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社会的理论框架

列印

第一节 天性与天命

植物具有向光性、向水性与向肥性,这种追求兴旺发达的天性,使植物在地球上生生不息,成为地球的活力之源泉。

动物依赖植物而生存,它们追求兴旺发达的天性,与植物无二无别。鸟为食亡,这就是动物们的向肥性;喜欢自由,这就是动物们的向水性;追逐光明,这就是动物们的向光性。

人类号称与天地并列为叁,可以化育万物,但其兽性与动物们无二无别。从秦皇汉武的南征北伐、开拓疆土,到日本帝国的侵华战争,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杀戮与征服占有土地,掠夺财富,奴役别人,使兽中之王(即帝王)的财富、自由与权力实现最大化。人类的兽性造就了独裁与专制。

人类号称万物之灵,也的确与动物有根本的不同。那就是除了兽性之外,还有人性。与罪恶滔天的兽性不同,人性的光辉照亮了世界,温暖了人间。从做工的工人到种地的农民,从治安的警察到守边的士兵,从售货的服务员到经商的大老板,从捕鱼的渔民到放牧的牧民......行业千差万别,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服务创造财富,以换取别人的服务与认可,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使自己过上好日子。人类的人性造就了自由与民主。

无论植物性还是动物性,无论兽性还是人性,那都是一个性,都是追求自己与族群利益的最大化,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好。所以说,善与恶并不是人类的天性,而是人类实现自己天性的工具与手段而已。

对于人类来说,追求自己过得好,这个天性是真实不虚、永远不变的,这个天性是人类一切思想与行为的原始动力与出发点,所以子思说:“至诚无息。”也就是说,最为真实的天性,没有扭曲的天性,志在必得的天性,造就了人类的赤诚之心,使人类无畏无惧、自强不息、生生不息。

对于人类的天性,西方人称为人权。他们说,人们生下来便有追求自由、平等与幸福的权利,这是上天所赐,任何人无权剥夺,这就是天赋人权说。

对于人类的天性,儒家学者称为天命。子思曰:“天命之谓性。”也就是说,上天赋予人类的使命,便是让人们追求过得好。而不是为了某个主义牺牲自己,效忠领袖。

第二节  道德之乡

道,路之首也。通俗的讲,即路的两头,后世用道比喻物之本末与事之终始。无论有形之物的成住坏空,还是无形之事的生灭变异,都有规律可以把握,并且可以通过把握这个规律来为大家服务,这个规律便称为道。

道无处不在,小到穿衣吃饭,大到齐家治国,都有成功之道。一个人昏昧无道,饭吃不好便会生病,国治不好便会亡国,所以子思说:“道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道无穷无尽,不但治国的大人物有其道,而且各行各业的小人物也有其道,不然便无法获得成功,安身立命。人之与道,好比鱼之与水,有道便生,无道便灭,所以古人云:“家有千金不算富,人无真道便是贫。”

做人成功必须拥有成熟的好思想,做事成功必须拥有成熟的好技术。好思想是做人之道,好技术是做事之道。拥有了做人与做事之道,人们便能成就自己与亲人的天性,过上好日子,所以易经云:“成性存存,道义之门。”也就是说,一个人能够成就自己的天性,过上好日子(成性),并且拥有寿命,天长地久的活下去(存存),这才是打开了道与义的大门。

德者,得也。通俗的讲,德即一个人多方面的成就,即一个人的综合实力。
一个人拥有一部好车,这是德,因为他能日行千里,畅通无阻。一个人拥有一栋豪宅,这是德,因为他能休养生息,无畏风雨。一个人位高权重,这是德,因为他能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一个人家财万贯,这是德,因为他能投资实业,造福一方。一个人心地美好,这是德,因为他能魅力四射,温暖大家......

有人借官位鱼肉大众,聚敛不义之财,这不是德,因为和珅与李斯之类死无葬身之地。有人做盗贼以求富贵,这不是德,因为洪秀全与张献忠之流皆不得好死。德之获得,有严格的前提条件,那就是不能损害别人。否则,获得的东西越多,为自己挖掘的坟坑越大,最终把自己埋葬。

科学技术固然是第一生产力,但是离开了资金、设备与工人,科技便会成为空中楼阁。因此德是人生的本钱与根据地,一个人德高望隆才能把好思想与好技术变成现实的财富,过上好日子。道为德之始,德为道之终,道德一体,才能成就人类的天性,使人们越过越好,因此道德是人类最好的故乡。
第三节 礼乐之邦

礼,做人的规矩与做事的标准。古人云:“齐庄中正,礼之教也。”意思是,做人追求上进(齐),追求美丽(庄),追求成功(中),追求公正(正),这就是礼所教导的基本做人规矩。至于说做事标准,那真是包罗万千、一言难尽。例如穿衣服,军人有军装,演员有戏装,官员有官服......各有一套标准。再如造钢铁,国有国标,省有省标,各地还有各种规定......非专业人士不能尽知。

