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德教的剖解

列印

引  言

縱觀整個德教歷史的源起演變,雖可遠宗中國三皇五帝,其實,那僅就德教涵所融匯的儒道思想而言:若以通過沙盤柳筆的扶扎,奉諸佛仙真的聖諭創立德教會,透過德教會的民間組織,凝聚群體的願力行善佈施,履行宗教使命。佈道弘法,那麼,德教的源起,應始於關聖帝著書﹁洞冥記﹂證功,受封榮登玉皇大天尊的這項乩諭神說。奉聖諭以紫香閣命名的德教會始創組織,創立於一九三九年,至今不過半個世紀多,歷史相當短暫,德教善信若能遵循關聖帝的身教言教志願去參悟修持精進,就不致流於時下的俗覺偏知,把德教會規為純粹佈施救濟物品的慈善機構,或將弘法利生的師聖殿堂,目為追逐名聲利養的神壇道場!

眾所週知,關聖帝前世肉身關羽,中國史上婦孺皆曉的三國名將俗號關公;在世為人忠心貫日,義氣薄天,神勇無比,威武不屈,富貴不動,聲色不亂,權位不移,集優秀品質情操於一身的關雲長,不幸難逃因果定律,蒙難超生,證果天界,當為正直之神,豈能為三枝清香所動,貪圖人間香火供養而自降神格。因此,世人若把聖帝當小神來祈求膜拜,非但有瀆玉帝神聖莊嚴風範,同時,也顯示世人無視關聖帝再度降世本懷和濟世渡人悲願。身為德教正信,應給予及時的劃切曉喻,正告世人:﹁還我聖帝正身神格,莫再把聖帝當小神來拜:﹂先把關聖帝的神格定位鑒正,德教會力克從世俗的偏見糾正,德教的信仰,才能走向正信之道:德教會的組織,才能擺脫純慈善機構的框框,朝向宗教的廣宣流布,長養德徒的慧命,在佈施修幅的聖道上,兼沐修慧的法書甘露,從而達致圓融的美滿修行,才不致辜負關聖帝﹁發大悲心,揚大教化﹂的菩提悲願,和落實玉皇大天尊﹁正覺開智,超凡化真﹂的創教使命!

(一)德教的神道思想淵源

德教是以神道創教,但要加以釗切曉喻,不可用民間邪神祈求賜福的觀念來比擬,應深明神道涵義的真諦。德教的神道是崇拜上蒼的造化功能和紀念先聖的豐功勳績,這種裨道思想的建立過程,可溯源五千年前,伏義神農黃帝堯舜禹憚讓盛世,一群善良庶民,沿著中國黃河流域繁衍生息,由於朝夕周旋冷酷炎熱的天氣,對雨露水旱以及得失成敗,都歸咎於蒼天的賞罰,把天認作至高無私,監督人類善惡的神靈。開始,從具有人格的觀念,演進為抽象的觀念,再出抽象觀念演繹成溥溥自然的公理,拿造化起伏有常的現象,當作人民行為不悖的標準,它的秩序便是人間秩序的模範:自天神以下有地神,又百日月星辰,山川林澤之神,皆歸統於上蒼主管,正如易經所說:﹁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又說:﹁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若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樂有所措施。﹂把自然界發展歷程的陳跡,和倫理人際秩序,串成密切聯系,利用厚生及福慶災異等無常事故,和道德觀念系為有相互影響的潛意識作用,所以易經說:﹁剛柔相摩,較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塑道成女,乾知大始,塑作成物!﹂這便是指明天道的功能,和利益眾生的動作,天既然有這種功能和恩澤,職故,人不特有法天的義務,而且有敬天長天的心理,德教就是本源於這樣的信仰而以神道設教。

一路來,民間之所以祭祀鬼神,皆以為鬼神具有件禍造福人生的神通,由於迎幅避禍的心理作祟,便向鬼神作析福消災的各種無知行為:其實,眾生應明白,神明是天地的正氣,是無私無偏的真理,人的禍福,純是自種因自食果,正如古德有說:﹁自求多幅,不義自斃:﹂這就是人生禍福的定律,人若不依正道而為非作歹,有何福報祈求可言:反之,若能循著道德規範過日常生活,縱然有禍患發生,又何須求神避災!

德教的神道精神:﹁崇拜上蒼,是尊重上蒼造化的功效:崇拜先聖,是尊重先聖的教化;把尊崇上蒼和先聖的道理,詮譯為規範人心和維持秩序的教義;在消極方面是敬鬼神而遠之,在積極力而是能夠慎獨;敬鬼神而遠之,便沒有迷惑心志的嗤誤;能夠慎獨,便有自謙與事人的能為,如此一來,社會使成為敦樸純良,不欺不偽,不驕不息,不貪不妄的人間淨土:正如孔子所說:「明乎郊社之禮,帝嘗之義,冶國其如示之掌平!」

可見,德教的神道思想,一點都不迷信;可惜,這種正確理信的神道,已隨著時代的演變,人類的無魘私慾而逐漸衰落和埋沒了:秦始皇的求仙妄舉,曲解了神道的真義;滿清拳匪假藉神鬼,鬧出禍國殃民的怪劇,導致神道神壇混淆不清,而招致魚池之殃和走上被打倒的厄運!

民國初年,關聖帝為度眾生離苦得樂,藉扶扎的方便,飛鸞降諭,眾善子奉聖諭,行善佈德,德教會組織如雨後春筍般蓬勃於中國潮汕鄉鎮,沒落了的神道思想,終於藉著德教的興起,再次緣結婆婆世間!

