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后典 第二十一至二十五章

列印

(二十一)伦常 (二十二)孝悌   (二十三)诚言   (二十四)礼让 (二十五)廉耻

第二十一章 伦常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人难为万物之灵,然苟无道德仁智,伦理纲常,礼义廉耻以辅之,则不但不为万物之灵,且恐为万物之贼也,何也?盖人之性,灵巧善变,机心难测,智力超绝,无所不能,自地以至于海,自海以至于天,莫不皆能尽用其力以为之,是故称其为万物之灵也。

今之太空穿梭,碧海为市,火箭腾雾,核子震威,卫星环行,导弹飞射,凡此者,无一不皆足以撼天地而动鬼神,变风云而崩山岳,毁宇宙而灭人类,故谓人虽堪称为万物之灵,亦可为万物之贼也。

圣人知其如是,故昔已定伦理,制纲常,启道德,开仁智,昭礼义,明廉耻,使人尊重而行之。故人之有别于禽兽者,胥有赖此道德仁智,伦理纲常,礼义廉耻以维护之,不然,岂有今日之人伦哉?

故父严,母慈,子孝,兄友,弟恭五者,乃人之常行也,又赋之忠恕仁义礼智信,即人类道德之理也,人若能顺此理而行,互相劝勉,互相砥砺,互相进益,则身可以之而修,家可以之而齐,国可以之而治,民可以之而安,天下可以之而平,故曰道德仁智,伦理纳常,礼义廉耻,实不可一日有缺也,若一日有缺,则必乱矣。

不观乎不忠于国,不孝于亲,夫妇不和,兄弟不爱,朋友不信,戚族不往,乡亲不睦者,无非皆由缺于道德仁智,伦理纲常,礼义廉耻之所致也。至于争斗劫夺,奸杀强暴,拐骗贩毒,铤险行凶,无恶不作,为害社群,造祸家国者,不但丧尽道德,灭绝人性,可谓禽兽不如,万劫不复也。

嗟呼!末世如是,又有谁能与道德,洗浊俗,扫邪气,荡妖氛,而?挽狂澜倒耶?夫欲挽狂澜,振颓风者,则非以天命至性,慈悲博爱,忠恕仁智,伦理纲常,礼义廉耻,以匡人心,以培本性,引发良知,推致格物,循循善诱,以冀其逐渐省悟,而得返璞归真,始能有望其从善也。不然,尘世万恶,尽入迷途,纵有道德佛法,亦徒然而无从以唤醒也。

堪叹俗子凡人,因利欲之私而蒙蔽理智,一至狂热,则几忘生死,当其理智丧失时,则无不敢为。在国者,则敢出卖求荣,在教者,则敢叛教犯规;在宦者,则敢贪婪枉法,在公者,则敢私己负众,在友者,则敢失信背义,罔顾情谊,不忌非议,无惮丑辱,唯利是图,视财如命,虽父母兄弟,亲朋戚族,亦不惜以断绝而疏远之,世之有如此类者多矣,而至于后悔不及者亦不少矣。

有如是者,其何不思吾若不忠于国,则国将何以容于吾?吾若不孝于亲,子将何以孝于吾?吾若不爱兄弟,兄弟何以爱于吾?吾若不信于友,友何以信于吾?吾若不敢敦于族,族何以敦于吾?吾若不睦于邻,邻何以睦于吾,吾若不利于人,人何以利于吾?人若能如是而反躬自省,懔然知觉,悔改而行,励志不息,则其有不从善如流者耶?

