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后典 第四十六至五十章

列印

(四十六)圣谕 (四十七)圆周 (四十八)颁典 (四十九)发愿 (五十)证功

第四十六章 圣谕

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极目尘土,叹浊气之熏空,怒发冲冠,恨奸邪之猖獗。

祸危乱世,谁念家国兴亡,责在匹夫,应有男儿热血。江河崩溃,孰遏汹涌波澜,戎马纵横,安得英雄豪杰。俯今追古,抚宝刀而慨怀,愤世嫉时,仰云天以啸月。岂思功名显著,惟有汉恩,不惮鸾?御涉尘,遥临天阙,勉圣教兮勤宣,何时醒迷,看风云兮黯淡,末日浩劫。

德门感化,师跻语重意长,大数难逃,玉石灰飞烟灭。人心纵恶,宁无义节纯良,天网虽疏,不漏凶残余孽。迩乃德典传诵,善路可归,莫奈世人虚荣,迷途难拔。脑肥心热,每得意而忘形,利夺名争,必穷思以致竭。箴规宝鉴,枉诫暴戾横行,暮鼓晨钟,空使音声震发。堪叹浊尘俗客,陷足已深,可怜扑火灯蛾,至死不撤!

何乃世人冥顽,不悟若斯,徒劳神圣飞鸾,岂能永久。狂谑无知,况轻妄以渎颜,诈欺成性,竟寄托而辜负,每恃智而曲解,成见自全,或逞勇以为雄,私心巧取。人间正气消尽,触目皆非,世上真理荡然,大道何有?

纵使圣迹常显,徒失尊严,果令乩鸾长挥,必遭俗诋。五教互重,须遵典以为宗,一德同心,更待时而成美。福利当施,务济世以符名,格言常在,必修身以先己。积功既著,善缘乃由自来,教业已周,柳笔不复再起。

于是天命昔定,二九促成于甲辰,人力难回,十八补训于丁未。鸾坛俱息,晓奥理于千秋,夙掌传神,贯诗文而一气。信乎天道无差,妙机纯然,证之仙凡灵感,神圣寄意。有功诸子,皆录协天之阁,作恶者徒,悉归劫日之中。数理根由,明孚圣之详释,焚盘化柳,敕紫坛以懔从!

尔后未来,事务不泄他阁,杜邪防患,斯言切记汝曹。就矩循规,应尊师而重道,戒浮践实,毋骛远以好高。紫数同征,分先后而圆满,阁堂未建,勖完成以宠褒。

柳书再训,毋轻蔑以等闲,圣谕既宣,永铭刻而奉守。令谴责于天曹,不容背言,倘是非于人事,难辞其咎。懔乎遵之,敕此钦哉!

 

公元一九六七年十月廿一日      岁次丁未九月十八日

圣帝幸临降示于马来西亚下霹雳安顺   德教会紫蓬阁

 

第四十七章 圆周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圆周者,乃帝于丁未紫蓬降示之焚柳圣谕,与赞化庚戌圣谕所示之三九臻圆,同一数理,前后相应,故谓之德教圆周也。

德教圆周之日,则当一同遵行永不复鸾圣谕,若有违谕者,则可证其向教之不诚,对神之不敬,不诚不敬者又焉能为德为教哉?

故德徒必须永铭圣训,以辅正道,以维庄严,不得再藉神设鸾,宜从人事而为,不分彼此,切实行德,以宣教布道为先,以劝善醒迷为要,务使世人明吾教之理而知吾德之旨也。

切莫误信邪说,亲近极端,偏行左道,而存心不正,蓄意阴谋,盲目附从,执迷反抗而毁灭圣谕者,则其后必有遭天之谴而罹不测之祸也。

故而严训群子,尔后毋以神圣为戏,自暴其短,徒失庄严贻笑世人,须知神者乃绝对神圣也,绝对而不容与对立者也。是以古兰有云:“安拉,是独一者,无一是他之对等。”即此之谓也。

且德之有教,鸾之必焚,皆受命于主之意也,故其命不容有违反而与之。与之对立者也,其对立而违反者,乃魔鬼所为崇也。魔鬼者,乃专与正道作对为乱也。若其不信德,不明教,不虔诚者,则必为所惑而误矣。

夫真伪正邪之别,只系于一念之间,若有私念,则有偏见,偏则不能秉正为公矣,是以德教圆周,有待一德,必崇圣谕,始能达致。

不然,他日若有自恃其能,自骄其力,自昧其心,自昏其智,自逞其勇,故意悖谕者,此乃自作孽也,自招罪也,太甲有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故德徒于圆周之日,当自爱之,毋负天命圣意而自取其咎也。

