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后典 第三十四至四十章

列印

(三十四)因果  (三十五)赞化  (三十六)紫蓬  (三十七)圣意  (三十八)代主
三十九)德联  (四十)怅望

第三十四章 因果

玉清孚圣吕祖降示

孚圣曰:因果之说,由来不谬,其言详于佛忏,其理征于事物,无不昭昭然也,然因果相承,累积抵偿于百数十年,则人有不知,于是因果之说,遂有谤而不信,岂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瓜种豆因也,得瓜得豆果也,夫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此自然之理也。

苟不下种,焉有收获,故凡为一善,为一恶者,莫不有报也,我不为善,必无善以报我,我不为恶,必无恶以报我,是知祸福之召,必有所由来。揆诸因果之理,不可诬也,前代余德后人能荫,前代余孽,后人能殃,报应之确,殆若烛照数计,毫厘不爽。

不观乎囚罪刑罚者,积恶之因也,享爵纯嘏者,积善之果也,世未有不为善而得福,不为恶而降祸,人之不明因果,何不以此而推之,佛说:“知前生者,今生者是,知后世者,现世者是。”盖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人能信此,诸恶不作,众善奉行,福无涯矣。

 

公元一九五九年五月廿一日          岁次己亥四月十四日

孚圣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紫蓬阁

 

第三十五章 赞化

公元一九六零年五月九日,岁次庚子四月十四,孚圣降笔紫蓬,德教因事故之疑难而求示于孚圣,孚圣乃释赞化之义以解之。

其文曰:赞化其义,襄明大德,普化同功,而至德无极,彼此同彰,斯其理而天之道也。然而天道无差,人事有错,群子成见,以致是非,此谁之过欤?

夫未通玄而欲测机,其何能哉?虽然余之视世人,原无心异,而人之视人,则有异耳!不能一心,焉能一德,诸子为善,理宜达观,毋存区区之心,雍容宏度,庶无衔怨。

试思尘土间,招人烦恼者,其私欲耶?贪念耶?虚名耶?争夺耶?数十年之身,何不乐而自苦,诸子能悟乎此,自觉了然,道根日生,德果终证,引渡之路,咫尺何难,若尘世自昧,德尚不明,其有果哉?

吾道如日月在天,无处不及,何止一方,今余飞鸾天下,汝曹宜一体同视,毋得异观,且夙子昔安紫鸾,玄机真谛,妙道奥微,非此莫宜,赞化紫鸾屡世,前后堪稽,诸子不察,遑遑何为?

天道虽微,德理可规,宜臻圆满,莫染是非,能体吾言,归真有日,脱迷可期,毋为庸人自扰,徒增尘世之烦,德与吾乃实,物与吾何关,真理能视,大道即明,乐境可接,蓬莱当登,精微细思,各各领之!

文见紫蓬阁乩文集第一一六页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赞襄扬德教, 化世醒愚蒙。

紫阙庄严肃, 蓬坛示谕崇。

同心惟以道, 证果必于终。

圣意无偏倚, 典颂垂帝功。

帝曰:赞化其义,乃赞天地之化育,襄道德以辅行,应运而兴,受天命以扬教,因德之启,承帝旨而传经,开道统之正轨,茁德苗于长成,此赞化之象也,此与紫蓬得帝恩之宠顾,沐孚圣之熏陶,二者于典之中,皆可见也。

因帝恩之独厚,是故其始而祈祷上苍于赞化,终乃钦敕圣谕于紫蓬,此可明矣。试观以后谈道论德,则知教言详尽,再考他年化柳焚盘,更觉数理相同,且先后而遵行,德典同证,愿始终而不悖,圣谕并崇。

继五圣而为宗,当明教义,垂万世而留范,堪作箴规,常检行为,问心自可无愧,光明磊落,暗室岂能有欺,真理绝对,神圣何疑,圣谕无差,紫蓬自有证验,天命昔寄,德徒不容存私,当和睦以为善,毋见异而分离。

盖千秋之教,宜竭诚以发扬,群子同心,应从实而作起,厦大道之坦途,循中庸之宏旨,十德为本,乃修身之先基,五教并扬,同宣化而不倚,圣德无涯,帝功无止,切弃偏私,须依道理,务求中和,必臻善美。

故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行大道,则德教兴矣,黎民化矣,天下公矣。”此赞化之义也,此赞化之所以受帝之意旨而得传德典也,此紫蓬之所以得天独厚,屡获帝之降示而德与赞化同证圣典也。

 

公元一九五七年八月十日              岁次丁酉七月十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三十六章 紫蓬

赞化传灵掌,    鹤童降玉清。

受天不负命,    布道惟勤行。

奉德营基固,    感恩图报诚。

紫蓬同证典,    千载并留名。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众紫齐焕,群济并光。”此德业之盛也。而蓬阁于教,则得天独厚,是以上天寄命扬德,与赞化同证德典,此非偶然也,此盖于圣意之间可以概见也。

且昔之未有紫蓬也,孚圣则于乙未,先以诗降示于紫新而预言之曰:“德教环球通,泄玄安顺中,奇缘邀夙子,嘉会证仁翁。灵脉起新阁,瑶光照紫蓬,铭阳归一体,众美宣扬同。”今日证之,岂不明哉?