近代德教的興起,緣自扶乩,是一項無可爭辯的史實。扶乩是一門方便之路,絕非了究之道;世人若把扶孔目為了究之道,或將方便之路視為迷信之神舉,都誤解了關聖帝藉柳傳教的神道真義。唯有以正如止覺,正視德教的神道精裨,關聖帝的降世本懷力克正告世人,近代德教力克走向正信之道!

(二)德教的儒家思想淵源

黃帝征服蚩尤,統一天下,為中華民族開始建國。初期的社會組織架構,軌以一個家族為模型,國家的結構就好比一個家的組織;家中以父兄為主,父兄的責任是以身作則,躬行道德給子孫作模範,子孫若有不德行為,便行使家法;國家中是以賢明人君為政府來專司其事,政府的責任亦是以身作則,躬行道德,人民行為若有不德,便以禮法訓戒處置,人民和政府間,對於稟承德的行為和教導的觀念,就這樣建立起來。所以,堯舜禹湯時代的思想,一口匹居九五之尊也不覺得有何貴,身為百姓庶民也不覺得有何賤,大家都以道德為修身齊家治國的根本,將修身齊家的道理去治國,將管家的方法去辦理政治,正如四書所闡述:﹁其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作亂者,未之有也二﹂大學一書說得更清楚:﹁所謂治國,必先齊某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二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孝者,所以事君也:慈者可以使眾也!﹂說明以德教化人的作用,是人生正道自然的教則,是基於人性良知良能的原始意識。它的起源,早在人類有相互關係時已萌芽,隨著衍生累積而建立了文明社會。

孔子是一位以古德為宗旨的教育家,他的儒家學說是遠宗堯舜之道,近守文武之法,蒐集中國三五帝歷代禮樂文章大成的聖人,是德教學說的實行家和提倡家。

孔子問禮於老子,盛讚老子的盛德猶龍,表明那時社會道德文化的盛大,道教學說盛行,可是秦始皇滅六國一統天下,德教的儒學,不利他的霸業政治,於是焚書坑儒,德學趨向沒落,漸被遺棄。

漢室的興起,雖尊孔崇儒,但是,治經的收拾燼餘,對德學古訓的整理,已日不暇給,又適逢佛教東渡,百姓思想漸受影響,魏晉五代是佛學步入成長階段,達摩尊者東來中國,唐朝玄僧西域取經榮歸,六祖慧能道傳火宅事蹟,在在顯現佛教學說的益形昌盛。當時,雖有儒門學者,如唐宋八大家之名儒韓文公,為諫皇帝迎佛骨而被誤為毀佛謗老,亦難阻佛學走上主流的趨勢。

宋朝,佛道三家,被當權者的寵護而得道盛行,當時,幸有飽學孔孟之道的儒士,諸如朱晦庸,程尹川,楊龜山等為宏揚國粹,發表學說,闡明物人凡聖的關係,講究為學慎獨及復性入聖的道理,多少表露儒家學說日臻復興的端倪。元朝,蒙古入主中原,容或民族性使然,對中國固有的儒學,當然一竅不通,幸好元朝歷史短暫,取而代之的明朝,豐碩漢學家輩出,王陽明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所倡導的知行合一,跟孔孟所推崇的﹁吾欲仁斯仁至﹂和﹁人皆可以為堯舜﹂等哲理相吻合,明朝不但儒學大放異彩,佛者之說亦盛行其道,佛儒道三教合一,萬道歸宗之學說已倡行流傳民間。清朝滿人入關,一般飽學碩儒都不願給滿清任用,寧可私下治學,把歷代諸儒的道德學說,集成學案,留給後人考證,促使德學不致斷層而傳諸後世,貢獻至偉!

滿清統治中國二百六十年,由於晚期政治腐敗,終以亡國收場。人民飽受國破家亡之痛,復蒙日寇軍閥黯武侵蝕之害,身陷山窮水盡之困境。民國初年,隨著關聖帝為濟世普渡眾生,德教會往神人相通的睿智合作下,創立於中國南部的潮陽,德學的善知正見,亦借此復興,隨後,伴著德教會組織的南傳,德教所推崇備至約孔孟儒老之說,終得以發揚光大!

(三)關羽肉身(成道登極神跡)

根據三國誌的記載,關聖帝前世肉身姓關,單名羽,字雲長,本字長生,是三國蜀漢解川人,美髮髻,善醞略,受讀春秋,與漢昭帝劉玄傳及桓侯張翼德,結義桃園,被黃巾,誅董卓,忠扶漢室,可惜,荊州一役,為孫權所書,而圓滿了婆婆世間的一段因緣果報!

關羽蒙難,證果天界,英風依昔,神勇無比,宮中顯聖,單刀伏魔,敷封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這是關羽肉身成聖,刊載於明萬曆書中的一段傳說。

清末民初,人心大胚,孔教不遵,崇尚新學,綱紀漸廢,習染歐風,以至五倫不講,八德全虧,把文明禮教之中國,淪為黑暗之濁世。當時主持天宮聖務的蒼弩第十七太上聖主妙有玄尊,深痛頑冥眾生,造孽極深,惡貫滿盈,應得果報,驅入冥府,永不超生。關聖帝君不忍下民愛此浩劫,仗義執言,為民請命,連跪七晝夜,叩頭泣血,虔誠纖悔,懇切哀求,不惜再度降世婆婆,飛鸞闡教,渡眾生脫離苦海。妙有玄尊為關聖帝的大悲心所動,准予所請,關聖帝遂展其讀春秋之情裨,輔炎劉之忠義,通過四川成都通儒壇的沙盤柳筆,將親眼目睹的天堂妙趣,地獄苦情,和盤托出,經歷整年歲月的降鸞扎諭,以章回小說體裁撰寫,書成面世,命名洞冥記。

