時互相感應,活著時一起高興,死亡時相互哀悼,這就是骨肉之親。

一、贍養父母

世俗所謂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從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鬥很,以危父母,五不孝也。(《孟子‧離婁下》)

譯:世人認為不孝的表現有五種:四肢懶惰,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一種;喜歡下棋喝酒,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二種;貪圖錢財,偏愛妻室兒女,不好好贍養父母,這是第三種;放縱耳目的欲望,父母因此受恥辱,這是第四種;逞勇敢好鬥毆,使父母遭受危害,這是第五種。(很:同“狠”。戮:羞辱,恥辱。)

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斂手足形,還葬而無槨,稱其財,斯之謂禮。”(《禮記‧檀弓下》) 譯:子路說:“傷心啊,貧困!活著的時候不能好好贍養,死的時候不能按禮制來安葬。”孔子說:“吃豆類喝清水,盡情歡樂,這就是孝。以衣棺斂其身體,迅速下葬,不必有棺外的套棺,與家中的財產相稱,這就是禮。”(啜[chuò]:吃。菽[shū]:豆類。槨[guǒ]:棺材外面套的大棺。還:迅速。稱。相稱;斯:這。)

二、尊敬父母

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論語‧為政》)

譯:現在人們把能贍養父母就當作是“孝”。然而,人們也能養狗、養馬。如果贍養父母沒有尊敬之心,那麼,這與養狗、養馬有什麼不同呢?

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孝經‧紀孝行》)

譯:孝子對待父母,平時要表現得恭敬,贍養父母要表現得愉快,父母生病時要表現得很擔憂,父母去世要表現得很悲哀,祭祀父母要表現得很莊重。

孝子之有深愛者,必有和氣;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禮記‧祭義》)

譯:孝子對父母有深深的愛,必定有溫和的氣象;有溫和的氣象,必定有喜悅的臉色;有喜悅的臉色,必定有柔順的容顏。(婉:柔順。)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不辱,其下能養。”(《大戴禮記》卷四《曾子大孝》)

譯:曾子說:“孝道有三種:最高的孝行是發自內心地尊敬父母,其次是不讓父母受到羞辱,最下等的就是僅僅贍養父母。”

君子之孝也,忠愛以敬。(《大戴禮記‧曾子立孝》)

譯:君子的孝,有忠、愛、敬的感情。

養可能也,敬為難;敬可能也,安為難;安可能也,久為難;久可能也,卒為難。父母既沒,慎行其身,不遺父母惡名,可謂能終也。(《大戴禮記‧曾子大孝》)

譯:贍養做到了,尊敬就變得難了;尊敬做到了,使父母安樂便成為難事了;使父母安樂做到了,能否使父母長久安樂又更難了;讓父母長久安樂做到了,父母去世後要做好就更難了。

父母已經去世,自己慎重行事,不給父母留下不好的名聲,這就是能夠善始善終了。

子雲:“小人皆能養其親,君子不敬何以辨!”子雲:“父子不同位,以厚敬也。”

([漢]鄭玄《纂圖互注禮記》卷十五《孔子閒居第二十九》)

譯:孔子說:“小人也能贍養他的親人,如果沒有敬意,那麼怎麼區別君子與小人呢!”又說:“父與子位置不同,只有用深深的敬意來對待父母。”

父母呼 應勿緩 父母命 行勿懶 父母教 須敬聽 父母責 須順承

冬則溫 夏則凊 晨則省 昏則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業無變

事雖小 勿擅為 茍擅為 子道虧 物雖小 勿私藏 茍私藏 親心傷

親所好 力為具 親所惡 謹為去 身有傷 貽親憂 德有傷 貽親羞([清]李毓秀《弟子規》)

譯:父母叫喚時,不要慢吞吞地答應;父母交辦的事,必須趕快去做,不要偷懶;父母教導時,必須恭敬聽取;父母責備時,應當順從並且承擔責任;

冬天要留意父母是否得到溫暖,夏天要考慮父母是否感到涼爽。每早應向父母問好;傍晚要向父母問安。外出時要告訴父母,回家以後要面見父母。日常生活起居有規律,所從事的事情不隨便改變。

家中事情雖然很小,不要擅自做主;假如任意而為,就有損於為子之道。東西雖然很小,也不要偷偷地私藏起來,如果私藏起來,父母心裏會難過。

父母所喜愛的,應盡力提供。父母所厭惡的,應小心排除。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會給父母帶來憂愁;自己的品格有了缺陷,會讓父母感到羞辱。

三、繼承父志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論語?學而》)

譯:父親活著的時候,要看他的志向;父親去世後,要看他的行為;長期不改變父親所走的正道,這就可以叫做“孝”了。(沒:去世。)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論語‧學而》)

譯:曾子說:“謹慎地辦理父母的喪事,虔誠地祭祀祖先,民眾的道德就歸於淳厚了。” 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經·開宗明義章》)

譯:孝,是道德的根本,教化由此產生。

繼父志,揚祖德,此誠孝子順孫之道也。([唐]白居易《白氏長慶集》卷二十四《碑銘並序》)

譯:繼承父母的志向,發揚祖輩的優良品德,這確實是孝順子孫都應做到的普遍準則。

四、自尊自愛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孝經‧開宗明義章》)

譯:自己的肢體、頭髮和肌膚都是從父母那裏得來的,不敢毀壞,這是孝行的開端;為人處世能行正道,使自己揚名後世,從而使父母榮耀,這是孝的高級境界。

曾子曰:“父母生之,子弗敢殺;父母置之,子弗敢廢;父母全之,子弗敢闕。故舟而不遊,道而不徑。能全肢體,以守宗廟,可謂孝矣。”(《呂氏春秋》卷十四《孝行》)