故德之教化,乃以开导为首,以实践为要,而使皈依于德者,深明教义之真源,而非如盲从附会者之可比也。至于膜拜神圣,乃为崇敬圣贤之德范,而尊师重道,非如世俗之私心求佑也,而救灾恤苦者,乃系善念之所发,义举只当为,而非为沾名钓誉也。

况为教者,乃在启智醒迷,以求真理而达至善,对于虚式,非所重也。所重者,乃德之根本也,德之根本,必自忠恕博爱,慈悲善念,道德仁智,伦理纲常,礼义廉耻,修身养性,正心诚意为始。

 

公元一九五九年二月十二日                        岁次己亥正月初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二章 孝悌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夫孝悌者,人伦之首也,人子之孝亲,兄弟之友爱,乃天之经,地之义,人之理也,若能孝父母,爱兄弟,至性之所使然也,故孝悌者,乃为人之所重也,若不孝不悌者,则鲜有不为人讥诮而鄙视者也。

虽然,世之不孝不悌者却屡屡见之,此又何耶?此乃人之天性因俗之所习而有异耳,彼不孝者,常有置父母于不顾,不悌者,则有视兄弟如路人,甚至同室操戈,手足相残,此诚可悲而不幸者也。

嗟尔不孝不悌者,其何不思吾之弃父母于不顾,他日吾之儿子亦将置吾不顾耶?兄弟之阋墙,同室操戈,手足相残者,其何不思煮豆燃枝,本是同根生,相煎宁不痛耶?呜呼!世之不孝不悌者,若对此而不知警悟,则其不幸之日将无已也!

昔者姜家大被以同眠,宋君灼艾而分痛,手足相关,亲情真挚,令人感动,后世钦佩,此兄弟者之难能可贵也。而戏采娱亲,菽水承欢,使父母无忧虑不悦者,此乃儿子者事亲之乐也。

至若羊之跪乳,鸦之反哺,彼禽兽者,尚有恩德之知报,人为万物之灵,反而有忘恩负义,不如禽兽,宁无愧乎?是知不孝不悌者,其性必自私恶劣,邪僻无耻,残忍忤逆而敢于为非作歹也。

而彼敦于孝悌者,不但可乐叙于天伦,更堪以取法于家国,故昔之欲兴邦治国,必取法于孝悌之家。盖孝悌者,乃仁之本也,孟子曰:“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故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以是而推之治国爱民,则国无不兴焉,民无不惠焉,而天下亦当可安而不乱矣。

何况百行孝为先,若不孝不悌者,其何能为善乎?盖至爱者莫如父母,至亲者莫如兄弟,苟不爱父母,不亲兄弟,则天下其有何可爱可亲耶?其又有何可以为善耶?

且所谓善者,非必以救灾赈济之类而已也,于德而言,则当以孝悌之善行为首焉,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是知孝事父母友爱兄弟者,乃道德之本教化之源也,本固而干茂,源深而流长,故为德者,必先求其本而后始能扬其教也。

 

公元一九五九年三月十三日              岁次己亥二月初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三章 诚信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诚者乃天地浩然之气也,真实无妄之谓也。诚因真实无妄,乃能专一不贰,贯徹始终,无所不在,无所不至,此诚之所致也,即物之进化亦须由诚而始也。

故至诚可通天人之道,为自然之律,作人类之则,所以谓诚者乃宇宙万物之所必具,万物之所由发也,至于“天人合一”“万物一体”皆非有诚无以致之,不然,离乎诚则乖乎道矣。

中庸曰:“诚者天之道也”又曰:“唯天下至诚为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此诚之至者也。

至于信神者,在外虽敬,在内则必诚,既敬且诚可谓不欺矣,对神非但不可欺,更宜莫存叩求依赖之心,必须以“自求多福在我”,不作妄图,始可谓之至诚至信也,中庸曰:“至诚如神”,其斯之谓欤?夫人之于神,不但必秉至诚,对人亦当以诚处之,以信应之,若不诚则恐为伪,若不信则必误,是诚信者,非但天人神道之必合,亦理之不可背也,故曰:诚信也,德教之徒,欲宣化布道者,对于诚信之章尤宜明之!

 

公元一九五九年四月八日                岁次己亥三月初一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四章 礼让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古者礼以节人,故有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是礼者,乃使人循规蹈矩,不敢越轨潜乱也,礼之莊重如是,能守礼者,其君子乎?