諸佛仙真咸認洞冥記一書,深具渡眾生離苦得樂的無量功德,妙有玄尊讓賢退位,關聖帝眾望所歸,受褲登極,讚承大統,尊號蒼窩第十八聖主,武哲天皇上帝,三界聖尊,玄晏高上帝玉皇赦罪大天尊,受封登極之日,正是農曆歲次甲子年元旦,民國十三年,公元一九二四年,距今七十二年,通過這項神說,鑒定了關羽肉身成道,晉身天界後,更崇高的神格定位。

(四)落實聖帝(志願的銘陽善社)

銘陽善社是一所通過扶扎柳舉,由天界五望之一的呂祖純陽聖帝降鸞頒賜名號,聚集社群願力的民間組織,成立於公元一九三一年,原址在中國潮州澄海縣調處市。初期,原是文豪名醫殷商,暇時酌酒吟詩的雅聚,後因仿古人扶扎禱請仙靈降舉,得柳春芳師曾降鸞,通過柳舉,顯現沙盤,有七言絕詩,五言律詩,眾人對所揮詩詞佳作,心生敬仰,從而結下裨人相通因緣,嗣後,呂袒純陽聖帝,感念眾生虔誠,才降賜名號銘陽善社,開示眾善信,宣揚道德,醒化人心,舉辦教育義療,濟世波人,為貫徹呂祖救世志願,銘湯善社創設中西醫施診所,為亂世貧苦病黎贈醫施藥;創辦銘陽義學,免費又贈書本,注重倫理道德的灌輸;組織救護隊,協助中國淪陷期間的放傷恤死艱巨工作;每逢關聖帝聖誕,除了啟建清醮,舉行宗教儀式,並籌集白米食品,普度神明後賑濟貧苦庶民;平時,設有經樂般的組織為善信的紅事析幅,白事超渡,至於聖堂大殿的供奉,以呂袒的柴木塑雕貼古金的聖像坐正,樓上寶殿崇奉玉皇大夭尊為主裨,也將佛儒道三教主聖像並排供奉,這些措施,成為日後德教會組織追隨的楷模,也開導了往後德教會奉乩諭頒賜名號創閣的先河。

銘陽善社雖創先落實聖帝悲願,可惜,由於組織未以德教冠名,終被起步遲了八年的潮陽和平英西港的紫香閣後來居上,被目為德教會開宗明義的始創者。若有機緣深究宋大峰袒師於一九四八年降筆銘陽,專題撰寫呂祖身平乩文,深信更能領悟銘陽與德教的一段因緣淵源。在整個近代德教史的源起和草創,關聖帝,呂祖,銘陽善杜,三位一體,舉足輕重,為今日德教會的組織紮根,應是無可質疑的史實吧!

(五)近代德教會

源起發展歷程

目前,散佈各地德教會組織,名目上有紫、濟、贊、振、善、明、緣、寺、觀等稱號,各有源起因緣,發展機遇,分章探討,深信會較貼切的透視整個近代德教會的來龍去脈!

中國紫系德會史略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日軍從東北入侵中國,無辜百姓,深受軍國主義的黷武蹂躝,飢荒處處,餓浮遍地,七七盧溝橋事發,炮火瀰漫整個中國。一九三九年,在廣東省潮陽縣和平區英西港,有位發菩提心的鄉賢,為祈求戰爭早息,乃與數友好相約齋戒沐浴,虔設香案,以其家藏珍存柳枝為媒,請得楊筠松及柳春芳兩位師尊降鸞,訓誨世人,末劫當頭,生靈塗炭,惟有立善積德,方能度己度人,並頒佈以德名教,紫香名閣,勉勵眾生,宏揚道德,醒化人心,贈醫療病,恤孤貧寡,贈棺義葬,舉辦一切施賑濟苦救難善行,這就是紫系德教會開宗明義的始創閣的源起史實!

由於紫香閣的濟世善行,給身陷水深火熱百姓,帶來及時的解困,因而名聞遠近,德教會組織旋即如雨後春筍湧現,在熾熱蓬勃發展期間,共有廿多間紫系德教會,遍佈潮汕鄉鎮:

一九四二年,關聖帝在汕頭紫和閣,通過柳筆頒佈德教心典,洩露了聖帝度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的志願,心典也展現了不欺不偽,不貴不妄,不驕不息的言教訓誨;還有,在龍溪紫陽閣的聖壇,通過柳春芳師尊的聖諭,頒佈﹁德教意識﹂,這篇源自道德經的乩諭文獻,突顯了道教在德教的崇高定位,德教會雖標榜五教同宗,卻偏重道教的發展走向!

一九四六年,中國政局劇變,德教會組織迫於客觀環境的驅使而走向沒落,隨著資深德生放洋海外而傳港泰,紫系德教會在中國的潮汕,就那麼的曇花一現即消聲匿跡,何其短暫?

香港貲系德教會史略

一九四六年,中國外患剛平息,內亂接踵而來,局勢的不穩定,驅使人民外流以尋求生機,德教會組織,隨著資深德生乩掌的南來而開拓再生的機遇。香港與汕頭,近在咫尺,由於地理環境有利因素,德教先行在港落足,循著傳統奉師聖乩諭頒賜名號創閣的途徑,香港德教紫范閣終於在一九四七年成功創立,奠下日後德教南傳星馬的根基,也掀起朝向台日美澳等地區德教發展的序幕!

隨後,由於德徒頻頻來港謀生定居,以潮語誦讀的德教心典更易吸引潮籍鄉賢的親近,仗著天時地利人和,德教會組織旋即神速發展,興盛時期,共有廿多間德教會遍佈港九,並有香港德教總會,這可從六十年代南洋德教總會訪問香港,受到香港德總的熱烈款待,而窺探其盛極一時的風光;可惜,隨著德教先賢相繼作古,後無接班,更局限香港立法嚴禁不准冠以﹁會﹂來搞民間活動,在種種不利因素圍困下,德教閣務日趨低調處理而走向沒落。目前,港九僅存三閣持有會務推動,其餘或已作私人閣,或已名存實亡!