 

公元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              岁次庚戌十二月初九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西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四十八章 颁典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宗教经典。乃为教徒之所不遵循者也,德教受主颁典,亦当如是,何况教乃以德化人,而人则不可无德,人若无德,则丧智昧心其势将更必为非而作歹也。

故古今之能治国天下者,非有德者莫属焉,若不以德而能立教服人者,未之有也,是以凡立教者,必须以德为本,若不以德,而弃本逐末,好异标奇者,则其终必不能使人敬信也。

今之为教者,每有如是,且其言多迷误,非但不能使人正觉从善,反而理论邪僻矛盾,或有为异端之说,或有为左道之言,其言似是而非,混淆于教,使人疑惑,若此类者,岂可谓之教哉?

然则何以谓之教乎?曰:“所谓教者,虽谓劝人向善,然必以理醒迷,使为善者明所以为善之道,戒恶者知所以戒恶之理,而不因迷信之说而行”此始可谓之教也。

或曰:“教既为劝善矣,而教与教则又何以有争乎?”曰:“天下之教,其所以有争者,皆以其惟已之教为是,而他教为非,各以一教之见,一己之是而致争辩不已,引起纷端,此皆有所非也,有所过也”。

岂知正道之教,皆受命于天也,其于人类教化虽或有异,而其经典则皆由主之意旨所赋,以适于各类之信仰者,是又有何所争而执哉?

夫教之有争者,历来难免,其病在于私与执耳,因是主乃特颁德于马来圣地,赋予中庸之道,使于五教之中,存异求同,同归唯一,无所偏倚,以并宣教于世,而至无私无执,则教其庶几可以同化矣,民其可以归善矣。

今帝颁典已竣,指日待刊,以公于世,愿为教者,惟道德以化世,真理以醒迷,毋存偏见,不分畛域,一意纯诚,共臻至善,以使天下归化,此吾教之中庸宏旨也,尤其德教之徒,更当遵帝之颁德传典而为继启之宗教,以与五教并扬而布道弘德,以应真主颁典之意旨也。

 

公元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              岁次庚戌十二月初九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西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四十九章 发愿

这一章是孚圣所示予入教者的发愿文,入教者必遵行之,方得列为正式德徒。

玉清孚圣吕祖降示

大仁大慈之主,至忠至义之帝,我信主为造物者之全能,我信主之颁示经典为人类之法则,乃替天行道,代主宣化。

更信德教之三位一体,真主,圣帝,孚圣,故而真诚参教,慕道皈依,为德证果,并愿遵经循典,自始至终,以增天爵,以达天衷,恭恳发愿。

伏维

上闻

南无至忠至义承位无极惟钦圣帝至尊(三称)

 

公元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              岁次庚戌十二月初九日

孚圣降示于马来西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五十章 证功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德教自祈祷上苍,而获主之颁德传典,并先示他日焚盘化柳,暨圣典刊行之后,则德徒必遵典发愿,顺序而行,以达天衷,是谓德之圆周也,若非如是,则不能证其为布道扬德,为教立宣化之功也。

故德教之徒,皆宜真诚为德,一体帝之意旨而行,毋负圣意也,苟有负圣意而另存居心,更藏奸计,专搞阴谋,播弄是非,分裂德教,亵渎神圣,违背教旨造乱于德者,则当难辞其罪咎也。

盖他日之德,必有犯此者也,故预言之,以为后之叛教者戒,苟有犯此而知悔者,则宜一洗既往,涤垢从新,则未始不能重修其德而另立其功也。夫所谓善恶功过,曲直是非,真诚欺伪,忠奸正邪者,皆难逃帝之鉴也。

德徒倘非真心为德,中途而弃,或藉教之名以为掩,徒具虚表,投机取巧,见异思迁,损人利己,阳奉阴违,故意逆旨者,则皆不得其善终也,此乃帝之所传谕以警惕于德徒者也。

是知为教者,宜当有始有终,一贯以诚,而明善恶功过,是非曲直,公私义理,利害正邪,不然,若善恶功过不辨,是非曲直不分,公私义理不明,利害正邪不别,如是者,其何能为德而扬教哉?

故帝之传典,乃为德徒示范,以俾其明德之何以谓德,教之何以谓教,从而知德之起始信仰教义由来,究其根由,杜其是非,绝其矛盾,弃其相对,而使归于唯一之道,臻于圆融之日,则庶几其德得以扬,教得以化,神得以圣,如是,始可证其功也。

 

公元一九七一年一月五日              岁次庚戌十二月初九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西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