有人说,礼是维护封建制度的糟粕文化,应予取缔。事实上,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任何社会的和平稳定都离不开规矩与标准,任何社会也取缔不了等级制度。例如军衔制,分为帅将校尉兵五个等级,这是最简单的等级制度。这种相似的制度,在封建社会固然有,不过在社会主义社会也有。不但当代中国有,而且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有。人的平等只是人性与人格上的平等,若要实现阶级地位上的平等,不过是一场春梦而已。

在封建社会,除了贵族倡导的做人规矩与政府制定的等级制度,礼基本上与老百姓无缘。为什么呢?因为在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下,商业只是人们经济活动的一个补充,人们并不需要一个全国统一的货物生产标准,来换取大家对商品的互相认可,以便形成巨大的市场,人们生产物品的主要目的是纳税以及满足自己的需要。

在工商社会,人们离开了礼便无法生存。为了让自己生产的商品占有市场,人们不但应用本国的生产标准,而且积极应用国际生产标准,只有这样,商品才能销往异国他乡。人们不但遵守本地的做人规矩,而且入乡问俗,积极遵守异国的做人规矩,只有这样,才能与世界人民成功地交往与合作。

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孔子说:“礼最宝贵的用途,是让大家在独处时心平气和,共处时和睦团结。”在礼的引导下,大家做事有标准,所以能心想事成,心平气和。做人守规矩,所以能互相尊重,和睦团结。

乐,使大家快乐的活动。在工商社会,最让大家崇拜的人不是武士,而是财主。财缘从何处来?财缘从人缘来。人缘从何处来?人缘从快乐来。哪里有快乐,哪里便有人缘。哪里有人缘,哪里便有财缘。所以说,乐在古代是供贵族享受的奢侈品,而在现代则是大家发财的必需品。

在工商社会,从古董拍卖到绘画雕塑,从音乐舞蹈到体育盛会,从电视电影到旅游美食......凡是让大家快乐的事情,无不是空前繁荣。因为在太平盛世,发财的捷径是用快乐征服人心,而不是用暴力制造恐怖。所以说,乐大行于天下,形成以乐为灵魂,以礼为骨架,以财为肉体,以交流为生命,以合作为成功的大同社会。

道德是自立自强之本,所以道德是人类最好的故乡。礼乐是合作壮大之本,所以礼乐是人类最好的家邦。一个人过得好,有道德便可以。大家都过得好,无礼乐难有作为。礼乐盛行,天下大同。
第四节  仁义之士

义,宜也,即人应当做之事。何事应当做?真美善也。应有尽有为真,自立自强为美,爱人利人为善。一个人追求真美善,便会从虚无走向真实,从丑陋走向美丽,从索取走向奉献,这便是一个人真正的上进心,也是一个人生命的价值所在。

孟子曰:“大丈夫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无所不倾。”所以说,只要是追求真美善,便不需要有所顾忌,勇猛前行即可。人无义便会走向虚无、堕落与凶残,便不可能正派,所以说,正与义并称为正义。

仁,二人也,两个人融为一体,便称为仁。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难免同床异梦,甚至同室操戈,怎样才能融为一体呢?那必然是互相利益,而不是互相伤害;那必然是互相热爱,而不是互相仇恨。所以说,人们之间通过互利互爱融为一体,这就是仁。

没有仁便没有爱,所以仁与爱并称仁爱。老子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神得一以灵。”就是说,天空清澈透明,大地稳定安宁,五谷饱满丰盈,神灵有求必应,这一切的美好,都有一个前提,即“得一”。所谓“得一”,即人们通过互爱互利融为一体,让仁爱大行天下。

小人物要生存,必须追求正义,正义是上进的天梯。大人物要辉煌,必须光大仁爱,仁爱是辉煌的宝座。文天祥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也就是说,正义是仁爱的前提,只有以正义走向成功的人才会选择仁爱,邪恶之人一旦成功,便会残暴不仁,荼毒天下,成为天下公敌。例如秦始皇、成吉思汗与朱元璋之流,便是此类。  

他们的成功意味着众人不幸的开始,他们的灭亡意味着众人痛苦的终结。所以说,历代帝王都是集邪恶之大成者。

工商社会崛起,地球上的人类渐渐从战争走向和平,从对立走向合作,从割据走向交流,所以仁慈博爱成为时代的需要,风起云涌,覆荫全球。

仁爱大体分为两种,即慈爱与博爱,合称仁慈博爱。慈爱是无条件的爱,主要应用在强者主持的慈善事业上,表现在家庭的亲情之爱中。博爱是有条件的爱,主要应用在商务活动的互相诚信、互相服务与等值交易上,表现在亲朋好友的馈赠往来上。讲究门当户对,来而不往非礼也。

在当代中国,慈善活动刚刚起步,商务活动的诚信度还很薄弱,但是仁慈博爱的春天已经降临到中国大地上,这虽然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季节,但同时也是一个充满希望、可以播种的春天。

以仁义之士为主体,以道德为做强之本,以礼乐为做大之本,人们便能实现自己的天性,越过越好。这就是大同社会的理论框架。

二〇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