其中紫靖閣處在鬧市中區,設有中西醫,為中下層病黎提供醫藥服務,定期開鸞佈道揚教,乩文經常寄至各地德教會供有緣德生參悟;紫和閣宇新建,魏峨堂皇,氣派萬千,豎立於九龍豪華高尚住宅區,會員老中青皆有,亦有鸞務之舉;至於紫香閣依然保持德教傳統的師壇道場佈置,但閣務似已停滯,只見供奉先人香火之祭祀膜拜!

香港紫系德教會崛起於四十年代末期,六七十年代攀上高峰,隨後滑向沒落,目前僅存三閣,往後的走向,尤其是九七年七月回歸中國後,在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情況下,德教將面對一個怎樣的機遇?深信當下亦難以揣摸推測,唯有留待時緣的撮合和其業的牽引!

秦國紫系德教會史略

較之星馬,泰國更早與德教結緣!事緣一九四七年間,泰裔潮商參鸞汕頭紫雄閣,奉白雲道長聖諭,攜帶德教香火至泰國,創立紫辰閣。限於當時法治管轄,扶鸞不准公開進行,只能作無定址的秘密遊鸞。後來,與曼谷景福寺結緣,在主持大師的義助下,創設紫真閣於景福寺內,德教才能在佛教的庇蔭下,公然面世。後來紫玄紫辰約合併為玄辰善堂,德教會才步上合法組織的康壯大道,從而奠下紫系德教在泰國穩健發展的基石。經歷了披荊斬棘的草創艱辛,再以穩健步驟走過發展階段,目前已步向引人注目的顛峰現狀。泰國德教慈善總會成立於一九七九年,擁有五十個成員閣,近年會務蓬勃,積極向外聯系,屬閣合艾紫南閣曾舉辦德教環球會鸞大會。

泰德總於一九九三年主辦第二屆世界德教敦誼圓融大會,皆獲佳評,為德史寫下光輝一頁!

泰國是南傳佛教聖地,佛寺林立,佛僧到處可見,深信是受當地國情風土的長期薰陶,德教聖壇的佈置,較具濃厚佛教色彩,尤其每逢喜慶盛典,必邀請佛僧主持誦經頂禮宗教儀式,益形突顯佛教意識,這是港星馬紫系德教會所罕見。德教乩文以中文為媒,尤以古文詩詞見稱,而泰國德教會的師聖佳作,竟以泰文降諭頒示,把傳統傳學泰國化,確實空前創業!

泰德總屬下五十會員閣,散佈泰國全境,無論在軟硬體的建設,各有所長,僅就曼谷市郊德教會作走馬看花式的表層遊覽觀賞、見聞所及容或冰山一角,但所展現的內涵及特色,已足以令人膛目結舌:簡言之,泰國紫系德教會起步於一九四七年,經歷四十多年的艱辛推展,不但外形壯觀,內涵也紮實,今日的盛況,標誌當年香火南傳的聖諭被落實,為感恩回饋,德教群賢,正凝聚力量,啟步回向,把德教帶回發源地!

星馬貲系德教會史略

中國連年內亂,人民被迫外逃謀生,廣東沿海鄉民,憑著地理上的利便,離鄉背井,梯山航海,南來星馬,披荊斬棘,流汗瀝血,慘淡經營,重建家園,過後,也把鄉下的宗祠,鄉會,私墊,寺廟等組織搬過來,紫系德教會就順著這種發展趨勢,隨著潮籍鄉賢的南來而香火相傳。一九五二年,星洲紫新閣成立的聖命乩諭是來自香港紫系德教聖壇,在一群旅星商界好德善信通力合作下,成功創下星馬紫系第一閣。隨後循著傳統乩諭創閣模式,先後創立呻州紫昌,柔佛紫英,檳城紫雲,怡保紫明,雪隆紫芳,安順紫蓬,利豐港紫光,新山紫書。一九五七年聖諭成立南洋德教總會,會員閣就僅有這九所紫系德教會。一九六一到一九六四,乩諭創閣聖命再傳,成立古晉紫霞,北海紫威,笑容紫森,邦咯島紫邦,爪夷紫儀,柔佛紫登,太平紫平,巴生紫生,丁加奴紫孚共九閣,這十八所德教會是依德教數理創立,前九閣歸九一,後九閣屬九二,都源自潮汕紫香一脈相傳之紫系德教會!

在紫系九二創閣聖命將臻圓滿之際,孚聖呂祖洩玄於大山腳贊仕聖壇,闡釋﹁十八先因九三有數,贊化數啟九三聖命﹂。授命贊化,另創九閣,繼九二之後,緣定九三,這九閣是紫陽,紫翰、紫華、紫峰、紫文、紫虹、紫津、紫濱、紫天!

一九六七年,安順紫蓬聖諭乩示,紫系十八閣焚盤化柳,永不復鸞。質疑善信於一九六八年會聚星洲紫新,禱請師聖降鸞澄清封鸞真相,終獲夜巡天神降賜四言詩解惑:﹁德教千秋,紫鸞圓週,精誠推展,人事善謀。﹂封鸞聖命應告圓滿知照,不料三年後,另有九所新閣成立,創閣聖諭正是來自永不復鸞十八紫,這九閣亦認定遵循德教數理創立,繼九一和九二之後,歸屬九三!這九閣是波德申紫德,文德甲紫亨,古蘭丹紫壩,豐盛港紫林,居鑾紫鑾,砂洲美里紫星,沙巴斗潮紫辰,山打根紫善,淡邊紫祥!