夫以德教环球通,而独泄玄于安顺中者,此乃足以见之独厚于紫蓬,而得帝之屡临以昭示圣谕者也。故德子于教,非遵谕循典不可也,盖圣谕与德典者,乃为教之至崇高至神圣者也,德徒若不遵谕循典,则无以为德无以为教矣。

何况圣谕之先颁于紫蓬,必有证验,以警狂妄而惕将来,以使世人知德之不可失也,知神之不可欺也,知人之不可伪也,知教之不可悖也,群子试观其后之悖教者何如?则可知矣。

是以劝诫群子,勖勉于德,毋萌异心,当励其志,循道而行,信教为善,同持圣典,五教并扬,则德教可以兴矣,人心可以化矣,群子可以证功矣,故示赞化紫蓬,同证德典,以垂范焉。

 

公元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卅一日             岁次丁未十二月初一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西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注”(孚圣降示于紫新所预言紫蓬的诗,乃是在公元一九五五年六月廿日,岁次乙未五月初一日)。

 

第三十七章 圣意

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英雄自有尊,    成败不堪论。

汉宋事犹在,    吴曹贼断魂。

当年忠勇奋,    此日神威存。

万古昭肝胆,    九天辟玉门。

帝曰:天地正气,日月明光,聚钟灵于河狱,秉耿介于廉负。于物赋天命,于人定品评。或为事亲之孝,或为报国之精。或为清励之节,或为正直之行。或为维纲契记于世,或为窃位弄权于廷。

是故忠肝义胆之士,气愤风云,乱臣贼子之奸,恨深痛慨。力辅宋室,独嘉武穆之功,计起风波,共谇秦桧之害。结义盟誓,不忘扶汉之心,扶主令权,犹记曹瞒之赖。

江山半壁,谁能率骑驱仇,天下三分,未忏惮征尘弥盖。帝胄相承,不失汉统正基,英雄事业,何计生平成败。褒贬万世,青山幸垂忠骨之名,毒谋一时,白铁永遗佞臣之戒。

奸雄绝世,刑罚无毕。何乃人心狡谲,不减当时,世风浇漓,莫甚此日。弃礼义于尘土,行近豺狼,染灾祸于黔黎,罪归暴殄。视华厦歼灭,奸邪尽诛,看天纲不疏,良善可免。大劫之日,覆土无遗,换天有时,神州可见。

协天阁上,永留忠义之名,玉清宫中,备注劫灾之数。幸汝善子,克振古风,庶几大圜,许消厄度。俯瞰南土,先树德标,遥瞻函关,紧启道库。

嘉扬教之及时,乾坤转化,勖为善之无限,中外互崇。尊孚佑之涵育,敕鸾坛以奉崇。德教同体,实施永现,大道当行,化日归功,息汹涌之波澜,回倾崩之天地。钦哉德门,旨哉圣意。

 

公元一九六二年五月十七日

岁次壬寅四月初十四日

圣帝幸临降示于马来亚下霹雳安顺

德教会紫蓬阁

 

第三十八章 代主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主乃唯一,主乃道体,主乃真理,主乃绝对而无私,故能永远独立而长存,其于造天地万物人类也乃不计中外,不分种族,以仁慈为心,博爱为本,公正为主,平等为均,光明为大,真实为贵,道德为教,经典为范,以示世人,使世人皆明主之道,教之理,而知所适从,此主之旨也。

帝乃秉此而替天行道,化主宣化,训词谆谆,惟勉善而戒恶,敕谕历历,乃勖教以献犹。昭忠义于万世,明同日月,震威武于四方,学崇春秋。沧海波澜,叹山河之屡变,宝刀闪烁,奋神勇于无俦。

世事无常,每慨奸雄得势,人生难料,不悲壮志未酬。义胆忠肝,浩然正气犹在,贞廉孝节,青史芳名长留。恨凶邪之肆孽,终得其报,奖敦厚之纯良,应当效尤。秉公正而无私,不分中外,依赏罚之有例,必究事由。