让以谦逊,能让者则不骄,不骄则不败,此让者之可贵也,故曰满招损,谦受益也。然苟能当仁不让,见义而勇为者,此有不同也,何也?

盖仁义者,道德之本也,人之不仁义,不道德者久矣,今有见仁见义之当为,又岂可让乎?故礼让之举,尤当视乎善与不善而论也。

若处于为国者,则尤更当以礼让为贵也,孔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盖礼让为国者乃以和平王道为政使“近者悦远者来”而天下无不服矣。

彼夫专权强霸,自主独栽,野心侵略,暴力黩武者,皆有背乎和平礼让之旨也,殊不知礼让乃和平立国之基,任何仇视不睦者,皆当循和平之道以排解之,而不致于挑衅肇祸,妄启战争,荼毒生灵也。

嗟呼!自古骄狂者必败,强凶者每亡,侵略者多仇,黩武者恒穷,残暴者终毙,推其祸害之原,皆由于有失王道礼让之德也。

故为国者,当以礼让为贵,互相来往,各安其土,各治其国,则庶几无国土之争,无兵祸之结,处世者,亦当以礼让待人,庶几不致妄生争执,而相安无事,为教者,更当以礼让为德,互相尊重,互相砥励,互相谅解,则庶几无教争之端,无诋毁之言,而得以各行其道,各扬其教焉。

 

公元一九五九年五月十二日                        岁次己亥四月初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第二十五章 廉耻

奉至忠至义圣帝之名

帝曰:清而不贪,洁而无瑕者,可谓廉正也;羞而不怒,辱而能励者,可谓知耻也。二者皆人之所敬也,人若无廉耻,不知其可也,苟为政而不廉,则鲜有不贪婪而枉法者也,受辱而不知耻,则鲜有卑鄙而小人者也。故廉耻者,乃人之不可无也。

昔汉杨震尝却暮夜之贿金,而对贿者曰:“子毋谓夜贿而人不知,岂知天知地知,汝知吾知,已知四知,何谓不知?”贿者乃赦而退之,若扬震之廉洁,诚可无愧于人,无愧于天者矣,故其高风亮节至今人犹称之。

勾践之困于会稽,卧薪尝胆,寝食未忘,三年不倦,是以终能雪其仇洗其辱,此可谓知耻之至者也。故曰:“匹夫不可以无耻”况于为国乎?

且夫廉者无私,知耻近乎勇,若杨震与勾践者,其事虽历代久远,然其清高励志,卓越千古,皆足以为后世治政与兴国者之范也。

今之为教者,则当更宜重礼义,明廉耻,以符于德,然帝观遍德徒,仍有不知耻者,其于神则或信念不一,于德则或虚有其表,于教则或触则犯规,于公则损人利己。

于是违悖天理者有之,玩弄神权者有之,疯狂作乱者,亦有之,以致为世窃笑,遭人诽谤而不知悔。如此,其不流为神坛宫庙者几稀!帝何以若是愤怒而责之耶?

盖世人之有讥诮轻侮于德者久矣,彼以为吾教乃一如俗之多神论,且以神事之矛盾不一而非议之,吾教亦竟然不知其所以而无法以正之,徒令德门蒙羞,此岂非可耻耶?

然孰知欲正其教,扬其德,彰其誉者,则必先立其典,立其典,然后方能循之以教化而垂法于世,立教于久远也,帝之传典于德者,盖本乎此也。

故众善子,当知德之可贵,教之宣化,而遵经典,重神圣,体仁慈,昭忠义明天道,顺人理,去私心,存善念,行十德,奉八则,先修己,后化人,愿群子明而行之,则德教之发扬传世,证果立功,当无限也。

 

公元一九五九年六月十日                岁次己亥五月初五日

孚圣受帝意旨降示于马来亚威省大山脚          德教会赞化阁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