除以上所述,尚有眾多奉聖諭創閣以紫字冠首命名德教會,散佈星馬城鎮,諸如新加坡紫盈和紫經,雪隆紫嘉和紫聯,此功紫霄,紫民和紫緣,大山腳紫濟,北海紫道,吉打紫修,馬六甲紫呻,安順紫麟,東馬亞庇紫瑞,納閩紫乾,拿篤紫瑜。

環顧星馬德教組織上百,名目上有紫、濟、振、明、善社之別,紫系德教會佔其半,撫今追昔,無負當年德教南傳之聖願,應可告慰在天之靈!

台日美澳寮紫系德教會史略

德教資深先賢,雖有心把德教會組織,帶往台日美澳等先進國發展,惜因緣缺足,始終未克如願完成聖命!一九六五年創立於台南高雄的紫雄及一九六八年創立於台北的紫台,終因客觀環境所困而奉聖命撤退;一九六八年創立於日本神戶的紫瀛閣,已音訊杳然多年;美國的紫根閣和紫金閻,素來僅供私修參悟;澳洲紫時和紫乘,動向未明;寮國紫寮閻正處於草創階段,尚賴時緣外力的相助!

簡言之,若以組織興衰論成敗,紫系德教會源自中國卻消聲匿跡於中國,那是時勢所迫:南傳星馬泰,百花齊放,百閣爭香,那是神人相通的結晶:香港雖曾風光,目前已沒落,前程未上;台日諒已無指望;美澳尚待緣助,寮國成敗在望,這就是整個紫系德教會經歷半個世紀的演變,現階段所展現的面貌。星馬泰德教蓬勃,慈善福利事業,辦得實惠有色,贏得社群讚揚,深受政府激賞,樹立了德教會的崇高社會形象,動向備受關注,目為時下德教趨勢走向的焦點!

星馬濟系德教會史略

身逢亂世禱請神明庇佑安寧,劫後餘生感激神明顯靈搭救,太平盛世祈求神明賜財賜福,際遇坎坷跪求神明解迷解惑,人把神明拉得很貼身,就在舉頭伸手可觸的上空。德教的神明,通過沙盤傾訴,柳筆傳情,直透人心,所以,德教會的創立,不論是源自潮汕的降鸞乩諭,或是來自本地的沙盤柳筆,同樣深受廣大德教書信的頂禮供奉入信!

一九五二年,星洲紫新春香港乩諭立閣的前數個月,怡保濟德閣亦獲道濟天尊降鸞乩示創閣,事緣當年曾參鸞潮汕德教會的資深德生,南來之後常相聚,在家居設鸞參修,為人解困,並展開施醫贈藥,恤孤貧寡等慈悲喜捨善行義舉,因而吸引眾生,每逢師聖降鸞期間,前來結緣書信口眾,獲師聖乩諭批准會員日趨踴躍,最後正式申請為註冊宗教團體。隨著第二年,濟雲閣創立於星洲,一九五四年創立麻坡濟新和雪隆濟仙,一九五七年創立吐功濟雄和太平濟誠,一九五八年森州笑容濟清,一九五九年吉打酒陽,至一九六五年星洲濟芳成立,恰好九所,逢九必圖之德教數理,再次顯現於濟系德教會的開拓發展聖道上,其妙玄契機,諒非單純強調理信而又不入信之輩所能理喻至於遲至一九八五年始成立的檳城威南德教會紫竹林濟善閣,雖以濟字命名,暫時與九濟尚緣憚一面!一九八二年,濟系九閣群賢善信會聚太平濟誠閣,首創﹁濟闕聯歡﹂藉此增進了解,加強聯系,協調活動,千多年來,持之有恆,從不間斷,九濟聯歡,成為星馬德教界深受注目的一項常年盛舉!

贊化系德教會史略

大山腳德教會贊化閣,本是一所唐姓家傳私壇,一九一八年,隨著唐氏先賢出洋謀生,將其歷代恭奉呂袒純陽祖師聖火,從中國廣東潮陽蓮塘鄉,攜帶南來,安爐大山腳私寓供奉。該壇素以扶鸞乩諭名聞遐邇,日治亂世,崇尚袖道日本軍曹,亦臨壇膜拜頂禮,戰爭和平後,柳鸞復興,參鸞善信口眾。一九五七年,奉呂袒降諭以德名教,贊化名閣,旨在發揚德教,以贊天地之化育,為人倫立正綱,以期重整人類固有道德,為社會謀幸福,這就是贊化從私壇演變成德教會的歷程濃縮!

循著德教傳統創閣模式,道濟天尊洩玄創吉打酒陽閣,由於在籌備期間,濟系賢能會給予全力扶持,因而埋下日後濟陽歸屬濟闕伏線,緣湊九濟數理圓融。次年,吉中立善閣奉師聖降賜靈符成立。一九六三年至一九六六年,贊化奉天承運數啟九三,繼紫系十八閣之後,另創九閣,以紫字冠首命名;這九閣是玻州紫陽,居林紫翰,華玲紫華,西嶺紫峰、浮羅交怡紫文,泰南勿洞紫虹,峨崙紫津,檳城紫濱,吉南紫天!

一九六七年,孚聖呂祖降諭贊化,九紫聖壇,整肅鸞鳳,扶乩重任,專注校對乩示文獻和撰寫五教精義編纂德教聖典。一九七○年,孚聖呂祖降諭,奉主傳德教聖典使命已完成,候刊面世,今後揚教,必須遵經循典,聖命不再藉柳傳達,焚盤化柳時緣已臻,贊化一脈相傳諸閣,應步紫系十八之後,從此封鸞!

德教聯誼會的成立,授命於濟師,籌組期間,幾經人事艱辛,方獲政府批准|一九九○年,由德教聯誼會出版的德教聖典,終告成刊面世,傳之有緣善信!

