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后典 第二十六至三十章

列印

(二十六)勇智 (二十七)仁慈   (二十八)忠义 (二十九)青史   (三十)大同

第二十六章 智勇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智者,乃聪明睿敏,具谋略而善计虑者也;勇者,乃胆色过人,无所畏避,无往而不前者也,人之所见于智勇者如是,然苟勇而无谋则易失矣,智而不仁则易伪矣。

是以言智勇者,必需有道德仁义以备之,始不失为智勇也。子曰: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

故智勇者,非徒以匹夫之勇,小人之智也。盖智而能明是非,勇而能从仁义,且大智若愚,大勇若怯者,始可谓之真智勇也。子曰: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此智仁勇三者所以为天下之达德也,不然,苟无德以备之,则焉得谓之智勇哉?

且夫勇者之可贵,乃在勇于为义,勇于为善,勇于改过而自省自惕,自励自强,而非以恃勇而逞强于人也。故天下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乃其所怀者远且大也,非若彼匹夫之见,仅以拔剑挥拳,逞身相斗为雄也,如是者,岂足以言勇哉?

吾教以德化人,于智则以明是非,辨真伪,存至诚,启正觉;于勇则以从仁义,励品德,省过失,力为善,务求无偏见,摈私心,一同为德,而使德业弘扬,教典普化。此皆有赖于智慧之策行,勇往之克成也,故谓智者,乃吾教之大德也,明乎智勇,则知所以为德矣。

 

公元一九五九年七月十日                岁次己亥六月初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七章 仁慈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大仁大慈者,真主之名也。主造众世界万物,乃纯自然而不自居其功,不自恃其能,主爱世人,主有容物所不能容之量,有宽人所不能宽之心,此诚可谓仁天慈海浩浩无涯也。

主德如是,无可比拟,故以泰狱之高不至于倾崩,江河之满而不至于频溢,人类罪恶而不至于尽灭,此皆主之仁慈所及也,故大仁大慈之名,惟主始足以称之。

人若能具仁慈之念,则可符生之旨而不至于残忍暴戾枭恶强凶也。盖万善之行,皆由仁之本而发,故仁者乃道德之本也。若不仁,则所谓道德者皆虚伪矣,可见仁者,乃至爱而不可假也。

论语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又曰:“汛爱众而亲仁”孟子曰:“仁民而爱物”于是可知仁之博也,至若救人济困,同情牺牲,笃实忠恕诸德,莫不皆发乎仁者也。

故欲世界大同,人类孰睦,必须博爱,而博爱则必由乎亲始,从孝悌伦常之至德,以至治国平天下之嘉猷,皆不能离乎仁也。至于恻隐之心,以赈济布施,救灾恤苦,舍己为人者,皆仁之谓也。

若耶稣之为世人赎罪,孔圣之有教无类,终身不倦,佛陀之宏愿度人,慈悲救世,皆仁之至者也,仁之大博矣哉!舍乎仁则无以为德为教矣,故德教之弘扬宣化,必以主之仁慈,帝之忠义为旨。

 

公元一九五九年八月四日                岁次己亥七月初一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八章 忠义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献身报国谓之忠,正理而行谓之义,故忠与义乃人之所尊崇也。苟有忠义之德,则人莫不称之;苟不忠不义,则人未有不痛骂而耻之者也。古今忠义孝节之士,每为人所乐道而赞叹不已者,岂无故哉?

若岳武穆之精忠报国,文天祥之正气常在,义之所至,皆足以动天地而泣鬼神,倾山狱而翻江海,光同日月,名垂古今,此岂非忠义之至感人者乎?

是知为国而不忠者必殃民,行为而不义者必丧德,而至犯法遭罪,名臭身败者,皆为不忠不义之徒也,如秦桧,卢杞,林甫,王衍之流,奸险阴毒,乃为人所深恨痛绝者也。

夫若以忠而为国,则可兴邦而安天下,利民而及物,以义而治事,则可大公而无私,正理而服人,故谓忠义之德,自为人以至于为公为国,皆莫不需以之为范也,而况于为教乎?今汝德子,诵帝之典,受主之德,(即恭诵圣帝的心典、荣获真主的颁德)更宜一体仁慈之念,同秉忠义之心,圆融为教,联谊为德,顾本思源,传教循典,则德其有不扬者乎?教其有不化者乎?故示忠义之章,为德徒范!

 

公元一九五九年九月三日                岁次己亥八月初一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九章 青史

这一章是帝以忠义著青史二字为名而以(水调歌头)一词降示之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

忠义著青史
日月耀苍穹
不容邪乱
披獗歼灭净污风
蘖海无人难免
孝节贞廉可保
万恶尽磨砻
欲转浊尘日一使大千同
降鸾教
赞孚圣
醒迷矇
玉清寄掌机透天宙道无穷
宏愿慈悲化世
异绩丰功罔极
拯苦泽声隆                           
宁看人心悟               
灾劫始消融

 

公元一九五九年七月廿一日            岁次丁酉六月廿四日

圣帝幸临降示于马来西亚下霹雳安顺                    德教会紫蓬阁

 

第三十章 大同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何谓之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与乎仁智,皆谓之德也,尤以心地善良,品行端正,尊师重道皆为德者之表现也,故有德者人皆敬之,若不德者,则不但人皆恶之,而神亦厌之矣。

虽然,不德者乃人所恶,神之所不顾,然丧品败德之徒,穷凶极恶之辈,却未见少,反而日益猖狂,肆意造孽,为非作歹,悖理逆天,犯罪者每见惩治而不悔,触法者依然横行而无忌,强者夺位,霸者争雄,于是遂使世多乱而民多害也。

由此观之,世之多乱,民之多害,皆由于人之不德所致也。故谓德者乃人之不可离也,乃人之本也。人之本如木之在地,本不固则干不大,干不大而欲望木之成材为用,岂非难哉?木之欲其成材如是之难,何况于德之欲化世以达大同乎?

夫德之欲化世以达大同,则必须具博爱之仁,由亲而始,以己及人,推而广之,以至于天下,故中庸曰:“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且大同之进化,非一朝一夕之可至也,必须顺序而行,先后而进,始终而一贯,方克达于底成也。

惟其始之行也,必由“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起,盖天下平,则可无战争兵衅之祸,无侵损犯境之害,无恃强陵弱之斗,无民生压制之权,无贪污枉法之弊,无诉讼囹圄之冤,无盗贼掳劫之虞,无里巷不睦之象,民风淳朴,处处安乐,一片祥和,此乃天下升平宁静之际也。

故德之进修,教之宣化,典之垂范,非仅以唤世醒迷劝人从善而已也,必也求实践以证真理,自行为以达表现,明德为教,以仁为本,本立而道生,道生而德修,德修而教行,教行而民化,民化而国治,国治而天下平,则世界可臻大同也。

 

公元一九五七年九月八日               岁次丁酉八月十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