譯:曾子說:“父母生下自己,兒女不敢自殺;父母養育了自己,兒女不敢自暴自棄;父母保全了自己,兒女不敢損傷。所以走水路時乘船而不游水,走陸路時走大路而不走小路。能使身體完好無損,以便守住祖廟,就可以叫做孝了。”

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禮記·祭義》)

譯:不辱沒自身,不讓親人為自己感到羞恥,可以叫做孝了。

君子一舉足,不敢忘父母;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一舉足,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徑,舟而不遊,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也;一出言,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及於己,然後不辱其身,不憂其親,則可謂孝矣。(《大戴禮記‧曾子大孝》)

譯:君子一舉一動都不敢忘記父母,一言一語也不敢忘記父母。舉手投足不敢忘記父母,所以走大道而不走小路,乘船而不游泳,不敢用父母所給予的身體去冒險;說話時也不敢忘記父母,所以傷人的惡語便不會說出來,憤怒、怨恨的話也不會落在自己的身上。這之後才可能做到不侮辱自己的身體、不讓親人擔憂,如此才可稱之為孝。(徑:小路。殆:危險。忿:憤怒。)

五、遵循正道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侍奉父母時也應該委婉地勸說父母。當父母不能接納自己的勸說時,也應該仍然保持恭敬的態度,不違背禮儀,即使辛勞也不要怨恨。”(幾:輕微,婉轉。諫:勸說。)

入孝出弟,人之小行也;上順下篤,人之中行也;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人之大行也。(《荀子‧子道篇》)

譯:孝順父母,敬愛兄長是小德行;順從于長輩,愛護晚輩和幼小是中等德行;遵從道義而無法順從君王,遵從道義而無法順從父母,是最大的德行。(弟:通“悌”,順從和敬愛兄長。)

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悅則複諫。([漢]鄭玄《纂圖互注禮記》卷八《郊特牲第十一》)

譯:父母有過錯,晚輩就應該用謙恭的口氣、和悅的臉色、輕柔的聲音來進行勸說。如果父母不聽勸說,就尊重他們,孝敬他們,等到他們高興了再勸說。(怡色:和顏悅色。)

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于父。(《後漢書‧仲長統傳》)

譯:父親有爭辯的兒子,自身就不會陷入不義之中。當父親有不義行為時,做兒子的不能不向父親爭辯。

六、祭祀祖先

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禮記‧祭統》)

譯:祭祀,是用以追念養育之恩,發揚孝道的。

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禮記‧檀弓》)

譯:祭祀之禮,與其恭敬不夠而禮節多,不如禮節少而恭敬多。

七、事親以禮

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論語‧為政》)

譯:孔子說:“父母活著,按照禮的規定來侍奉;父母死了,按照禮的規定來安葬,按照禮的規定來祭祀。”

盡力而有禮,莊敬而安之。(《大戴禮記‧曾子立孝》)

譯:盡力伺奉而且按一定的禮節,莊嚴恭敬而使之安樂。

八、真誠孝親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父母的年紀不可不知道。一方面[因其高夀]感到喜悅,一方面[因其高夀]感到擔心。”(年:年齡。)

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論語‧陽貨》)

譯:孔子說:“宰我是個不仁之人啊。子女出生後三年,才能脫離父母的懷抱。為父母守喪三年,是天下通行的規則。難道宰我就沒有從他父母那裏得著三年懷抱的愛護嗎?”(期:音基,同“朞”,一周年。旨:美味。)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孝乎?”(《論語‧為政》)

譯:子夏詢問孝道。孔子說:“難就難在和顏悅色。有了事情,讓子女去效勞;有了酒食,讓長輩來享用,這就認為是孝道嗎?”(先生:此指長輩。饌:音篆,吃喝、享用。曾:釋為乃。)

人之孝行,根於誠篤,雖繁文末節不至,亦可動天地,感鬼神。([宋]袁采《袁氏世範》卷一)

譯:人的孝行,最基本的是真誠深厚,即使是繁雜的禮節沒有做到,也可以驚天地,泣鬼神。

九、為親解憂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論語‧裏仁》)

譯:孔子說:“父母在世,自己不出遠門,出遊必須有明確的方向。”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論語‧為政》)

譯:孟武伯詢問孝道。孔子說:“唯恐讓父母擔憂子女的疾病。” (其:人稱代詞,指子女。)

十、忠孝一體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論語‧學而》)

譯:君子致力於培植根本,根本培植起來了,為人之道才會產生。孝敬父母,敬愛兄長,這就是仁道的根本吧!(弟:同“悌”,音替,意即弟弟善事兄長。)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論語‧學而》)

譯:孔子說:“年紀幼小的人,在家孝敬父母,外出敬愛兄長;做事謹慎,誠實可信,博愛大眾,親近有仁德的人。做到了這些之後還有剩餘的時間和精力,就再去學習文獻知識。”(以:用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盂子‧梁惠王上》)

譯:孝敬我的老人,推及到孝敬他人的老人;慈愛我的晚輩,推及到慈愛他人的晚輩。

子曰:“愛親者,不敢惡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愛敬盡於事親,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蓋天子之孝也。”(《孝經‧天子章》)

譯:孔子說:“愛自己親人的人,就不會厭惡別人;尊敬自己親人的人,也不會怠慢別人。以親愛恭敬之心盡力地侍奉雙親,而將德行教化施之于百姓,使天下百姓遵從效法,這就是天子的孝道呀!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