振系德教書史略

五六十年代,當紫濟贊各系德教會以神速步伐朝向星馬城鎮推展的同時,類似德教會外觀和內涵的善社善堂已開始出現,如成立於毗功的明月善社,不但辦得落實,香火也外傳,先後創立明修、明安、明德、明幅等善社而自成一個宗教體系。明月善社的成功,帶動鄰近區域其他善堂廟宇的走向蓬勃,後來,許多善社為適應客觀環境的演變而重組,形成一個宗教體系﹁脹系﹂。八十年代中期,振系組織整體融匯於德教會發展的主流,歸屬為馬來西亞德教聯合總會的成員,正如瓜拉古樓振義閣,就是一個從善社演變為德教會的典型楷模!

振義閣成立於五十年代初期,後來由於部份善信另起爐灶而有新舊振義之別,新振義創閣香火,正是來自明月善社。一九六五年,師聖乩委新屆理事,以集體領導執行閣稱,並訂該日為創閣紀念日,從而掀開新頁,以新的面貌走向今日的成功境界:隨後香火外傳,邦咯島振亮和檳威振揚的創立,都和振義淵源密切。這些年來,出現於大馬的振系德教會有振安、振光、振興、振文、振積、振雲、振和、振辰、振明、振濟、振台、振南、振德、振恩、振勝、振善、振褲、振忠等廿餘閣。一九九四年,脹系領導層假振文閣召開聯席會議,商討籌組聯誼性聚會,後經師聖降諭賜名﹁德教會振鸞聯誼組﹂,每年由脹系各閣輪值主辦,藉此加強聯系,促進交流,第一周盛會由此功振明閣主辦,出席慶典恰巧十八閣,這是逢九必圖之隹兆田近年來,紫、濟、贊等字系創新閣之熱度已降溫,脹系德教會方興未艾,深信必能步紫濟之後,另闢境界,另攀高峰,為振系德教領風騷的同時,也為德教乩諭內涵,注入時代的使命!

(六)馬來西亞德教聯合總會

簡介

馬來西亞德教聯合總會是源自馬來亞聯邦德教聯合會的易名,易名的原因是為了容納所有名目字系不同的德教會的參與,以早日實現德教界夢寢以求的圓融目標!

馬來亞聯邦德教聯合會的前身是南洋德教總會,由於星馬分家,原是一家的紫系十八閣,在組織上不得不各別註冊,里州沿用原名,大馬紫系十七閣則以馬來亞聯邦德教聯合會申請。一九七二年,馬來西亞政府頒布社團修正法令,在第十三節A條例,明確的指示,社團職委應系本國公民,不得與任何外國團體發生聯系,基於上述局限,南總與德聯才分道揚鏢,各自為政。職故,從南洋德教總會的史實著手,深信會較貼切的透視整個德教總會組織演變的來龍去脈!

奉天降諭 南總承運而立

南總就是南洋德教總會的簡稱,一九五六年協天閣關主裁聖諭籌組德教總會,眾德生奉諭展開人事協商,達致共識,定名為﹁南洋德教總會﹂,會址定在星洲,會員以閣為單位,會長總務財政依創閣先後秩序輪值,委任小組擬妥章程,向政府申請註冊。一九五七年獲准,成為德教歷史上第一所合法總會,會員就只有紫系九閣,一九六四年完成九二創閣聖命,南總才擁有十八名成員閣,各閣供奉聖像,聖壇佈置,參拜儀式,都遵循南總指示而劃一!

南總的概念來自神說,南總的落實來自人皆,南總的成功是袖人相通的實踐,可見,德教所強調的神人相通,不是迷信的惑眾之言,而是一項可實現的信息!

與時並進 德聯順勢成立

德聯就是馬來亞聯邦德教聯合會的簡稱,註冊地址是柔佛巴株荅轄紫英閣。其實,南總與德聯,三原為一,只是會議沿用南總名稱行事,至一九七二年,大馬政府嚴厲執行社團修正法令,星洲紫新閣只好歸屬南總,大馬紫系十七閣為情勢所迫,脫離南總,德聯就此順著時勢的驅向取代南總。

一九七三年開始,德聯門戶大開,會員閣不再僅限於紫系,其他字系德教會亦紛紛參與,至一九八七年,除原有十七閣,再加上斬入會的豐盛港紫林,波德森紫德,古蘭月紫靈,美里紫星,紅毛丹振光,大山腳紫濟,實兆遠振興,淡邊紫烊,居鑾紫鑾,美里紫理,雪隆紫嘉等十一閣,共有二十八個成員閣!

德教圓融 德聯易名德總

德教圓融,醞釀多年,始終緣懼一面,未克達致!八十年代中期,由於各字系德教會頻密展開慶典活動,閣與閣之間禮尚往來,經常聯系互通音訊。打破過去的藩閡,彼此都覺得德教界應有一個組織,將所有不同字系德教會拉攏起來,基於類似心態的驅使,當一九八七年假怡保濟德閣召開大馬德教圓融大會座談會時,獲得空前熱烈反應,在會上經過坦誠協商,連政共識,咸認德聯是一個現有的合法組織,只稍名稱略作修改就行!

一九八七年三月廿八日,德聯輪值紫書,假柔佛新山假日酒店召開第卅屆常年會員代表大會,出席會眾除德聯正式代表,更有來自紫、濟、振、善社領導層列席,在眾目睽睽之下,針對德聯易名課題,作出胸襟坦闊的理信定奪,德聯易名為馬來西亞德教聯合總會(簡稱德聯總而不作德總,事因總會和聯合會往社團法定銓譯顯然不同,聯合總會純系華社一廂情願的稱呼)!並成立圓融行動委員會,廣邀散佈東西馬城鎮德教會,加入德聯總:隨後,紫、濟、振,及東馬德教聯誼會等屬下成員閣,都個別填妥表格,依章申請入會。目前,德聯總經擁有愈七千會員閻,成為港星泰最俱規模陣容浩大的德教總機構!