善行堪嘉,人天两地皆敬,罪恶若贯,珠宝万斛难求。莫奈人心狡诈,不信因果,以致世道凋零,难挽狂流。教门虽开,仁凤仍待广播,德子为善,品行必须先修。

培十德之根本,自孝而智,明五圣之典经,存异求同。推教化以普及,识道理之无穷。参礼焚香,未必真心诚意,待人谦让,乃能处世益躬。切实际以为善,毋愚昧而妄崇。

教门沾泽,莫忘尊师重道,圣典常持,自可趋吉避凶。勿以聪明为骄,任意放纵,岂知理智若失,无所适从。冰薄渊深,行为当效慎独,朝乾夕惕,训谕有如晨钟。

紫鸾遍设,并非皆能寄命,俗掌滥充,势必有以误人。不信斯言,难免邪魔作崇,欲求其证,不妨默帖祷陈。若非如此,何以辨真判伪应知未来,必有究果穷因。身为德徒,自宜明教为善,理当守法,岂可越轨悖仁。

应猛省而回头,尚不为晚,愿衷诚以合作,莫再犹疑。嗟狂热之极端,借名为教,痛神棍之无赖,惑众以迷,旁门左道,到处易于入耳,吾德正宗,岂能与此并提。

故而他日焚鸾,必须永守。切莫故意违背,自取其咎。即使居心得逞,徒负罪名,何况暴短于人,益增其丑。预知人事争执,终必分歧,是以天命赞蓬,先后化柳。绝小人之阴谋,杜邪魔之引诱。

训汝德徒,宜并肩而同心,振吾教业,应群策而勉力。秉精诚以行道,共挽颓风,勤宣教以化人,毋负天职。不分彼此,勖一体以圆融,应无偏私,期千秋于大德!

愿贯彻于底成,同立功勋,促推展其毋懈,莫松时刻。坚信而行,始终不忒。为德必昌,作孽自殛。天道无差圣意宜则,旨哉斯言,勉之毋息!

 

公元一九六三年七月十三日   岁次癸卯六月廿四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三十九章 德联

《德教与赞化,紫蓬的冠联》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德由主颁当遵德典明真旨,

教以道化留考教源证正宗。

德典证真源乃知唯一,

教徒同布道是必从三。

德典必遵循始称正统,

教门无畛域乃达大同。

 

公元一九六三年七月十三日     岁次癸卯六月廿四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赞圣典之中庸五教宣扬同布道,

化世人于正觉万方信仰咸归宗。

 

公元一九六三年七月十三日           岁次癸卯六月廿四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鸾降俗土结缘渡人,慈悲化世,晨钟暮鼓发清音,聩聋震醒,

仁智觉开,日月同久,古今奉,尊,妙道灵机通宇宙

阁载天宫,寄命扬德,明训守章,

词赋敕文宣圣意,灾劫歼凶,

奸邪慑伏,春秋谨严,

忠义长在,浩然正气沛乾坤。

 

公元一九五七年七月廿一日           岁次丁酉六月廿四日

圣帝幸临谕示于马来亚下霹雳安顺           德教会紫蓬阁

 

第四十章 怅望

玉清孚圣吕祖降示

孚圣曰:

怅望红尘,叹末日,苍生劫数。

人心恶,狂澜欲挽,德经重赋。

黄鹤楼中传异迹,紫坛阙里留真句。

慨世间,俗子尽芸芸,谁能悟?

争名利,空劳务,嗟富贵,如朝露。

倘迷途知觉,慧缘修真,

点石成金何必试?炊粱入梦不须顾,

愿回头证道,早皈依,登蓬路。

孚圣曰:赋词满江红一阙,调寄怅望,以抒所怀,群生身入德门,宜早为害,吾道除害而外,益以修养格欲之念,以竟其果,苟不明吾道,仅为善之表,而妄作希仙希圣,不亦难乎?

余固誓渡尽世间人,世人思欲见吾而不能行吾言,夫欲见吾何难,行吾道者实难,余觅行吾道者之难,难于人求吾者之难也,而顽悍之子,或讥仙道为迂妄,余不为怪,余独笑世人之不悟耳!

不见清季庚子之春乎?奥城四境大疫,朝患暮死,余心恻然,降迹城西横沙,灵方显示,救于不死者何止三千,曾赋驻迹横沙歌,此犹事之近者耳,嗟呼!世人之得余救者,始知吾道之不谬,余非不顾尽渡世人,惜世人之不足以渡耳!

今汝德子,参列教门,倘明吾道,体行余言,当有应验,孰不如愿邯郸授枕,沈氏榴壁,建隆现菀,五陵显化,汝曹殆未之闻也,余虽不为世人知,而世人盖已知之,若铭阳夙子,信道不谬,化险为夷,事犹足验,倘能向悟,以证吾言,赋词露意,其亦明否?

 

公元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三日        岁次丁酉四月十四日

孚圣降示于马来亚下霹雳安顺             德教会紫蓬阁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