一九九二年,德聯總屬下成員閣吉打濟陽閣及檳威九閣,先後主辦環球會鸞大會及第一屆世界德教敦誼圓融大會,前者是德教傳統沙盤柳筆的聖舉,後者是德教千秋發展走向的智學,聖舉來自神通,智學來自人通,兩者巧合,恰是神人相通約寫照,因而吸引了各地德教先進,喜悅同歡共聚,為德教的扶鸞聖美和德教會的發展前景,做出了務實的貢獻!

(七)星洲德教聯合總會

簡介

當大馬德聯總正式成立的訊息傳達星洲,振奮了德教界,並相應隨著籌組星洲德教聯合總會,經歷多年的人事部署,終獲批准,目前擁有六名會員閣,除了紫新歸南總,其他的靈隱寺,濟雲閣,濟芳閣,紫盈閣,紫經閣,西湖太和觀存德社,都是星洲德教聯合總會成員閣!

扶危濟困,救苦救難,是德教慈善為懷之特徵,星洲德教領導層在推展傳統義舉時,配合環境的演變而注入時代的使命;諸如德教病老院,遲鈍院,家庭服務中心,婚姻輔導,青年輔導,托兒所,樂化家園,治療所等措施,不但實惠,且贏取政府激賞和信賴,而給予全力資助和賦以全權處理,這是德教界罕見的成就,確實令人起敬!

新加坡是個彈丸小國,雖無天然資源,但以經濟學人治國而擠身經濟強國,素以法冶嚴厲享譽國際,身在一個如此高度競爭法律嚴明的社會,德教若是一個推崇迷信的邪教,早被嚴禁遺棄;可是今日的德教會,非但沒被關閉,卻茁壯成長,深受民間愛戴,備受國家匡扶,印證德教是一個正信的宗教,慈善義舉的正常操作,顯示德教會是一個循規蹈學的正當組織,身為德教中人,應為星洲德教界歷來先賢所做出的奉獻,合十頂禮!

(八)德教的經典

一路來,傳為萬世留芳的五大正信宗教,都有本身的經典以明教義,闡真理,醒世俗,使眾生從善,導信眾脫逃,諸如聖經,可蘭經,三藏十二部經,四書,道德經,凡從事宗教傳播的護法使者,必遵經循典,怖道行德,為教發揚,所以,上蒼的啟示,意旨,授命,傳典,教徒多必躬謹特行!

德教會通過扶鸞降諭,再經人事善謀而創立,是神人相通的結晶:因此,德教的經典,若通過神人相通的途徑來宣化,較之囤圃吞棗強人之美,來得較吻合德教創立的契機!

頒佈於潮汕的德教心與和德教意識,正是吻合創教契機的德教經典,可供德徒精進修持,至於歷來師聖宣化乩文,各閣祖為珍藏,猶璞玉生於山中,未為良匠所取而球之,更遑論有系統性的編纂,如聖經或可蘭經之類約完整,廣為德徒引為共識共奉的經典!

一九四八年,宋大峰祖師於銘陽善仕聖壇,降筆撰述孚聖呂祖傳記,詳述呂祖肉身成聖經歷,該文獻洩玄呂祖身負聖命。﹁他年南土,帝旨傳經,聖典宣化,德教同彰。﹂數十年來,德教南傳,呂祖降示乩論文獻,遍及港星馬泰,惜略遭散失,縱使有存記載,恐仍未足收集,編輯成典,以徵驗宋大峰祖師之預言!

「聖典」一書,出自馬來西亞德教聯誼會母體大山腳贊化閣聖壇,是孚聖呂祖奉上蒼真主和關聖帝的旨意,通過沙盤柳筆,將道、佛、儒、耶、回、德,六個宗教的教義,分章闡釋,並以存異求同,統歸教旨於至善之境界,再經人事抄錄校對篇纂付梓成刊的一部德教聖典,它吻合創教契機,也驗證宋大峰祖師當年在銘陽的乩諭預兆「他牛南土,帝旨傳經,聖典宣化,德教同彰!」

從宗教的正信觀點來看「聖典」,它所涵蓋的宏範,既深且廣,它所推行的乃是中庸之道,它具有正覺開智的啟發,辟迷除誤的指南;是人類的真理,教門的福音,溫和的陶化,警惕的晨鐘,至聖的使命,博愛的精神,凝聚的力量,圓融的象徵,大同的展望!在德教朝向正信宗教的弘法佈道,﹁聖典﹂將是一部很貼切宣揚五教同宗的經書;可惜,「聖典」一書,宛似春秋趙國璧玉,依然深藏山有,何年何月何日,何氏再世,取而球之,成為「鎮寶」?唯有拭目以待!

「德教聖經」乃出自新加坡德教會紫經閣,是一部供德徒早晚修持誦讀的經書。持誦是經,宜於靜夜清晨,氣爽神清之候,先潔淨身,然後嚴整衣冠,謂香案前,拈香禮拜,存恭敬心,注想望容,威儀加在,然後長跪,禮詰畢,乃朗誦經文,展卷之初,即自想曰。今誦是經,當有玉帝(關聖)敷令護法神,鑒觀在上,心存虔誠敬畏,滌去遊思雜念,口誦心維,身體力行,方有感應!可見關聖帝並不推崇迷信膜拜,而鼓勵通過持經誦典,達致自我提昇參悟以臻個人修持的至善境界,因此,在德教走向宗教之正道,「德教聖經」亦是一部德徒自修參悟必備的經典!

「德橋醒世淺集」出自泰國紫系德教會,將潮汕、港、星、馬、泰各地聖諭乩訓,彙集付梓,內容盛陳師聖宣化乩文,如五教歸一,名山記遊,道德諸篇,文采秀發,實非常人之所能,詩詞歌賦,宛似仙凡面晤,語多以德教人,導人歸於正軌,讀之必惕然有所動,誠屬德徒修心養性,提昇德學善如正見,不可或缺之德教讀物?

德教經典,容或不啻上述,在德教走向宗教正道上,急須師聖乩諭訓誨以紮實教義內涵之際,若有珍藏,亦應公諸於世,惠澤眾生!德教聖經,聖典,德橋醒世,為文簡介旨在拋磚引玉,深信有心德生諒必以睿智正視!至於中外普渡皇經,似已絕響。出自四川成都通儒壇,民國十三甲子年,玄弩禪讓退位前,先頒佈十六章經文,隨著玄晏登位再頒佈十六章經文,王陽明師尊臨鸞定名》中外普度皇經」!環顧整個德教界,鮮少提及此經,未悉是何因緣!

(九)總 結

整個近代德教史,始於關聖帝登極,通過扶鸞,傳達聖帝悲願,銘陽善社率先落實聖帝慈悲本懷,紫香閻開創德教會楷模,神速興盛於潮汕,立下奉乩諭創閣發展模式。中國政局劇變,驅使德教沒落,隨著資深德生南來,德教會向港泰星馬華裔聚居城鎮推展,經歷五十年的演變,德教在香港已無復當年風光,台灣日本走不過草創期即消聲,美澳寮有賴時緣撮合,星馬泰熾熱蓬勃,如日之方中,緊握德教會當前發展命脈!

剖視德教近代史發展歷程,「扶乩」扮演著催生成長要角,眾生之所以投入德教會的慈悲喜捨善行,多出於被聖諭乩示的感召。神聖的乩鸞,彰顯德教的尊貴,任何妄言瀆及德教聖鸞的嚴肅風範,肯定將為德徒所不齒。德教會由乩來由乩興,是一項經已證實的史事,世人不明究竟,投以奇異眼光,應給予正告以正視聽!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因而顧慮乩能載德亦能淹德,遂有封鸞聖諭,埋下隱憂;扶鸞封鸞各執仁智,如何化解,諒非輕易!其實,扶乩不過一項「神通」,「神通」在弘法佈道上,固有其不可或缺,但終非「了究之道」。佛陀弟子神通第一目健運,自悟前世殺業深重,在一場爭執中,密吾死於外道亂石,不以「神通」自救,以了卻一段業報,目健運的以身殉教,印證因緣果報才是「了究」之正道,這與關聖帝的言教吻合「大家若能以金剛波若妙智,空觀神通」,有中觀無,無中觀有,以同體大悲的空觀看扶乩,就不會流於「有和無」的我執。對熱衷扶鸞書信,大家給予關切匡扶,對受命封鸞書信,我們給予諒解尊敬,讓彼此都樂在各自的喜悅,堅定信念,為德教奉獻!

德教會的聖壇聖殿,歷來所見,較著重於拜拜層面。德教既然標榜五教同宗,除了崇敬五教教主聖像,更應提昇五教意識,聖殿正是揚教道場,可供展開較高層次的宗教研修聚會。再說,舉凡宗教必備的祈禱,感恩、販依、婚禮,往土等儀規,德教尚未達致共識共奉階段;比如探喪,有者誦德教心典,有者念佛教往生咒,德教自翔五教同宗,自有本身應循儀規,豈囫圇吞棗。「聖典」一書,確有明示、可惜,時緣未臻,鮮為廣識,更遑論共奉!

關聖帝的本懷悲願發大悲心,揚大教化,度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所涵蓋的真義,不應只限於恤孤寡貧,施醫贈藥,濟困救苦的物質佈施;也應普及玄黃參化育,慧緣修真恨的正覺法施。德教會應展開物法兼施的善行修持,力克圓滿落實聖帝志願」諸佛仙真是聖帝護法菩薩,乩諭聖訓,離不了菩提心,脫不了因果律;德教書信是聖帝人間護法,單持物質佈施證不了菩提願,也應常持聖典,正覺開智,超凡化真,才能證得善果,同登極樂土、共躋天堂歡!

最後,謹以「聖典」一書所涵蓋的聖意要旨,作為本文的總結:

上蒼在這個末時代,頌德為教,主要目的,在於警惕為教者,不可歪曲教義,乘離道德,教徒必須切實以德為行為的表現,以德為教育的培養,以德為人倫的啟範,以德為正道的匡扶,而不是以德來作門面的裝飾,口頭之美言。同時,更要宗教不分彼此中外,不限界域門戶,不含妒忌排斥,不存偏見私心,以真誠善意,一同來負起宗教救世輔導的神聖任務,尤芷薑今日面臨道德淪亡,人心奸惡的末世,欺偽的行徑,比比皆是,而旁門邪教之誤人,魔鬼妖言的惑眾,更是無處不有,其禍害之猛烈,猖狂恐怖,已大有掩蓋正宗的氣勢。所以,上蒼在頒典德教時,正是針對今日的宗教而言,今日的正信宗教,道釋儒耶回五大宗教,應該不分彼此,互相尊重,行道一致,向共同的目標,攜手合作,匯成一股正信的風氣,消弭旁門邪氣的熏天,掃除神棍妖言的惑眾,以清混淆,以正祖聽,來共維宗教神聖的尊嚴,保持道德固有的觀念,穩定國家社會的安寧,謀求人願真正的幸福,創造人間安樂的淨土,達致世界和平的宗教使命!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